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罗列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阅读《好吗兄弟》和《国家公敌》有感

                        罗列

    几个月前的一天,我下夜班回来打开电脑,阅读BBC中文网页,获悉香港记者戴萍出版《好吗兄弟》——据说此小说主人翁原形是民运人士魏京生兄弟,引起我的兴趣,便利用无界浏览搜索到此小说的摘选,那天实在太乏,我只阅读几页就坚持不住睡了,由于没记网址,这本书的节选我再也没有找到。

    昨晚在独立中文笔会网站,看完评价海外华人女作家巫一毛自传体小说《暴风雨中一羽毛》的评价,忽然想起被舆论界称赞与戴萍小说并列的《国家公敌》,搜索了一下,竟第一次找到《二闲堂文库》,随即就点看了查建英的这本原出自《华夏文摘》的书:

    作者写的是查建国,查建英同父异母的哥哥,他的生母姓钟,因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与其父离婚,后来查建国怀着毛泽东时代的理想主义的热情插队内蒙古,再后来回城,1999年克林顿访华前夕,因与徐文利等人公开组织现今政权的反对党——中国民主党被判九年!

    合卷沉思,尽管戴萍查建英的书并没有写透魏京生查建国的精神世界,毫无疑问的是,她们将来一定会在华文文学史上占有一页,因为她们的作品首次描绘出了现代夏瑜们为了信仰而甘愿牺牲、被当局打压被民众漠视甚至嘲笑的状态,因为大陆民运这个特殊群体在大陆人的文字中从来都是以跳梁小丑的状态出现,而她们的书中则把他们描绘成有血有肉有理想有献身精神的人!

    我知道这些书在目前的大陆根本不可能出版,如果中国贫富差距继续拉大,如果中国社会矛盾继续淤积,一定会有更多的大陆人愿意阅读这类书,同时也可能出现更多的象魏查那样奋不顾身义无返顾的领袖。

                ——07年10月21日

                ——修改于10月2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