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全球战略与文明冲突
[主页]->[百家争鸣]->[全球战略与文明冲突]->[东欧专制私有化“翻船”值得国企改革借鉴]
全球战略与文明冲突
·当代史学新潮中的亚洲发展观
·“文明的冲突”与文明的对话
·从墨子到胡适:中国重新发现传统
·面对愚蠢——致李银河女士
·解开心理链条上现代死结:民众何以追随希特勒
·对话的可能与不可能及复调小说
·伊朗核危机:游刃于缓和与激化之间
·吴俊:中国民族主义的形塑和困境
·美利坚和 两个中国:大陆与台湾的现状
·刘军宁: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写在即将到来的新人文运动前夜
·从新文化运动到新人文运动
· 鲁迅,一个特立独行的独立知识分子
·敬达杜智富先生
四、时事热点争鸣
·透视中国:驻京办和“蛀京办”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五、法治、人权与民权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六、国内政治走向
·◆市场转型、精英政治化与地方政治秩序◆
·德国之声 解读温家宝发表的文章 为什么和为什么在两会之前
·中央集权制与宪政转型
·郎咸平清华演讲——改革出了什么问题?
七、突发群发事件、维权及临界暴力限制理论
·◆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背后的社会理性构建动力与文明进程◆
·无直接利益冲突正席卷中国/百姓杂志
·2006年维权运动的反思
八、政坛黑幕与腐败
·◆拯救美国的“扒粪运动”◆
·河南省诸侯成功抵消中央问责风暴
·◆公营机构集体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专家称社保监管部门缺乏独立性如同左手管右手
·宁夏:审计出社保基金存在挪用挤占等三大问题
·胡借反腐还击 爆700亿公产进曾家
九、国安监控手段及防范
·给启蒙精神戴上法律面具——中国需要文艺复兴吗?/沈阳
·一部专著性质教科书存在的问题
·美国安全顾问:中国对美国太不敬了!
·分析:全球股市暴跌风源不在上海
·布什政府让美国患上了“阳萎症”!
·中国最新094核潜艇已严重威胁美军
·狄马:《野草》:绝望与反抗的变奏
·狄马:鲁迅是什么学历
·2008年1月1~2日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回顾
·2008年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民权运动不是民粹革命——论经济寡头现实与民粹主义误导
·六百余名糖尿病人联名致信教育部 建议修改高校招生体检文件
·成都出租车围追“野的”
·四川攀枝花百名工人请愿讨要工资 八人被拘押
·上海访民聚会感叹法律不公
·新疆数百访民春节期间滞留北京
·1500装甲兵进驻防乱广州
·湖北云梦2000工人维权取得重大胜利
·2008年北京奥运主场馆地区失地农民调查报告(图)
·2008年北京奥运主场馆地区失地农民调查报告(图)
·广州火车站骚动,八重军警人墙抵挡 (图)
·中国第一起夺回土地案进程 农民获益252万元
·中国第一起夺回土地案进程 农民获益252万元
·视频:年三十访民在高法外悼念打死的李桂芬
·奥运场馆征地仍有数千户维与当局达成协议
·温江农民维权取得成果
·新疆石河子集资工人网上请愿 上访北京被迫滞留
·《致全体公民的一封公开信》:他们是在伤害我?还是在伤害伟大的领袖?
·2008年3月1日~11日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摘要
·美国动向:当荣耀的雄狮衰竭 正是群狼出洞乱吠之时
·美元贬值、金融危机与房地产
·且看“民意”是如何主导中国文明进程--危局新政之狂想、之期盼
·吴思:政治体制改革该全面启动了
·两亿农民工击垮美国
·富通集团救助计划拖累中国平安H股暴跌
·金融危机扩散 美国经济前景四种可能
·专家谈美国不能走社会主义的末路
·中国如何走出经济危机——危局新政之批判、之反思
·专家建议中国未来两年动用5万亿资金保全经济
·世界的中国焦虑,抑或中国的世界焦虑?
·中国从未发布2000亿救市消息,中国应如何面对金融危机?
·中国农村第三次土地产权革命取得初步成功
·抗震救灾后,我眼中的温家宝总理
·写在2008危机全面爆发的前夜
·英国经济学家:发展低碳经济是走出困境长远之策
·从内销到出口,“中国制造”系列投毒事件跟踪报道(1)
·华盛顿时报 美国选举引起的中国民主辩论
·两千年蒙尘: 墨学十大思想
·走出去的楚门与走不下去的1900
·《囚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欧专制私有化“翻船”值得国企改革借鉴

   秦晖:东欧专制私有化“翻船”值得国企改革借鉴
   
    时间:2004年10月11日10:57
      一、俄罗斯真的把公共财产分给老百姓了吗?
      金雁和我合著的《十年沧桑:东欧诸国的经济社会转轨与思想变迁》一书最近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了。本来,按照惯例出版后应当由别人来写书评。可是本书的出版正碰上“郎咸平旋风”,争论的双方都打起了“俄罗斯牌”:一边说:中国的国企改革已经“俄罗斯化”了。另一边反驳道:我们没有俄罗斯化,因为我们没有把公共财产公开分给老百姓!看到这样的争论,不由得使我产生了“毛遂自荐”的冲动:什么叫“俄罗斯化”?俄罗斯真的把公共财产分给老百姓了吗?俄罗斯的困境就是因为她把公共资产公开分给了老百姓?如果不是,而是“非公开”地“卖”给了官方认定的某些“能人”,或者干脆不改革,仍然实行“国有官营”,是否就会更好?俄罗斯如今的情况究竟怎样?俄罗斯能代表中东欧前计划经济国家转轨的一般情况吗?我们从这些国家的经济转轨进程中究竟应当汲取什么些什么经验教训?

   
   

此文于2007年01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