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人生拾遗
[主页]->[人生感怀]->[人生拾遗]->[旧文一则-农民中的“坏分子”“吸血鬼]
人生拾遗
·剃头匠
·绳子(白痴做国家一级作家)
·秋天的鱼
·第一次感觉被侵权了
转载
·胡锦涛在党的十七大上的报告
·中国共产党章程发布(一)
·中国共产党章程(2)
·中国共产党章程(3)
·中国共产党章程(4)
·中国共产党章程(5)
·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罪”辩护词
·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案
·转载--澄清谣言
·转载网友的狂热爱国口号
·转载 --《光的赞歌》艾青 前三段
·转载-艾青的诗《《光的赞歌》》456节
·转载--艾青的诗《光的赞歌》789节
·转帖- -刘晓波这次真的麻烦了
·转载-不要轻视《零八宪章》所产生的恶劣后果(这是老夫子的表演)
·转载--从《零八宪章》看右翼的策略
·转载-- 《《官员利用公权力打击网络的不利言论属于违法行为》》
育儿
·宝宝日记
·宝宝日记 (一个育儿经验的连载日记)即将开始
·宝宝日记(记载宝宝生长历程的连载)敬请关注
·宝宝日记(一) 一个记载宝宝成长的日记
·连载宝宝日记(一)
·宝宝日记--宝宝的出生
·宝宝日志--花样越来越多
·宝宝日志--量产的尿布
·宝宝的日志___宝宝今天满月
·宝宝的日志---语言能力的培养
·宝宝日志--育儿心得(2008年2月14日)
·宝宝日志--育儿心得(2008.2.14)
·宝宝日志---2008年2月19日
·宝宝日志--08年3月6日
·宝宝日志-2008年4月3日
·宝宝日志--2008年5月8日
·宝宝日志--2008.6.4
·宝宝日志--2008年7月4日
·宝宝日志--2008年8月4日
·宝宝日志--2008年9月5日
·宝宝日志--2008年11月23日
·宝宝日志--2008年11月26日
·宝宝日志--2010年3月25日
·宝宝日志----2010年6月1日
·宝宝日志--2010年8月5日
·宝宝日志--2010年10月28日
·宝宝日志--2011年1月4日
·宝宝日志--2011年2月24日
·宝宝日志---2011年5月10日
·宝宝日志---2011年11月7日
·宝宝日志--2012年2月16日
·宝宝日志---2012年4月16日
·宝宝日志---父与子中秋对诗2012年10月16
小杂谈
·小杂谈--剔除警察系统中的世袭制度是开明执法的开始
·小杂谈--阿扁贪了 遮羞布也掉了
·小杂谈--街边饮酒郎与黑心奶农
·小杂谈--河北省相关大小干部全部免职 高强卫生部长下台
·小杂谈--华儿街金融危机也许是历史上最大阴谋谎言
·小杂谈--阿扁无耻 送台独于万丈深渊
·小杂谈---我们也到了铸犁为剑的时候
·小杂谈--与旭升君共勉
·小杂谈--哈尔滨的六警察是好样的
·小杂谈--雷锋的"螺丝钉"精神应该继续发扬光大
·小杂谈--中共失去了一次极好的正面宣传机会
·小杂谈---阿扁彻底扁球了
·小杂谈--官场现形记的“禁操办”
·小杂谈--群体事件增加危及国家安全
·小杂谈--杨佳案件走的太远了
·小杂谈--中国政府的四万亿投资拯救了谁
·小杂谈--扯虎皮做大衣之流的刘晓波
·小杂谈--多关押博讯记者孙林先生一天 中国民主进程就倒退"一年"
·小杂谈--"山寨文化"向主流思想无声的宣战
·小杂谈--对文革反思一点
·展望博讯2009年新景(祝博讯同仁新年幸福安康)
·小杂谈---2009年世界将会怎样?!
·小杂谈--还"六四事件"真相 不要人民"闷骚"
·小杂谈--叛国者永远是可恨的
·小杂谈--《《零八宪章》》注定是昙花一现
·小杂谈--小议胡温高明的内政策略
·小杂谈--如此下去还是需要革命
·我们奋力腾起(博讯同仁加油)
·小杂谈--从“艺人”满文军吸毒说起
·小杂谈--内有《炎黄春秋》外有《博讯》中国大有希望
·国内网友对《小杂谈—叛国者永远是可恨的》的评论
·小杂谈--“黔驴计穷”的民进党
· 小杂谈——驳《博讯网与胡锦涛江泽民〉
·小杂谈--信仰与娶老婆
·小杂谈----谷歌请走好
·小杂谈----每个公民是不是都是生活在野人岛
·小杂谈----成瑞龙案件中值得关注的一点
·小杂谈---由街头裹着棉被睡觉的民工想起
·小杂谈------弘扬爱国主义教育必须坚持不懈
·小杂谈——开放的博讯是面明镜
·小杂谈---社会公众助捐的背后
·小杂谈----公民的权利与权力
·小杂谈--举杯 高雅生活从喝茶开始
·小杂谈--中国不会发生大的社会动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文一则-农民中的“坏分子”“吸血鬼

