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刘逸明文集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中国的禽兽教师缘何层出不穷?
·拿着存折取不到钱背后可能存在的惊人内幕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丰胸、壮阳!假名医推销保健品何以骗倒八千余人?
·枪杀情妇的高官被执行死刑,与“免死金牌”何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中共在尚未取得中国的统治权时,曾是争取新闻言论自由的先锋队伍,然而,等到它一朝大权在握,便一反常态地成为了扼杀异见的罪魁祸首。这种表里不一、前后矛盾的表现使得无数经历过国民党统治时期的中国民众对其深感失望,虽然在公开场合极少有人敢于揭露中共的这种虚伪本质,但是,在私下的日常生活中,对于中共当局垄断舆论的种种不良表现,人们无不深恶痛绝。
   
   如今中国的文化组织几乎全都被中共以民脂民膏笼络殆尽,诸如中国作协和中国文联等文人团体早已经彻底堕落为只知道歌功颂德的御用帮派。绝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在利益的驱动和对政治风险的考量下选择了对社会黑暗面的视而不见。文人对社会人文关怀的缺失致使广大民众对文人产生了极度的厌恶感,虽然一般民众无法享受到官方作家的那种悠闲生活,但在道德的层面上,他们却完全有资格对这些文人表示鄙视和不屑。
   
   走进中国的书店,分门别类的书籍可谓是让人眼花缭乱,不了解中国社会的人可能会因此而产生中国“文化繁荣”的错觉。然而,充斥其中的却大多是些没有价值的文化垃圾,一些教人如何赚钱的经济类书籍往往成为书店的畅销书,就连《执行力》这样胡编乱造的假书也能成为很多利欲熏心者争相购买的葵花宝典。面对混乱的文化市场,很多中国人已经丧失了最起码的分辨力,在官方媒体的鼓噪下,一些人纷纷沦为任人玩弄的市场愚民。

   
   几年前,正当所谓的“胡温新政”风起云涌之时,《中国农民调查》和《往事并不如烟》两本书一度成为了中国书市的畅销商品。究其畅销的原因,不仅仅因为两本书的大胆敢言,更因为网络媒体和网民对两本书的高度评价。在中共高唱“主旋律”和号召“文学为政治服务”的当下,有了官方喉舌们的舆论引导,很多中国人已经变得懵懵懂懂、找不着北了,他们只懂得一味地去跟随时尚,对作品的好与坏缺乏理性的认识。正如现在有很多人崇拜孙中山和鲁迅一样,他们在对孙中山和鲁迅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时候,并不懂得二人的精神实质是什么。当然,能够看到《中国农民调查》和《往事并不如烟》两本书的人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它们在出版后不久,即遭到中国有关部门的封杀。
   
   中共能够推翻国民党而走上中国的政治舞台,除了运用枪杆子就是运用笔杆子,因此,在它的统治下,舆论垄断便超越历朝历代,加上自毛泽东时期以来它所做的一些人神共愤的坏事,它更是时刻担心自己的不光彩历史公之于众。按照中国宪法的的规定,中国公民应该拥有出版和言论自由,但是,中共偏偏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设立中宣部和新闻出版署这样的违法机构来控制文化市场和控制民众的意识形态。中国的作家群体虽然堕落,但仍然不乏一些良知未泯的人,习惯于官方豢养的作家自然不会心生批判现实之理想,但能够凭借自己写作才华养家糊口的作家却仍然敢于选择以含蓄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中国农民调查》和《往事并不如烟》两本书之所以能够问世,除了因为这两本书并未触及中国体制的根本,还因为当时胡温对民意支持的迫切需要,它们最终被禁只能表明中共的官场保守势力仍然占主导地位。
   
   陈桂隶夫妇在出版了《中国农民调查》一书后,似乎已经沉默,但《往事并不如烟》的作者章诒和女士仍然不断有新作问世,其核心精神仍然是还原历史、记录历史。十年文革堪称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一大浩劫,即使中共当局自己也曾认为文革是错误,但时至今日,文革仍然是舆论的禁区,有着特别纪念意义的2006年更是绝少在中国的媒体上看到有关文革的东西。这并非中国媒体和记者以及文人的自觉选择,而是中国有关部门严厉控制的结果。就在前不久召开的中国作协全代会上,总理温家宝还鼓励作家说真话,不料,几个月后,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就在不提出任何法律理由的情况下,下令禁止八本有关中国当代和现代历史的书出版发行。中国的新闻出版主管部门封杀敏感刊物的行径一直都未曾停止过,它们之所以敢于无视国法我行我素,原因除了有最高层的默许之外,还有中国知识分子的懦弱和胆怯。
   
   和以前的情况不同的是,在这次得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1月11日对《伶人往事》下达禁令后,作家章诒和表现出了少有的勇气,她通过海外网络媒体在第一时间迅速表达了她对当局无理禁书的声明和抗议,并引起了海内外的广泛关注,就连日前批评过章诒和著作的北京左派学者孔庆也在其博客发表声明,对章诒和维护言论自由的行动表示支持。据章诒女士透露,她的著作《往事并不如烟》出版后,中共统战部曾将该书定性为“反党宣言”,中共当局为此而专门开会,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主持。可见,下令禁书并非只是邬书林的个人意志,而是中共高层的一贯政策。在此次禁书事件中,邬书林只是做了一次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有朝一日,当中国的新闻出版自由得以实现,就是他充当替罪羊的时候。
   
   当然,中共高层禁锢自由言论的政策能够得到不折不扣的贯彻,邬书林这样的刽子手是功不可没的。在中国的很多职能部门都充斥着邬书林这样的流氓无赖,上面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就算是违法的,他也心甘情愿。中共中央的一些好政策总是无法得到落实,但诸如钳制言论的恶劣政策却可以畅通无阻,这就是中国官场的一大悲哀特色。章诒和女士的公开抗议表现出了中国文人少有的风骨,她对自由写作的坚持和邬书林对出版自由的扼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种压抑的政治、文化环境下,要实现宪法所赋予我们的出版和言论自由,一个章诒和挺身而出也许还远远不够。
   
   2007年1月28日
   
   ----原载《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