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远方的呼唤[86——90]]
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非梦非烟[21——30]
· 非梦非烟[31——40]
·2012年10月德国之声关于中印战争50年征文
· 一个人给妻子的信
·非梦非烟[41——60]
· 非梦飞烟[61——90]
·记事散文:买菜
·非梦非烟[91——120]
·非梦非烟[121——140]
· 我眼中的十件2012年中国大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方的呼唤[86——90]

   

    86,美众议院以绝对多数的票数,督促中国政府恢复高智晟律师的营业权力。

   谈到高律师,我就想起台湾的“美丽岛事件”——尽管大陆以种种借口诋毁台湾,但事实不容否认,大陆人从大陆的媒体上,也感到台湾民众享受的民主要比大陆多的多!

    台湾是中华的台湾,也是台湾人的台湾!

    记得恩格思有个观点,“野蛮民族在征服先进文明的过程中,其本身也必然被先进的文明所政府!”台湾与大陆不打也罢,一旦打起来,在武力上台湾肯定不是大陆的对手,不要相信美国人的许诺,我地疑问是,当大陆征服台湾时,大陆能被台湾先进的政治文明所政府吗?但愿恩格思的这个定律也能适应将来的中国!

    目前中国的黑暗,不亚于秋瑾女士生活的时代。

                   ——06年5月6日

    87神啊!把我引导在你的跟前。

    让我聆听你的教诲,让我按照你的旨意办事,让我的心不在反对我,也让我不再反对我的心……让我归于宁静!

                   ——06年5月6日

    88,那天我想,许多北韩人因故流落到中国,他们被迫在中国躲藏——出卖苦力,被迫嫁给中国人作新娘。

    据说中国政府把他们抓住后,会将他们遣送回国,据说他们回国后会遭到劳役、监狱甚至是杀头的命运。

    我的疑问是,在中国,特别是在中国的东北,有没有团体或个人对这些人予以援助呢?

    问了问熟悉的人,他们说,“谁敢呢?国家不让啊!”

    真是铁桶一样的江山!

    我们的中国不是号称仁爱礼仪之邦吗?我们不是自称这个民族乐于济危扶贫吗?我们不是说二战中国收留了很多犹太人吗?现在看来,这些都是虚伪的很,但愿将来的中国政权,不要再腆着脸说,我们在后金正日时代,收留多少北韩人云云,因为我所知道的事实,北韩难民在中国的日子,实在栖惶的很!

    中国的现在,有默默的辛德勒吗?

                    ——06年5月11日

    89,记得贵州的李元龙判刑时,他的父亲说,“在中国,司法独立是不可能的!”

    ——这是老人的经验还是理智思考得出的结论?

                    ——06年5月13日

    90,据说韩寒把白桦老先生骂得博客都关闭了!

    ——真是后生可畏!

                    ——06年5月13

         [07年10月5日整理并首录于《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