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远方的呼唤[21——25]]
罗列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方的呼唤[21——25]

    21,昨天,12月4日——香港市民进行争取普选的游行,民运人士说约有二十五万人参加,而警察说只有四万人。

    看样,只要政权压抑民权,人民就会抗议——一国两制也并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05年12月5日

    22,昨天我回家,正是晚十点。

   揿开收音机,VOA正播送刘宾雁先生走了的消息——先生八十多岁了,病逝于异国,我脑海常常揣想,白发苍苍的先生站在海的那边,眺望故国的情境!

    初次知道先生,是读他的《人妖之间》,那时我还是个高中生,只觉得那篇文章美的如雨夜的闪电,如平地的雷声……

    “1957年我被打成右派开除党籍,在《中国青年报》社,没有人敢给我说话……”刘先生接受记者访问时说,“1987年我再次被开除党籍,一下午看望我的大约二十七八人,有个工人还陪我看电视,怕我受不了打击……”

    1988年先生出国讲学,大陆禁止他再次返回祖国!

   王若望去了,刘宾雁去了,也不知方励之先生现在如何?——老一辈自由主义学者渐行渐远,新一代自由主义学者乱马纷呈,尘土飞扬——谁能接过先生们理性自由的旗帜?

    中国没有先贤祠,将来若建的话,先生的骨灰是应当被我们这个民族以最隆重的仪式安放进去的。

                        05年12月6日

    23,丁东、余杰、刘小波先后评刘宾雁先生,对了,还有《中国青年报》的资深编辑李大同。

    “中国大陆没有报道刘宾雁去世的消息,这实际是先生的骄傲……”余杰说。

    刘晓波指出,“《第二种忠诚》——作者明知造成愚的根源是党,却还极力赞颂它……”

    想来先生活着,也不会介意这种批评的。

    人毕竟超越不了时代和环境的局限,关键看他的民族良心!

                        05年12月7日

    24,美国驻华大使里德说,“中国限制网络自由,人权有问题,另外,美国也关注香港一二四大游行,香港居民争取普选……”

    中国说,这是中国的内政,不许美国干涉。

    什么样的事情可算内政?夫妻看黄碟算内政吗?我自己关上门把自己的孩子往死里打算内政吗?日本修改教科书算内政吗?美国卖给台湾武器算内政吗?朝鲜伊朗自己实验核武器算内政吗?——如果是这样,中国警察管的太宽,联合国安理会管的也未免太宽!

    既然都是人类,就应该有普世价值!

   路不平众人踩,关键看人家管的是否有道理——你总得让民众听听人家管的道理吧?别一味自己说,人家一说就堵国人的耳朵呀!——这与封建社会的愚民政策有什么区别呢?

    一听什么什么是历史的选择,我就想笑,历史选择一次就应该永远不变吗?——打麻将还能换听呢?你总不能永远做庄家啊?!

    “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这句话实在也应该适用于政党政治,这一点台湾已走在大陆的前面,人家才是真正的人民民主!

                        05年12月7日

    25,BBC互动空间谈的是今日中国的动物保护。

    一个听众问,“那外国的皮鞋也是动物皮做的呀?——”

    这问题使我哑然!……

                        05年12月8日

    [07年7月11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知郑筱庾于昨日被执行死刑,

    浦志强先生有感而发,写《死得其所与不得不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