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忘不了的一个人]
刘逸明文集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处女情结?
·市委副书记失踪,是跑了还是死了?
·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方舟子遇袭,幕后黑手难道是唐骏?
·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从见死不救看中国社会的道德溃败
·夫妻协议不该如此雷人
·深陷诈捐门,成龙会不会因此而臭名昭著?
·甩掉二奶用得着去公证吗?
·警察进京抓记者再现公权力的嚣张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剧协主席“以泪洗面”,是真情流露还是溜须拍马?
·警察该不该让卖淫女为自己行大礼?
·贪官李人志的《忏悔录》文不对题
·电视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360已经逼得腾讯QQ走投无路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外交部女发言人为什么能比男人更强硬?
·强奸犯宋山木上诉的真实原因
·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儿子未出来,母亲便进去,天理何在?
·为狗下跪,穷人难道连狗都不如?
·央视春晚的敲钟时间怎能一错再错?
·钱云会案真相大白还需要多久?
·女子为参加考试两次下跪是谁的悲哀?
·公安局微博为何只关注美女苍井空?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质问央行,烧毁假钞违了哪条法?
·把精液当“药引子”的教授是个强奸惯犯
·刘志军和新《红楼梦》中哪个女演员有染?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忘不了的一个人

   人的一生中,总有些令自己难忘的人和事,有一段经历是我终生难忘的,虽然那段经历很苦、很累,但他却让我体会到了底层百姓的艰辛和社会的另一面,同样,也有这样一个人,他虽然已经在一年前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我感觉他似乎还依然活着,他便是我的小爷爷。
   
   多数地方的人习惯称自己的父亲为“爹”,而称自己父亲的父亲为“爷爷”。在我的家乡则不同,在过去,一般人都称自己的父亲为“爷”,而称自己父亲的父亲为“爹”。如今时过境迁,在对父亲的称呼上几乎每个地方都改称“爸爸”了,但对爷爷的称呼,我们那里依然称“爹”。
   
   曾祖父的弟兄很多,最小的一个弟弟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只比我父亲大九岁,因为辈分比我长俩辈,他在家排行又最小,所以我称他为“细爹”。细爹的父亲和我爷爷在毛泽东时期都被冤打成了地主,之后只能过着任人欺凌的非人生活。因为成分的不好,他年龄很大的时候都未能娶妻生子,后来经过好心人的撮合,他才和一个丧偶的妇女结为了夫妻,而且带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虽然两个孩子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他依然视同己出,用自己有限的力量去把他们抚养成人。非常不幸的是,他们结婚没有多长时间,两个孩子的妈妈就带着对他们永远的牵挂撒手人寰了。

   
   家庭条件和社会地位决定,细爹只能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度过后半生,并既当爸爸又当妈妈地把两个孩子拉扯大。之前,细爹一直都在家里种田,没有多少收入,两个孩子没有读多少书就辍学了,回家和细爹一起从事农业生产。没有娘的孩子注定不会有其他人那样幸福,尚未成年,他们就得忍受一般人所无法想象的艰难困苦。等到年龄稍大,他们就离开家去武汉打工了,虽然挣钱不多,但已经可以自食其力,细爹也算松了口气。
   
   改革开放虽然让农民吃饱了饭,但随着赋税的逐年加重,很多农民即使把田地种得非常好,但还是不堪重负,细爹就是中国农民的一个缩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只有告别和自己相伴了好几十年的乡土,只身去了武汉,他先后在各种各样的工地上一干就是十来年,最后,他又进了一个修马路的市政建设公司做临时工。
   
   2000年春节过后,年轻人几乎都出去打工去了,我呆在家里虽然可以帮家里分担点农活,但到头来也只能算为官府做义务了,出去打工即使很累,但还不至于入不敷出,于是,就跟着细爹一起背着被褥去了他之前就在里面干过的修路队。武汉在中国的地理位虽然很重要,但那里的工资却低得出奇,我和细爹当时每个月的工资只有300元,而且每次领工资都只能领70%,剩余的30%要等到年底才能拿到。
   