   
   


   
   农民中的“坏分子”“吸血鬼”

   

    【博讯8月29日消息】 今天我们的农民兄弟内部也在发生着分裂,以村官为代表的中共党的基层正成为破坏党的声誉,违背政府政策的先头兵。他们是农民中的坏分子,吸血鬼。
    最近笔者到了 河北邢台附近的好多农村,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那里发生的一切。在农村现在的基层党支部,及大小村官还是延续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派性,及宗派,另有许多人是靠拍马的屁股上去的,这些人的私欲都很强,为了权利,为了捞钱。可以按当地老百姓的说法,老乡亲的面都不顾了。中央三令五申的农民减负,村委会的选举在这里都的屈服老一辈的意志,及上面的关照,总之,上面的一切只是摆设,山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在保定市西郊有一个村子,为了选上村主任,一方竟被对方请来的两个南方杀手除掉,于是演出了在村口停尸一个月的闹剧。在笔者经过的邢台农村我还没有听说此类事情的发生,但争执打架的事情还是很常见。我一直很疑惑,这末多年过去了,为何文革的派性还存在?真是天高皇帝远现代民主的春风还没有吹过来吗?
    这些也就算了,在邢台县下的一个村里,我得知其村长和有钱,就幕名而去。果其然老远在村头看到一幢鹤立鸡群的二层小楼,据说是这周围几个村子唯一的楼房。看看他的发家史,村子里的经济最大来源面粉厂由村主任承包,每年都说赔钱,可家里的生活质量却在不断提高,不同于一起生活多年的老乡亲们。现在村里的房据说也看不上了 ,早就在县城里买了个三居,常年住那,过起了城市人生活。其实所有的村子几乎都这样尤其象北方这样农村经济不发达的情况。我看到与听说的几乎都是这个样子,村子里最好的房,一定是村官家的;村子里第一个安装电话的是村官家;村子里买汽车摩托车的往往是村官家。他们也已经在堕落成农民中的坏分子,吸血鬼,是从农民中蜕化的剥削阶级。
    在所有接触的农民兄弟中,没有一个不骂娘的,但老实的农民却没有能想出好办法来抵制那些不合格的村官,总是以公粮的缓交等“老实人”的办法来抵触。这里其实也说明了一个问题,现在的村官也可以说是恶霸,真正能当村官,没有两把刷子,没有一帮厉害的人支持也干不下去,你想,这样的人让没有见过多少世面的老百姓心里能不害怕吗?!
    也可以这样说,中国的监督体制的松懈无处不在,它严重制约了我们党的发展,与政策的执行,最终形成了今天从上到下的官僚阶级,利益集团。其中的勾勾连连,形成的腐败网,正让我们的农民兄弟寒心,也让我们这些自持的城里人不忿。
   (博讯记者:愚人) (博讯boxun.com 写于2001年

此文于2007年11月1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