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刘逸明文集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转眼,“六四”大屠杀将近过去了18周年,在这举世同悲的日子来临前,海内外铭记这一历史的人们已经陆续展开了各式各样的纪念活动,对中共当年的野蛮暴行表示强烈谴责。香港作为当前中国最为自由的城市,除了可以公开谈论有关“六四”的话题之外,还可以公开游行哀悼当年的死难者。不管是在英国人统治时期还是在回归后的今天,香港一直都保持着中国大陆社会难以企及的自由度。由于中共人为地封锁有关当年学生运动的消息,如今的中国人中,即便是被誉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也不一定知道在1989年发生过什么。这种情况在香港当然不可能存在,不知道“六四”真相的香港人应该是凤毛麟角。
   
   然而,就在几天前,向来自由的香港竟然出现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香港民建联的领军人物马力竟然大放厥词,公开声称“六四”事件没有屠城,其观点的论据竟然是“柴玲、侯德健、封从德在‘六四’凌晨可以平安离开天安门广场”。马力甚至还质疑在天安门焚化死难者的说法。他说,“焚化尸体要高达1250度,怎可能在广场上烧尸?”,他又质疑坦克车怎么能把人辗成肉酱,他说,“可以找头猪试试,坦克车能否把它辗成肉饼”。
   
   马力的无耻言论一经媒体披露便招来海内外的猛烈抨击。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先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愤怒地说:“他说不是屠城,没有焚尸,而且坦克车不能把人压成肉酱。这整个说法是把事件调子放低,而且要冲淡这个事件,但心里面是想杀更多人了吗?”香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也指责马力为“六四”屠城开脱,不断以广场有没有死人转移视线,与日本人否认南京大屠杀一样无耻。5月17日,针对马力的发言,包括丁子霖女士在内的127名“六四”死难者家属公开发表抗议信,谴责马力的言论弯曲事实,缺乏人性。香港政论作家武宜三在事后直斥马力是中共的“走狗”,中国大陆的著名作家刘晓波先生作为当年“六四”大屠杀的见证者,也在第一时间发表文章对马力予以强烈谴责。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理事、“六四”学生领袖之一周锋锁17日就马力言论对《大纪元》记者表示,马力在香港选择“六四”前发表这番言论与中共一贯做法相同,就是要继续对“六四”受害者进行心理伤害,这是中共的一贯策略和阴谋。相信马力事件将会在日后继续发酵,引来更多人的批判。

   
   马力所在的香港民建联早就带有浓厚的亲共色彩,“六四”大屠杀时马力就在香港,当时香港的舆论环境同样非常自由,因此,马力不可能不知道“六四”真相。马力之所以要在今年6月4日前夕发表这种无耻言论只有一种解释,那便是向他的主子献媚。据称,民建联是香港最大的亲共政治组织。每一年临近6月4日的所谓政治敏感时期,该组织通常保持低调,不会与媒体在“六四”问题上过多交流,更不会参加港人举行的纪念“六四”活动。今年身为民建联主席的马力突然改变回避立场,公开就“六四”表态似乎有些非同寻常。迫于舆论的压力,马力在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表示,他关于“六四”的谈话只是表达个人看法,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刘江华也表示,马力提及“六四”事件引起了不必要的争议和损害,民建联愿为此道歉。
   
   “六四”大屠杀是20世纪最震撼世界的事件之一,无数学生和市民因为追求民主与自由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大屠杀之后,中国的官方媒体对该运动的歪曲报道一度铺天盖地,正义的行动被歪曲为有组织的“反革命暴乱”。有幸没有惨死在解放军的机枪和坦克下的仁人志士事后均被以各种罪名送进监狱。虽然中国媒体很快就将“六四”视为敏感话题拒绝提及和谈论,但很多中国老百姓依然对该事件记忆犹新,并对当年学生的行动表示肯定,在他们看来,“六四”被重新定性是历史的必然。
   
   “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之一丁子霖女士的儿子曾于1989年6月3号晚上在天安门广场上被解放军枪杀,当时才17岁。“六四”大屠杀之后,丁子霖等人开始了搜集死难者名单活动。“天安门母亲”代表人物张先玲女士日前在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不但对香港民建联主席马力的“六四”非屠城言论表示愤慨,更透露出经死者家属证实至少有两千多人死于“六四”大屠杀的惊人数字。正在马力发表违背史实言论后几天,《新闻自由导报》总编辑、中国宪政协进会秘书长吴仁华先生已经完成了《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一书,准备5月24日在洛矶公开发行。据说,该书综合了当年在天安门广场参与学运的第一手观察资料和多年考据所得史料,讲述了戒严部队进京路线与部队番号以及武力清场的整个过程。毫无疑问,该书是继其它有关“六四”书籍之后又一部还原历史的力作,同样,也是推翻马力否定“六四”屠城言论的有力证据。
   
   近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非但未能让中国的普通民众受益,反而让中共当局更加积累了利用金钱收买海外组织和海外媒体的资本。诸如香港民建联这样的亲共政党不知道还有多少,诸如凤凰卫视、《文汇报》、《大公报》、《联合早报》这样的亲共媒体更是不胜枚举。这些组织和媒体为了在主子的膝下分一杯羹,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用一切方式向中共当局邀功领赏。马力作为香港公民,在香港有自由无民主的情况下,不但不去为了争取普选而努力,反而逆潮流而动、与大众为敌,发表违背史实和良心的言论,其人格之低下可见一斑。从这种意义上讲,说他是中共的“走狗”毫不过分。
   
   中国有句古话叫作“一言以丧邦”,马力的言论虽然不具有“丧邦”的威力,但对清楚“六四”大屠杀历史的人们却造成了极大的伤害。马力遭到海内外媒体和正义之士的“围剿”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也是他自作自受。马力事件在告诫其他欲赴其后尘的人:要想得到世人的尊敬,就应该踏上尊重历史、秉承良知的道路上来,违心地做中共的走狗只会让人唾弃!
   
   2007年5月19日
   
   --------------------------
   
   原载《议报》第303期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