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文集
·陆文简介
·陆文:女婿看丈人丈母
·陆文:细麻绳(监狱生活,中篇小说)
·陆文:“光面”与“高级饼”(饥饿琐忆)
·宏达: 陆文画像(文集代序)
·陆文:某警察浮沉录
·陆文:我眼中的联防队
·陆文:从偷听敌台到无界浏览
·陆文:我所在工厂是如何衰落的
·陆文:“民主选举”亲历记
·陆文:《沙家浜》中的胡传魁后来为何仇视新四军?
·陆文:关于朱镕基的点滴印象
·陆文:一座坟坑让出一间房(短篇小说)
·陆文:条条小路通冥府(游戏笔墨)
·陆文:生存垄断 (语言实验,短篇小说)
·陆文:农人轶事两则(插队琐忆)
·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陆文:就吕海翔事件,华生福尔摩斯对话
·陆文:关于我违法赌博、联防违法捉赌的一组文章
·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游戏笔墨数篇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菲丽丝,你昨晚来信说,网上不见我踪影,是不是对你厌倦,并告诉我,婆罗洲元老欣赏我的荣获“婆罗洲荣誉洲民”的答谢辞,对我谢绝一万年金的举动觉得不可理解,他们很想跟我结识,希望我排除障碍到婆罗洲国访问。
    我上网不勤快主要三个原因,菲丽丝,第一个你是知道的,衙役封网结棍,最近又发明了新病毒,使上网速度老牛拖破车,严重时还死机,而且衙役可能窃取了我文章,幸好我没秘密,也准备没收电脑。他们太喜欢电脑了,尤其喜欢硬盘主机,这次荆楚先生的主机也给他们搬了去;第二个,炒股收尾阶段,想寻个机会将二千股股票卖掉,离开这个老是出老千的赌场。不瞒你说,昨天跟情妇──老咸菜碗幽会,相处的短暂时间,只能一股劲的帮她抹眼泪。只怪她幼稚,被人家洗了脑,买了1500股中石油,现在亏损21000元。我搓搓手,连声叹气,贪欢的欲望都消失了。我安慰她:日子难过,每季度供应她一甏煤气、二斤菜油、六斤猪肉和八十斤大米。电话费、电视收视费自己解决;第三个,每次上网都不愉快,不是看到煤矿死人、拆迁户无家可归,就是看到汕尾那儿的农民日脚难过,和衙役当着人家女儿的面,将荆楚先生捉了去……
    此外,我的笔会兄弟严正学牢中被精神病人凳子乱砸,砸得头破血流、生不如死;力虹关在牢里生病,肌肉萎缩,眼看瘫痪,可朝廷连个保外就医的机会都不给;最严重的,我不愿知道的,就是郭飞雄的遭遇了。夜郎朝廷真的太过分了!不仅把郭飞雄的腰打坏了,让他走路僵硬得像个活死人,而且以前用电棍子朝他的生殖器击打了五六分钟,现在关在牢里,放风都不给,他的眼睛看东西也模糊了。衙役不满足以上成就,还想方设法不让他的孩子就地上学,而且责令他的夫人──张青女士缴纳四万元罚款。亏他们想得出:“逾期不履行的,本院依法强制执行,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加倍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至清偿完毕之日止。若拒不履行上述义务的,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的规定,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你说,这种行为跟杨白劳缴不出债款,叫喜儿顶债有何区别?王世仁为了几个铜钿,连夜叫穆仁智带领众家丁上门逼债,夜郎那个叫陈新的衙役倒省力,令张青女士及时将罚款打入他们的帐户。我想,张青女士缴不出罚款,难道衙役有本领逼她卖血?将她卖到窑子里?送她进牢房?进了牢房,不见得是坏事,当代的孟姜女、每星期三为丈夫绝食的张青女士,倒可以跟她的万喜良团圆了。
    郭飞雄所谓非法出版的案子以前已处罚,现在“一罪两罚”,这种明显报复的不公正举动,估计只有夜郎朝廷做得出。欣慰的是,独立中文笔会已授予郭飞雄“荣誉会员”称号,并将他作为狱中作家的重点救助对象!
    菲丽丝,夜郎朝廷对读书人穷追猛打的举动,令人不解。按历史经验,推翻颠覆王朝的,没有一个是读书人,刘项没读过书,李自成朱元璋也没读过书,满清倒台,其实也跟孙中山没有多大的关系,都是因为八旗子弟腐败,丧失了战斗力,给了袁世凯可趁之机。其实,夜郎所有王朝的灭亡,均与读书人无关。我怀疑朝廷吃错了啥药,才这样跟读书人过不去。
    可以下断言,这个王朝的灭亡肯定与读书人无关。有机会的话,我要告诉权贵,灭亡的原因更多出自于“四变”。一是“政变”,二是“民变”,三是“金变”,四是“演变”。爱国的军人,可以一夜之间叫朝廷垮台;风起云涌的工农维权,也可以叫他们的宝座摇摇欲坠;银行破产,股市崩盘,美元大幅贬值,外汇镜花水月,政权也要崩溃;长时期的“和平演变”,西风东渐,不知不觉的蚕食主流话语,更可以使政权变质。我倾向于第四种演变,因为掌握权柄的大臣已丧失革命意志,不可能再做革命党人。他们恐惧清算,急于财产合法化,也害怕穷人学他们父辈的样,两把菜刀闹革命!即便山穷水尽,我认为,他们宁愿去美国,也不会上井冈山落草。
    最后,祝婆罗洲元老万寿无疆!我的爱,我的菲丽丝,永远幸福!
   
   
    江苏/陆文
    2007、1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