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中越關係之對立面:互助與相斥]
悠悠南山下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1974年黃沙事件:美國政府說了什麼?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越關係之對立面:互助與相斥


   作者 : 阮世英

   
   
   譯者 : 嶺南遺民

   
   
   ( 原為英文﹐曾發表於2001年7月19至21日由香港大學舉行 « 中國與東南亞:歷史的內在互動 » 的國際研討會 )

   
   

   ***

   
   
   從遠至人類歷史神話時代起﹐越南人在經驗上對中國懷著一種愛恨交織的感情﹐或者確切的說﹐借用法國作曲家瑟茲-甘佈爾 ( Serge Gainsbourg ) 的一首歌名 « 愛你,又不愛你 » ( Je t’aime, moi non plus ) 可十分適當來形容那種既愛慕又敵視的心理。這種心理深刻地影響著越南的一切對外事務﹐而且上千年以來﹐與中國的複雜關係被認為在正式交往上可說是荊棘滿途﹐而在日常接觸上卻又廣泛適度的友好。事實上﹐現今的情況時而可有突變發生﹐時而又如官方所宣稱的那般不可動搖的友誼﹐它讓人們回想起帶有明顯特征的中越交往的舊模式﹐在縱橫交錯的外交關係中一個小國常常顧慮到其強大鄰邦的擴張意圖。
   
   

   *

   
   
   越南鄰近中國﹐在與中國展開地區性接觸時﹐越南人或許比緬甸人、泰國人更為要慎重。從越南首次獲得獨立至法國殖民統治初期的千年期間﹐曾發生過四次受到中國的侵略以及一段較長時間的明朝佔領統治﹐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時﹐越南人有著無數的實際經驗。同時﹐ 在長期的中國統治裡﹐從公元前二世紀至公元十世紀﹐越南接納了中國的政治理論、社會組織、官僚機構實踐、宗教信仰以及其他的文化元素。長久與中國語言和文化的接觸深刻地影響到越南人的社會文化生活﹐這種情況一直較好地延續至十九世紀。事實上﹐成功的越南統治王朝繼續在中國那裡尋找其文化元素﹐甚至在其國家獨立和統一得到鞏固後亦復如是。古代中國語言被視為官方語言以及傳媒中介﹐同時亦是知識界的表達工具﹐越南人在學校裡學習的是中國文學以及孔儒的道德倫理。中國對越南的貢獻遍及文化與社會上的各方面。中國的影響尤其在政府與政治上的最高層面上有最深刻的表現:在獨立期間﹐中國律例的概念與行政管理方式成為越南政府的重要手段﹐它又成為加強越南領導人的能力去鞏固其權力和抵抗外來的威脅﹐尤其是來自中國的威脅。教育和文學廣泛地吸納中國古典文化﹐中國語言猶如前現代歐洲的拉丁語成為了行政和教育的語言。越南朝貢使者在中國朝廷上流利地使用中國話﹐準確地運用中國文化習慣的表達能力足以證明越南是個 “ 文明 ” 的國家﹐並不需要中國對其再 “ 開化 ” 。
   
   誠然,中國文化對越南的影響是廣泛的﹐當然中國對越南社會的影響也是巨大、具延續性的﹐不管是越南被列入中國的郡縣管轄還是獲得自主後﹐越南人有能力發展、有選擇性地吸納個別的中國文明元素卻為重要。越南君王可發揮中國式統治﹐比來自中國的統治者更加成功地管治﹐因為一般來說﹐他們通曉當地老百姓對其政權的承受和忍耐的程度。( 泰勒 : 1983年﹐第298頁 ) 而且﹐因為曾生活於中國的管治下﹐越南人對中國人產生了敏感的注意力。在一個龐大的帝國陰影下生活﹐他們必須培養一種生存的技能﹐並同時又要掌握中國的做法作為其生存之道。他們必須要以承認北方的法制制度來減少來自北方統治的威脅,以便為獲取與維持在技術、行政和文化方面上的能力﹐卻要為此付出巨大的努力。故此﹐在獨立期間﹐越南領導層學會了作出猶如古典文化遵從者之態﹐擺出既已脫離了 “ 野蠻 ” 狀態﹐並推托了中國的任何藉口要在其土地上實行 “ 開化 ” 事務。( 伍塞德:1971 )
   
