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知青苦难,岂容作秀?]
邱国权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中国的“厕所文化”和“厕所革命”
·中国,大官人们多数都是“低端人口”!
·张阳将军:你不能这样就走!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学生杀老师是中国罪恶的教育政策产物
·毛左张云帆被秘密关押的闹剧、荒唐剧
·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是什么?
·百年世界“民主仁慈皇帝”评选光荣榜(不是搞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构建中国人命运共同体”
·申纪兰再当人大代表,让国人恶心至极!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张宏良们无知:被罚款不是国耻,送钱才是国耻!
·专制中国:面对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质疑鲍彤关于赵紫阳不振臂一呼的原因
·川普弱智!巴山老狼出一惊世绝招,包管美、中贸易逆差归零,甚至美国会有巨
·终于搞清楚了鲍彤犯的什么“泄密罪”
·致“苦难与荣耀”网友:
·再反思六四: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们:你们是历史罪人!
·致谢选俊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知青苦难,岂容作秀?

   知青苦难,岂容作秀?
   
   巴山老狼
   
   注:一九九八年《华西都市报》发起“知青上山下乡三十周年征文”,老狼写本文投稿,第二天登在该报“知青版”头条。


   
   一九七四年,十九岁的我高中毕业。说实话,这个高中毕业用现在的教学水平来衡量也不过仅有初中一年级的水平:小学四年级,毛泽东的文革一来就停课闹革命三年之久,六九年复课后直接上了初中。初中两年又是半工半读,每天下午都到工厂做工,到矿井去挖煤,毛泽东的教育革命又将数学内容改成了《生产队会计》、《水土测量》、《土改田》,物理、化学课砍掉,取代的是《工业基础知识》 、《农业基础知识》 其内容是怎样炼钢、三机一泵的使用和维修、农作物的种植,高中时又遇张铁生“白卷英雄”走红,更是老师不教,学生不学,全年多数时间是到工厂学工,到农村学农。毛泽东为我们这一代青年安排了唯一的出路――上山下乡。我钻进了大巴山中。初到农村的新鲜感伴着清新的泥土味着实让人高兴了一阵子,生产队长为表示欢迎特意安排每一户社员轮流请我们吃饭,乡民的热情、纯朴、善良让人感动,每个人都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可是好景不长,半月后,当我们出工劳累一天回屋后面对的是冷锅冷灶时;当我们刚端上饭碗上工的钟声又敲响时;当我们面对一碗什么菜也没有的白饭发呆时,才知道生活的艰难。(就是这碗白饭还得感谢李庆霖老先生,是他给毛泽东写了一封反映知青艰难生活的信,才破例给知青们每人保证四百斤粮食,李庆霖真是知青们的大救星,否则不知还有多少知青会抛尸在广阔的天地里。粉碎“四人帮”后,李老先生竟被捕入狱!老狼在此为李老先生鸣一大冤!)没菜的日子谁也熬不了几天,几个十几岁的青年只有去偷。然“窝边草”刚吃上嘴,农民就上门抓了“现行”……当时的心情真恨不得有一地缝钻进去!一年到头吃不上一两肉,看不到一两油,馋得没法,只得半夜时悄悄将农民家的鸡、猫偷来吃。一次公社开知青会,开着开着,公社书记宣布把知青张某某抓上台来,公社武装部长和两个打手把张某押上台,用麻绳死勒脖子,张当即两眼翻白,面孔青紫,差点就没命了,张的罪状是偷吃农民的鸡被农民抓住了。一次生产队一头下了几窝猪仔的母猪病死,全队人均分三两,知青受照顾一人半斤。当我把半斤死母猪肉拿回屋当即下锅,肉味飘香禁不住清口水长流。(我们生产队有一农民半夜起来将他家九口人分的近三斤死猪肉一人悄悄吃光,第二天一家子吵了个一塌糊涂)还有一次农民家中的母狗产下一窝小狗仔,我又去向农民讨了一个来,开水一烫,架柴一煮,除毛以外,吃个精光!大巴山中几年对外界的事是一无所知。唯一的娱乐就是晚上对着昏暗的煤油灯唱上几首悲伤、凄凉的知青歌曲,唯一可看的书就是刚下乡时发的《毛泽东选集》。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久而久之人变得麻木了,没有理想、没有欢乐、没有追求,没有关爱;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虽然我每年辛辛苦苦与农村的全劳动力一道拚命挣工分,且与他们一年挣的工分相差无几,但到年终决算,每天挣的十个工分只值二角二分钱,一年到头挣的三千多工分只够把四百斤口粮装进肚子!多少个不眠的夜晚,我想的是今生今世若在此扎根有一万个的不甘心,多少次知青的相聚,大家盼的是结束这白天背太阳、夜晚数星星的原始部落生活,早日回城。
   
   从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到一九七九年知青大返城,我们这一代青年付出了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可我们得到了什么?我们的一腔热血换来的是什么?个个都成了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的愚民,不但一无所有,而且在今后的岁月里还会为此付出终身的代价!不错,极少数知青凭着自身的努力和其它一些机遇,后来有了一些成就,于是就以一段知青经历为荣,把曾经历的苦难作为炫耀的资本,在那里高唱“青春无悔”,试问:既然无悔回城干啥?既然无悔何不将自己的儿女送下乡,让他们也再无悔一次?
   
   每一次人类的劫难都是多数人受苦受难,能从劫难的废墟上拾到财宝,甚到从被害者的尸骨上扒得金银的人毕竟是少数,那些高唱“青春无悔”者就是这类人。他们用两千万知青的苦难,酿制出“无悔”的美酒四处兜售,然后名利双收。没有两千万知青的苦难,就他几个人下乡,他几个敢说一个“青春无悔”?
   
   所谓青春无悔,只不过是一种自我炒作的方式。红花要有绿叶扶持,花儿才更娇艳,成就要有苦难作陪衬,功名才更伟大,历尽苦难居然无悔,更是不食人间香火的鬼怪神仙!青春无悔者用自己一点小小的成就来证明自己在艰难岁月中也能成才,来证明自己不同凡响,来证明自己是个天才,这一切证明又以两千万知青的苦难和默默无闻作陪衬,真是残忍!若他们的参照系是他们的上一代(当今社会的主宰者)和下一代(当今社会的生力军)他们还能气壮如牛高喊“青春无悔”吗?其实他们所取得的一点成就与他们不去下乡应取得的成就相比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几个“青春无悔”的时代娇子身后是近两千万知青青春的代价!如此做秀,岂不令两千万知青恶心。
   
   如果历史真象毛泽东说的那样,再来十次文革,再来十次上山下乡,那些“青春无悔”者会不会大红大紫地上台去现身说法?变成迫害知青的打手?然后高歌一曲壮年无悔?老年无悔?一生无悔?
   
   

此文于2016年11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