   我们修路的地方位于《湖北日报》社和东湖附近,当时时值早春,虽然冰河已经解冻,但微风吹过,仍然能让人感觉到丝丝寒意。我和细爹开始都被分配到搅拌机前上石子。每天天还不亮,我们就被监工的吆喝声吵醒,准备拿起铁锹开始一天的工作了。监工对我们的要求是,用铁锹铲石子不但要快,而且不能停,除非搅拌机要暂停运转了。铲那石子开始几下倒觉得不在乎,当不停地和大人一起铲时,才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仅仅是劳动强度大也许还可以忍受,但搅拌机运转时那一阵一阵的灰尘却让人窒息。有时候因为要赶工,往往在睡梦中就被监工叫醒,在那昏黄的灯光下,有时候我们要干到深夜。
   
   在繁重的劳动过后,能够在临时搭建的简陋工棚里和工友们聊天也许是我们最大的快乐。我们所在的单位虽然是国营的,但那里的绝大多数人却都是来自于农村,同样是因为官员的横征暴敛使得生活难以为继才出去的。和我们一起做事的人中有一个来自恩施土家族的男孩子,他带了一把短笛,每当听到他那悠扬的笛声,我都会觉得欣喜若狂,并忘却了工作的辛劳。工地上的生活也许和牢房里没有多大的区别,我们当时除了早上吃两个馒头和喝一碗稀饭之外,中晚两餐都是和萝卜、包菜打交道,菜里面不但没有油,而且连盐的味道都很难明显感觉到。每周一餐的肥肉炒莴苣或者肥肉炒蒜苗是我们认为最好的伙食。
   
   后来,我被调去挖下水道的地方抽水,只能睡在那旁边的小工棚里了,虽然轻松了一些,但却要每天不停地守着,只有几个小时会有人去换我睡觉。有时候天上下起了雨,小工棚里面也会滴滴答答漏起雨来。记得有一天大雨倾盆,我被惊醒了,被子都被淋了个透湿,因为夜里有些冷,我便找到细爹,他就带我到一辆车的驾驶室里去睡。虽然和细爹不在一个工作岗位,但他仍然时常对我嘘寒问暖,有时候他买了点好菜也不忘叫我一起去吃,更经常提醒我要注意安全,因为之前工地上曾发生过好几起事故。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因为有细爹这位长辈的关心和照顾,我感觉到了一种幸福,即使每天都拖着疲惫的身子入睡,但在睡梦中,我仍然可以看到一幕幕欢乐的场景。在那里干了两个月之后的一天,有人告诉我说姐夫准备去北京做事,让我回去和他一起动身。说实在话,在当时我还真有点舍不得,舍不得自己工作过的岗位,也是不得那些穷苦的工友,更舍不得我那年迈的细爹。离开那里时,我从财务人员那里领到了很少的工资,然后就拿着铁锹和被子踏上了回家的路。临别的时候,我仍然禁不住回头看看那曾经熟悉的工地。
   
   一年以后,我坐上火车只身南下去了遥远的深圳,那边激烈的人才竞争再次让我感受到了社会的残酷,因为有之前修路的那段经历,我没有被困难吓倒,而是一如既往地坚守在那里。去那边几年时间,我换过不少的工作,每一份工作所积攒的钱几乎都在找到下一次工作的时候就花完了。在缺少亲人和朋友关心的远方,我更是时常回忆起修路的那段时光,怀念起曾经给予过我无微不至关怀的细爹。我常想,等到我回去的时候,一定要买几瓶他老人家喜欢喝的酒去孝敬一下他。
   
   2005年的五一前夕,我终于回去了一趟,遗憾的是,没有碰到细爹,而以前的工程也已经早已竣工。2006年春节,我再次回到家,这一次总算见到了多年未见的他,可十分不幸的是,此时的细爹已经身患绝症,听唐叔说是胃癌,每天只能喝点牛奶或者麦片充饥,其它东西根本无法下咽,更不用说喝酒了。至今我还记得细爹当时那骨瘦如柴的样子,不能买酒给他喝我觉得很愧疚,于是就给了100元钱让唐叔他们买点他能吃的东西。我要走的时候,细爹仍然热情地要留我在他家吃饭。
   
   回家几天之后我就准备重返深圳了,初四的一大早我就起床,背着沉重的行囊,我看到了细爹家里那依旧燃着的灯,那盏灯的灯光似乎很亮,照耀着我前行的路。一个多月后,细爹去世的消息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虽然早就知道他已来日无多,但我还是一时忍不住让眼泪滑落了下来。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无法千里迢迢地赶回家为细爹送葬,只能默默地为他祈祷,希望他能够去到令很多人神往的天堂,不再受这人间的痛苦!
   
   (2007年11月21日)
   
   转自《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