   無論如何﹐越南人保持著其固有的語言因此而保留了漢化前的歷史記憶。維持越語是一件應該十分值得注意之事:它意味著不管中國人在越南做了甚麼﹐所形成的文化仍然保持其特殊性以及有別於中國人的思維。越南人向中國借鑒的東西是透過其語言與文化的稜鏡反折過來的。因此﹐在同一種孔儒文化的天空下生活﹐若有人認為中越知識分子受儒家熏染的心態是如此的十分相似﹐那就大錯特錯了。有時在某種情況下他們也是不同的﹐而且因這差異限制了越南被漢化的程度。
   
   由此,越南與中國的組成結構是有著顯著的差別,而且因這差別,導致少數的越南思想家存有自我概念的想法﹐在意識上對其有所幫助和思考是否值得繼續追隨 ( 中國 ) 嗎 ? 問題視乎越南人如何從中國文化中只吸取有益的部份而不需要變成中國人。多個世紀以來﹐顯然, 越南人在對中國的政治理念、社會實踐、文學和技術等方面上的吸納過程中要多多少少調改了其本身﹐以堅定的決心保持越南的獨立性。越南向中國仿借來的文化從未減少過﹔越南獨立後的幾個朝代﹐從1010年至1885年間﹐這種情況反而增加。事實上﹐越南領導層是注意到中國先進的經濟和科技﹐並不想置於中國新事物之外﹐利用兩國經已建造起的那座文化橋樑從而進入中國的世界。
   
   於是﹐出自官方教育結構的文人階層亦是對國家文化體系應該帶有孔儒倫理的社會概念的堅強支持者﹐而這種理念主宰著越南的文學與歷史著作。孔儒理論以豐富的人文情懷和勵志好學之理特別地促成了懷有歷史意識的越南文人階層﹐其確信人類倫理中的超越信念將通過閱讀和書寫歷史而從中領會到道理。這仿借的文化甚至有過份的領悟被運用以至被完全地發展為存有意識的戰略的意念。這種做法似乎成為那個時代一種不必要的順從。例如﹐十九世紀的阮朝帝王們自稱為 “ 天子 ”﹐暗示其地位與中國的皇帝平起; 私底下稱其國家為 “ 南方的帝國 ” ( Đại Nam﹐大南 ) 。( 伍塞德:1971,9 ) 然而﹐1802年後﹐他們在越南中部的順化建立一個新的、刻意地仿造北京紫禁城的京都。他們所仿造的還有刑律﹐顯然像中國刑律一模一樣的仿製品。越南人接受這樣的模仿﹐正如他們公開地接受越南歸納於中國傳統對外關係藩屬體制裡的 “ 屬國 ”。中國文化標準基本上毫無問題地根植於這種體制內﹐以致越南王朝成功地保留它﹐並挑選一些最傑出的詩人與哲人作為中國朝聖使者﹐其目的是向中國表明越南人亦可配以領悟孔儒文化。
   
   越南主要的傳統國家社會組織結構 --- 王朝、官制、律例﹐甚至家庭形式 --- 皆如中國的組織結構一樣。可是為何前現代的越南從未會變成 “ 小中國 ” 呢? 似乎答案應該是﹐在越南流行的屬於中國古代文化的一部分﹐實用的人文主義把越南上層階級變為精英集團﹐他們意識到其使命是有別於中國的領導層。 ( 伍塞德:1988﹐29 ) 事實上﹐由於獲得中國古代文化價值的直接指引﹐越南人在學習歷史中多關注到負的一面﹐並認為他們是中國統治下的受害者。越南知識分子處於如此延續不斷的文化陰影下感到有所失落或被人摧殘 。十八世紀天才的哲人與歷史學者黎貴敦 ( Lê Quý Đôn ) 曾統計出一份失去書籍檔案的綱目表﹐ 其中大部份被中國侵略者燒毀或搶走。這是巨大的 “ 欠公平的彙集 ” : 愛書如命的越南官員均懷有一種極為牢固的記憶 --- 其文化遺產的失竊。( 伍塞德:1982 )
   
