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文集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陆文:肾盂肾炎2
·陆文:肾盂肾炎3
·陆文:肾盂肾炎 4
·陆文:肾盂肾炎 5
·陆文:肾盂肾炎 6
·陆文:肾盂肾炎 7
·陆文:肾盂肾炎 8
·陆文:肾盂肾炎 9
·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肾盂肾炎 11
·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肾盂肾炎 13
·陆文:肾盂肾炎 14
·陆文:肾盂肾炎 15
·陆文:肾盂肾炎 16
·陆文:肾盂肾炎 17
·陆文:肾盂肾炎 18
·陆文:肾盂肾炎 19
·陆文:肾盂肾炎 20
·陆文:肾盂肾炎 21
·陆文:肾盂肾炎 22
·陆文:肾盂肾炎 23
·陆文:肾盂肾炎 24
·陆文:肾盂肾炎 25
·陆文:肾盂肾炎 26
·陆文:肾盂肾炎 27
·陆文:肾盂肾炎 28
·陆文:肾盂肾炎 29
·陆文:肾盂肾炎 30
·陆文:肾盂肾炎 31
·陆文:肾盂肾炎 32
·陆文:肾盂肾炎 33
·陆文:肾盂肾炎 34
·陆文:肾盂肾炎 35
·陆文:肾盂肾炎 36
·陆文:肾盂肾炎 37
·陆文:肾盂肾炎 38
·陆文:肾盂肾炎 39
·陆文:肾盂肾炎 40
·陆文:肾盂肾炎 41
·陆文:肾盂肾炎 42
·陆文:肾盂肾炎 43
·陆文:肾盂肾炎44
·陆文:肾盂肾炎 45
·陆文:肾盂肾炎 46
·陆文:肾盂肾炎47
·陆文:肾盂肾炎 48
·陆文:肾盂肾炎 49
·陆文:肾盂肾炎 50
·陆文:肾盂肾炎 51
·陆文:肾盂肾炎 52
·陆文:肾盂肾炎 53
·陆文:肾盂肾炎 54
·陆文:肾盂肾炎 5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昨天晚上,我又看了一遍电影《戈雅之灵》。这电影主要讲18世纪后期,一个西班牙女郎,名叫伊斯的,因在酒馆不吃猪肉被人告发,落入宗教法庭的遭遇。
    只有犹太教穆斯林才忌吃猪肉,伊斯不吃猪肉,天主教认为行迹可疑,视为异教徒,认为她在遵守犹太教的清规戒律。他们在黑暗的审讯室,帽子上点着蜡烛,循循善诱,对她进行审讯,并叫她发誓,以上帝的名义要挟。尽管伊斯承认没吃猪肉,他们仍不满足,以为有什么阴谋,于是丢开上帝,采用肉刑,将她吊打,逼其说出所谓的真相。伊斯受刑时野兽般的叫声,如雷贯耳,回荡千年。她很愿意讲出对方满意的真相,但她不知真相在哪儿。
    这子虚乌有的真相,令伊斯小姐吃足苦头,有时脚尖刚着地,可马上又悬在了半空。衙役是否得到满意的供词,我不知道,我只看见他们用刑后将伊斯剥光衣服,赤身裸体的关在牢房中。色迷心窍的高层教士──洛伦佐,有机可趁,还以拥抱向上帝祈祷的方式,奸污了这位富家处女。居然得胎生子,仇敌成了亲家。

   
    伊斯的遭遇,让我想起了夜郎一位名叫郭飞熊的维权人士。郭的罪名不同于伊斯小姐,伊斯不吃猪肉,而他是“非法经营”,具体说,不过出版了图书而已,而且是好几年的事,即便有罪也过了追诉期。另外不同的是,宗教法庭审讯伊斯的主题十分集中,他们只是一味的问猪肉,而夜郎的衙役却醉翁之意不在酒,老是喜欢问与本案无关的事,还给郭飞熊看了与本案无关的案卷。
    他俩的审讯过程亦有不同:没用刑,伊斯就招供了,而他起先零口供,即便夜郎的衙役“用手铐、脚镣铐将他束缚在床上40天,”甚至“连续审讯七天七夜,殴打、刑讯逼供,”他仍是零口供。伊斯的父亲说,高压重刑之下,人为了求生,免除痛苦,会承认自己是大猩猩。这种观点,在这位维权人士身上起先并不应验。哪怕他“坐了老虎凳四个小时,把他的手反在后面,几乎把人吊起来,并用高压电棍击打他的手和脸,还用电棍子击打生殖器,不脱衣服,还打耳光,几十次,”郭飞熊仍不屈服,仍不承认自己是大猩猩。直到再次“把他带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刑讯逼供,这次电棍没有打开关,直接用棍子猛烈打击,也是打击生殖器,动作非常凶猛,长达五、六分钟时间。”郭飞熊才改变策略,说“在这种威逼下,他们只要问我,我都承认,就是问我武则天的事情,我也承认”。郭飞熊这么做,是十分明智的,承认自己是大猩猩,承认自己跟武则天有一腿,有啥大不了呢?除非他愿意牺牲自己的命根子。况且,他不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供采当员!酷刑之下的口供都不能成为呈堂的证据。
    夜郎衙役一方面刑讯逼供,一方面大年初三还去他家,给他的老婆看录像和图片,以证明没有对她的丈夫刑讯逼供,说他在那里生活得好,仿佛在休假。他们甚至还聆听了他女儿的弹钢琴,据说,一个女衙役还好为人师想帮他的女儿复习钢琴。说真的,在不了解真相之前,这类亲民举动让我感动。
    郭飞熊幸运的是,尽管生殖器经过严峻考验,可他没有遭到伊斯姑娘那样的性侵犯。他也不像夜郎的异教徒那样,被人用电棍子直插肛门,直抵五脏。他们只是一边请他坐老虎凳,一坐四个钟头,时间长度相当于看两遍《戈雅之灵》,一边击打他的生殖器,仿佛生殖器是“非法经营”的受益者和幕后指使者。他们好像晓得人可以顽抗生命本能,总不能对生殖本能置之不理吧。况且生殖器有血有肉,极其敏感,它毕竟不是一根无动于衷的香肠,它是人的软肋、人的薄弱环节。
    每个时代的刑具是不同的,我觉得伊斯时代的刑具过于笨拙,吊一个人居然使用那么多的人手,那么大的转轮。行刑人员的身躯也过于发达,外貌个个像断头台上的郐子手。显得他们主要以体力,而不是以技术来战胜对手。相比之下,夜郎的老虎凳和电棍子比较精巧。就拿老虎凳来说,它已不是戴笠时期的那种样子,它与时俱进,已落实科学发展观,进行了脱胎换骨式的改造,再也用不着朝受害者的脚跟硬塞八五砖了。它的各种配件特多,既有手铐绳子,又有铁棍铁环。打击的部位,以及力度也远远胜过西班牙宗教法庭的轮盘刑。
    有生之年,我不知能否结识一下朝郭飞熊动用电棍子、老虎凳的衙役,当然最好不是在行刑室,而是在人民的审判台,哪怕是愤怒的群众执行私刑的场所。
   
    江苏/陆文
    2007、6、10

此文于2007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