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刘逸明文集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我知道郭飞雄是在2005年太石村事件之后,虽然太石村事件在那年7月就已经轰轰烈烈并引起海外媒体的高度关注,但在当时,由于我已经被深圳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送进了那人间地狱般的看守所两个月余,所以毫不知情。即使后来已经出狱,但之前突破封锁的方法已经不再奏效,也就无法了解中国社会所发生的为官方所忌讳的敏感事件了。自从刘路律师介绍我认识了当时同在一座城市的赵达功先生,我才重新冲破了网络防火墙的阻隔,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中国。
   
   当时的我最喜欢上的就是海外的新闻网站,上面及时、全面的资讯以及犀利的政论让我受益非浅。虽然太石村事件最终以失败而告终,但其后的郭飞雄被捕仍然使得海外媒体对该事件的关注热情丝毫未减。虽然郭飞雄是作为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的法律顾问南下广东参与民间维权工作的,但他当时的名气并不象今天这样大。他的被捕并没有牵动很多人的心,直到几个月后,同为法律工作者的刘路律师才领衔发起了声援他的公开签名信。也许是舆论的压力,很快郭飞雄又重新获得了自由,并继续从事公益事业,积极帮助弱势群体维护他们的权益。
   
   出狱后,郭飞雄公开描述了他在狱中的经历,特别说明了审查人员对他进行过刑讯逼供,此后他一直被当局派遣的不明身份者跟踪与骚扰。因为太石村事件的巨大影响,郭飞雄曾入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度“风云人物”榜。2006年2月3日,郭飞雄在试图拍下秘密跟踪者时与其发生了肢体冲突,结果被派出所带走,在所内被强制滞留10多个小时。2月4日零点30分左右,被放行的郭飞雄在派出所大厅被秘密跟踪者当着警察的面拖出,实施了殴打。此事促使郭飞雄与高智晟以及其它维权人士发起了绝食接力活动。

   
   2006年的绝食维权活动是继太石村事件之后中国社会又一道亮丽的风景,此举得到了全国各地民众的大力响应,一时间,报名参加绝食接力的人不计其数,就连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先生也加入到了绝食维权行列。虽然该活动一度在中国的民主阵营中引起争议,但毕竟没有超越中国法律所允许的范围,所以持支持态度的仍然是主流。郭飞雄因为该活动而名声大振,但他在当局眼中的敏感程度也再上了一个新台阶。
   
   2006年是中国维权史上具有特别意义的一年,不仅因为有年初轰轰烈烈的绝食接力活动,更因为一系列的国际人权研讨会,郭飞雄曾应邀访美和海外人士共同探讨中国的维权事业,这对他在其后继续从事维权活动具有重要意义。但是,一个维权人士的名气和影响力越大也就意味着他的危险性越大,郭飞雄在回国后的人身安全和自由变得更加无法保障。维权律师高智晟因为和郭飞雄一起发起绝食维权活动和频频发表批评当局的言论而在2006年8月被捕,郭飞雄作为中国维权界的代表人物,他深知自己肩上的胆子更重了,为了营救高智晟,他毅然决然地发起成立了“高智晟法律后援团”,其中既包括法律工作者,也包括很多维权人士和异议作家。维权刊物和维权网站《维权风云》也在他的指导下应运而生,对启蒙中国民众和开展维权活动起到了重要作用。
   
   由于当局对郭飞雄的畏惧,不久以后,郭飞雄便在广州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有关部门指控他五年前做书商时涉及非法出版,但他向律师莫少平透露,当局对他的审讯内容多围绕高智晟与太石村,很明显,当局是在以惩治“非法经营”为名行政治迫害之实。因为郭飞雄曾主持出版过《沈阳政坛地震》一书,所以他被拘押期间有两个月被送往辽宁看守所关押,在此过程中,郭飞雄遭受到了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折磨。据称,他曾遭受警察用电棍击打男性生殖器等方式的酷刑逼供,其妻子张青女士曾多次在互联网上以公开方式呼吁中国高层关注此案,但未获回应。
   
   郭飞雄曾在2005年4月底申请反对日本右翼的“五四”抗议游行,此举非但未获当局批准,反而使得他被北京市公安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刑事拘留15天。“反日”在很多人看来无疑是具有狭隘民族主义的表现,所以有人以此认定郭飞雄是“愤青”。在我看来,作为对法律研究精深和对中共历史十分了解的他不可能是真正的“愤青”,他申请“反日”游行应该是基于践行《宪法》所赋予我们的游行示威权利的考量。
   
   搞维权工作实际上比自由言说更具有危险性,因为自由言说不直接伤害当局的既得利益,郭飞雄的在入狱前时刻都名临着各种各样的威胁,包括被人殴打和失去自由。还清楚记得在郭飞雄入狱前我和他的那次通话,他当时对自己的处境早已是心知肚明,但他表示,既然走上了这条路,不管会出现什么情况,他都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而且无怨无悔。就在他被捕的头一天晚上,我还收到了他发给我的有关《北京之春》向我们约稿的电子邮件,没想到在第二天就看到了他被捕的消息。
   
   郭飞雄的入狱牵动这很多人的心,我也曾写过声援他的文章,虽然这之前只有一篇,但在很多时候我都会自然而然地想起他,想起这位百折不挠的维权勇士,想起他那理解和支持他的家人。他在狱中所遭受的非人待遇别说是要人承受,就是想起来也会让人毛骨悚然。郭飞雄的遭遇标志着中国的执法人员仍然处于野蛮状态,标志着中国社会仍无法治可言。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郭飞雄在严刑拷打面前表现出了一个维权斗士和民主人士应有的风骨,虽然当局之前对他的非法关押和秘密审讯遥遥无期,但我们仍然没有看到丝毫他屈服的消息。郭飞雄虽然不是地道的农民儿子,但他少时曾随父母下放农村9年,这种经历为他的性格注入了不少不畏艰难困苦的元素,他的临死不屈和此不无关系。郭飞雄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他对他所作所为的合法性比我们更加清楚,他既不会认罪,也无罪可认。虽然当局一度放出消息称“只要他不再参加政治活动,就可以放他出来”,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立场,愿意用坐穿牢底来唤醒更多沉睡中的民众。
   
   2007年7月9日,郭飞雄涉嫌“非法经营”罪一案曾在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开庭,但没有宣判,其后,检方要求补充证据。8月底,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延期审理一个月。可以推测,当局几乎找不到郭飞雄违法犯罪的证据,该案原本应该在10月中旬再度开庭审理,但后来只得延期到2007年11月14日。对郭飞雄案的一拖再拖既表明当局是想故意让外界视觉疲劳,又表明他们是想让郭飞雄承受更多肉体和精神上的伤害。
   
   郭飞雄是时代的英雄,更是我们这些民主人士的楷模。当他最终被当局判处有期徒刑5年和罚款4万元的消息传来时,我不得不再一次为当局的倒行逆施而极度愤慨。从近期体制内人士接二连三地发表呼吁当局尊重人权和实行政治改革的情况看,郭飞雄和所有维权人士、民主人士的努力已经取得了效果,不管当局对维权人士采取怎样的措施,相信在一个郭飞雄被判刑以后,还会有千千万万个郭飞雄挺身而出。
   
   怀念郭飞雄,更期望他的精神能够得到传承!
   
   2007年12月8日
   --------------------------
   原载《议报》第332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