   越南人在與中國的交往互動中以及處於中華文化帝國主義的環境中形成了其自我認同的意識,甚至從他們熟悉的中國文化知識中提取出抗衡中國的外交武器。 ( 伍特斯 : 1999﹐ 63 ) 越南王朝曾多次向北方朝廷提示一種原為中國的信念: 一個好皇帝應該持寬仁憐憫的態度對待邊遠的黎民百姓。越南朝廷向中國呈送的奏文常暗示那個信念﹐並以其作為向中國皇帝进言放棄侵犯越南主權的論據。另一方面﹐撰寫越南歷史的學者的基本事務之一 --- 在傳統的歷史記載中定下一個絕對特殊的越南王國的概念﹐在實質的或是在歷史神話的邊界線上意欲永遠消除中國以宗主國的藉口意謀干涉越南。歷史學者黎文休 ( Lê Văn Hưu ) 授命於陳聖宗 ( Trần Thánh Tông,1240–1291年,陳朝王帝。譯者註 ) 撰寫了 « 大越史記 » ( Đại Việt Sử Ký, 成書於1272年 ) 。黎文休緝錄諸段中國哲學和歷史典籍的文字﹐某些還是原文﹐為解釋越南古代的王朝制度組織﹐並以它為陳聖宗以及其後繼者與成吉思汗抗爭。那些片段的文字足以面對中國朝廷的干涉時為越南統治者的獨立地位作抗衡辯護; 它們被修飾後恰如其分地再崁入越南歷史並表明越中兩國之間的宗藩關係是臆造的。 ( 伍特斯:1999﹐86 )
   
   黎文休在撰寫的史書中把越南立國始限定於公元前的207年趙陀 ( Triệu Đà ) 創立的南越 ( Nam Việt ) 國﹐他認為﹐此是第一個在南方建立並與北方的中華帝國能夠平起平坐的帝國:
   
   “ 趙武帝 ( Triệu Vũ Đế ) 開拓越土稱帝,與漢抗衡,創其帝制﹐其功可謂大矣。後越人自立皆仿武帝衛邊疆﹐固軍政。與鄰交好善懇﹐故北人無計可施﹐亂吾內事。事功成﹐促吾朝疆土長久也。” ( « 大越史記 »:1983,134 ),( 此段譯自阮世英擇錄的英文﹐非黎的原文。譯者注 )
   
   黎文休以此方式強調了越南獨立的合法性與歷史基礎。南方的統治者趙陀成功地抵抗來自北方的侵略﹐在中國的郡縣制建立前其政權成為帶有地方文化色彩、合法的統治者。因此﹐ 他亦成為了被漢化前越人持續的、幾個朝代的末世代表人物﹔ 同時亦可說他是首位為提昇抵抗中國侵略的能力、鞏固國家概念、保持王室能持續幾代的佼佼者。實際上,趙陀並非土生的越南人﹐越南歷史學者仍視其為政治生存的精神人物而因此亦視其為自己人。( 泰勒 : 1983﹐293 ) 黎文休選擇趙陀的南越國為越南歷史的開端﹐確有意指越南與中國是 “ 平等 ” 的國家。
   
   與此相似﹐另一本成書於陳朝 ( Trần dynasty ) 末代的 « 越史略 »( Việt Sử Lược ) 卻把越南置於中國數代皇朝的控制範圍之外﹐ 而最終意味著越南並非受到最輝煌時期的中國文明的影響。他們這樣的做法是為了要證明越南人的祖宗、文郎 ( Văn Lang ) 國的創始人自有一種純潔的文化習俗﹐較少受到中國的文化影響﹐並且越南人的始祖皇帝與中國皇帝的始祖亦地位相等。在越南人的眼中﹐ 文郎國的首位統治者雒龍君 ( Lạc Long Quan ) 有如中國的黃帝﹐前者的文化功績亦可與後者的相比。若要說文郎國遙遠的古代文明類中國古老的文明﹐事實上就是要為爭取駁回南北雙方相等的地位﹐否定以中國人確定出真正的政治與文化標準﹐以及由他們宣揚比其他民族高等的優越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