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zt]
悠悠南山下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中國如何利用「九二」學校影響越南
·黎筍從1973年已擔憂“被中國進攻”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1974年黃沙事件:美國政府說了什麼?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zt

    

   1976年6月,在北京当局施行阴谋之前,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部决定调遣5军区3师到北方,执行总参谋部和3军区的机动常值任务。

      1976年7月13日3师开拔,1976年8月初,经过1400km的机械化行军完成移防。河北省陆南、陆岸两县的机关和群众积极协助3师建设驻地。从1976年8月开始,3师一边执行机动值班任务,一边进行经济建设和为3军区训练新兵。

      这个时候3师仍然实行部队的复员、退伍政策。由于大批基层干部、技术骨干的退伍,使得3师发现一旦开战将遇到很多复杂的困难, 3师主张动员有经验和水平的干部战士留下来帮助培训干部、炮手、卫生员、通信员以及训练新兵。成立了两个训练新兵和培训军士的营,相继开设了卫生员、报务员和炮手的培训班。因此在短时间内3师培训出了上千名富有战斗技能的战士骨干。这是一个被评价为具有远见卓识的主张。

      各项工作刚准备完,1978年7月,3师接到命令编入1军区,防守高谅东南部(当时高平、谅山合为高谅省/译注)。

      谅山跟其他边境省份一样,主要地形是绵延的山区。该省共有10个县其中有5个边境县,边界线长253km(从1号到61号界碑),北接中国广西,东连广宁,西挨高平,南靠河北,1A、1B、4A、4B等战略要道贯通全省。铁路沿着1A国道从河内可以直达友谊关0公里处。

      谅山是离河内最近的边境省(150km),有公路、铁路,能顺利的调动部队。因此战争爆发这将是中国的主攻方向。

      1978年7月中旬,3师、166炮兵团、军区272高射炮团以及其他总参谋部直属单位已经进驻谅山。

      1978年8月9日和10日3师举行师党委会议,通过了师里的防御方案。

      此后,紧张而又热火朝天的开始开路和阵地建设。部队和谅山人民都奋战在开路工地和各个高地上。3师司令部一边督促阵地建设,一边让各单位训练、学习。5个月后,开挖了113500立方米的土石方,建设了近20000处工事,在边境上布置了上百个混合雷区、障碍场和伪装工事。

      1978年10月初,成立了南高―――谅统一战场指挥部,由3师司令阮维商同志任指挥长,中央委员、高谅省省委书记黄长明同志任政委。指挥部的成员还包括省人民委员会、省军事指挥部,公安厅和谅山市队的同志。同时,各县的统一指挥委员会也成立了,成员包括县委、县队和团里负责指挥的干部。根据上级指示,南高―――谅统一战场指挥部安排3师的部分干部加强到各省属团里,为地方进行严格的战术训练。谅山市和文朗县、高禄县等各县地方部队中的营纳入各主力团里,归团指挥。

      到1979年1月末,3师第一梯队长达60km的防御阵地基本建好;第二梯队阵地建设也正在展开;3师防御区虽然还没完全完成,但也充分的准备了弹药、工事、粮食和饮水。

   边界那边,中国军队也做了相应的准备。

      1978年7月初发生了难侨事件,数万华裔越南家庭涌过友谊关。7月12日,中国方面突然关闭关口,使得这些难侨被迫滞留在荒山野外。8月25日,正当一些医务人员和越南妇女在照顾这些病弱的华人的时候,中国让一些歹徒拿着刀具、棍棒从边界那边过来行凶。在友谊关的边防部队193边防屯的战士坚决还击了敌人,在惩治敌人的暴徒行为的时候优秀的战士黎庭征英勇牺牲。

      此后,在各单位掀起了向英雄榜样黎庭征学习的活动。12团刚入伍的侦察兵阮文新,一次巡逻的时候被一帮中国士兵跳出来围捕。一个家伙冲过来抱着阿新,阿新转身避开,用刀插进那个家伙的腰部。这是被金星师战士消灭的第一个中国士兵。

      1978年末,总政治局主任朱辉珉上将,国防部部长文进勇大将,总参谋长黎仲迅中将,军事学院院长黄明草中将相继视察3师。

      1978年8月25日的友谊关事件之后,省委和谅山人民委员会要求全省的机械厂停止生产商品,集中力量生产铁蒺藜、铁桩来建设防御阵地。民军、部队和边防力量共同巡逻,随时准备惩治潜入的探子和挑衅的武装人员。

      1979年春季,3师获得孙得胜主席赠送的花篮。在迎接仪式上,师政委阮克豪表达了感恩之意并表决心:“如果敌人敢悍然侵犯祖国的边界,我师务必首战胜、连续胜、利落胜,保卫祖国的边界

      一个月多月后,1979年2月17日,边界战争正式爆发。

      正月初,西南边界的战斗进入了结束阶段(1979年1月7日,根据友邦的要求,越南人民军队和柬埔寨解放军解放金边),而在北部边界,我们的武装力量和人民也接到命令提高警惕、随时准备还击北京反动当局的疯狂行动。

      那时正是春季,但是越―中边界的形势非常紧张。敌人正在准备一场大规模的侵略进攻。到1979年2月16日,他们11大军区中的5大军区的9个军,4个地方师,1908门从85mm到152mm口径的火炮,以及41团的上百枚导弹已经得令准备汹涌的向越南领土进攻。

      依靠这么庞大的军队员额和武器数量,北京扩张者决定在两个方向上展开进攻:主攻方向是从高平至广宁一线,次攻方向是从老街市到封土、河宣。在这两个方向上,他们将向6个区域进攻,其中有3个重点区域分别是老街市、高平市和谅山市。上述三个区域,3师布置阵地防御的谅山市是最主要的区域,因为那是进入河内和北部平原最好的跳板。

      许世友,原广州军区司令员(原文如此/译注),邓小平亲密的共事者,担任战场指挥。杨得志,武汉军区司令员,曾经在朝鲜指挥战斗,被委以指挥军队直接侵入越南的任务。这两个老奸巨滑的将领在17、18两日将用他们的军事力量控制住高平、谅山和老街,以便扩大战争,深入越南领土。他们之所以选择2月17日作为开始进攻的日子,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大部分力量还在西南部战场,且17日那天还是周末,世界舆论很少关心国际形势。另一方面,他们在北部边界全线突然发起进攻,目的是希望越南能把正在柬埔寨执行国际任务的主力部队撤回国。依此,波尔布特残军就可以避免被追击以及有反扑的条件。

      1979年2月17日,星期六,清晨3点30分,高平的茶灵、河广、广和3县的土地上响起了从边境那边发射过来的罪恶的炮弹声,北京反动当局在边界全线发起的大规模侵略战争开始了。

      中国军队的第一轮炮击之后,3师司令部接到1军区的急电:“敌人开始炮击,可能会进攻高平。3师方向要加强警戒,迅速组织单位随时准备战斗。”

   此后,正在师里和军区集训的各级主官接到命令马上回到所属单位,战斗命令也转发到了全师的各个据点和火力阵地。

      早上5点,空气中还弥漫着清晨的雾气,敌人开始对谅山进行炮击。边界一线从文朗15号界碑至禄平的45号界碑,从友谊关至三垄的1A国道,从深模到同沃的1B国道,以及同登镇周围的各个高地都被炮弹覆盖了。

      进攻谅山的第一战,敌人出动了55军、43军和1个地方步兵团、3个坦克营,在炮兵的最大支援下分成两个方向:

      ――――主要方向由55军的2个加强师、2个坦克营担负分三路攻占同登、三垄、昆朗、新安的任务。

      主攻部队是由163师加强1个坦克营从友谊口岸通过公路、铁路攻占同登、炮台、339高地、深模、505、423高地以及1A国道和1B国道的交叉路口。

      助攻部队是由164师加强1个坦克营从15、16号界碑攻占新安乡、新青,切断从同登至那参(文朗县城/译注)的4A公路,占领386、438各高地插入高晃占领昆朗。

   迂回部队是由1个轻装步兵团秘密从19、20号界碑经过811、675、611高地穿插占领州景地区的409高地,在三垄岔路口切断1A公路,孤立同登。

      ――――第二方向是43军分成两路。一路由127师从32-33号界碑攻入班侵、陆捐、班章、巴山……第二路由128师和一个坦克营从43、45号界碑攻占支马、392、623高地、班快、班谦。此外,还有一个地方团攻占高禄的班绕为穿插到三垄的迂回部队提供用骡马运输的补给。

      由于具有军事力量的优势,掌握主动进攻的时间且在越南领土上早就安插了“第五纵队”,敌人的55军和43军组成的第一梯队得到命令秘密突袭包围和消灭我3师的12、141团,为54军组成的第二梯队做好消灭我3师剩下的几个团的踏板,进而在2月18日攻占谅山市。【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他们预计:以突袭的手段造成分裂之势,配合以猛烈的正面进攻,对手就很快就被孤立、混乱了,要么投降要么被消灭。

     同登在友谊关以南3km谅山市以北14km。南边有炮台、深模、339高地,东南边有派门、州景……

      同登、文朗一线由12团防御。敌人作了充分的准备,进攻这一地区是为了迅速消灭12团进而占领同登。敌人除了在这集中2个步兵师、1个坦克团,还有6个炮兵团的支援,在1979年2月16日的晚上他们还派出小分队带着爆破筒潜入同登与当地反动分子相勾结组成各个武装小组埋伏在岔路口、河边以及桥梁等地企图阻止我后方的力量支援。在战斗打响之前这些间谍们偷偷切断了12团与师部以及与各营、各炮兵阵地的电话线路,他们想不仅用压倒多数的步兵力量进攻12团的防御阵地,而且还要使12团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无法得到上级的指挥和支援。

      1979年2月17日清晨,我们的同胞还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数万发的炮弹落在了同登镇以及周围12团防御区的各个高地上。在巨大的爆炸声中,敌人的步兵用爆破筒破坏了边界的障碍物为坦克的前进扫清了道路。炮击刚过,中国士兵就出现在了我步兵的射程中。在多个地方,我们的部队刚跳进交通壕就与敌人短兵相接。团长以及团里的其他指挥人员在进入前线指挥所的路上也遇到攻击,车坏了,要穿过树林才能上到指挥所,在那的作战军官报告,敌人已经上到观察台了,与各地的电话联络中断了。很明显,敌人已经使我们丧失了眼睛和耳朵,敌人想孤立12团以便在这次战斗中一举歼灭。但是由于具有多年的抗美经验,团指挥所决定让机关干部和警卫士兵一起阻击敌人,把敌人赶出指挥所。另一方面派出通信兵去重新接通线路以及使用步谈机指挥各单位。

      让团指挥所感到放心的是,除了41连那边没有了枪声以外,其他各个防御高地仍然枪声大作。在339高地,参杂着敌人的呼喊声和我们部队的欢呼声,这证明不但我们的部队在阻击敌人而且还取得了胜利。

      正是如此,虽然无法与团里联系,但是按照方案,各营各连都主动阻击敌人如潮水般的进攻。

      这种情况下,位于新安、新青地区的5营需要与有着数十辆坦克掩护的1个多团的敌人对抗。营、连的干部一边指挥,一边拿着枪在战士们旁边战斗,给那些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战士必要的提醒。正是如此,在5营的各个据点上我们的战士一次又一次的顶住了敌人潮水般的进攻。在班透,副排长阮文永和班长裴曰平提着B40、B41火箭筒下到山腰阻击插到山腰的一路由4两坦克开路的敌人,他们连续击中了2辆坦克使之起火。剩下的2辆逃跑被新青的边防战士击中,一辆起火,剩下的一辆慌忙退到山脚,但是陷进了工兵的反坦克壕里。这些是在金星师的阵地上第一批被消灭的侵略军坦克。在37mm高射炮1连,通信兵阮德顺在去接线的路上发现了敌人的坦克正开进阵地,他与连里的反坦克组一起与敌人的坦克纠缠,被敌人用炮筒撂开,但仍然设法跳上去,终于把手榴弹扔进了敌人的坦克里,后来和同志们一起追击敌人的指挥官,缴获了弹药和资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