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林牧文集
中国文化随感
·张载的和谐哲学
·个体自由人的觉醒——杨朱哲学
·最有现实意义的中国哲学——墨家学说
·中国式的自由主义——苏轼、苏辙的蜀学
·盛唐文明的思想先驱——文中子王通
·“中体西用”的发展
·说胡适,谈西化
读史随笔
·一、把历史研究的着眼点从政权转到人权上来
·二、中国人的价值
·三、历史文物有二重性
·四、野蛮征服文明
·五、郑和与哥仑布 康熙与彼得大帝
·六、乾隆非盛世
·七、诸葛不足法
·八、中国经济的4次高增长
·九、毛泽东的“窑洞对”
时政小议
·一、以人的发展为中心
·二、最先进的生产力和最先进的文化
·三、难解难行的“根本利益”
·四、法治和“依法治国”
·五、由for the people 到by the people
·六、培育公民社会
·七、从“一”做起
·九、官民合作 推动公民维权活动的发展
·十、行宪先于修宪
·清醒的乐观
两次反右,三年饥荒
·“清理中层”和“内部肃反”
·反“右派”斗争
·在“大跃进”运动中
·暂时的缓和
·“反右倾”戏中有戏
政治运动众生相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02.大、小爬虫
·03.琉璃球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政治运动众生相》连载之八

林牧

   两种思想、感情和两种价值标准在头脑里矛盾、斗争的人格分裂(即:二重人格),在外部斗争激化和压力加剧的时候,有时会导致生理上的精神分裂。我有三个有文化、有思想、革命资历也比较长的朋友,就有这样惨痛的经历。

   J和M,是几十年的老朋友,又是同一机关的领导干部。在工作和生活上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老搭档。后来又先后得了同一种病——精神迫害幻想狂。

   J君第一次发病,是在“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以后,病因,不是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而是由于他揭发了自己的亲密的老上级。揭发的内容是这位老上级在中央会议上对于被打成“反党集团”头子的国家领导人不揭不批,反而表示同情。

   揭发那位老上级在J君的头脑里引起几重冲突:一重是,政治原则同私人感情和传统道德的冲突,也就是党性同人性的冲突。另一重是,揭发老上级的成败牵涉到个人的荣辱祸福。尽管他的揭发,符合当时“肃清反党集团流毒”的政治需要,但是,他揭发的对象,是一位资格很老、威望很高的领导干部,假如上级的上级不支持他的揭发,他也可能受到沉重的打击,而且要落一个忘恩负义的坏名声,这在人治社会是常有的事。

   J君在揭发老上级以后,精神彻底崩溃了,他痛哭流涕地一会儿检讨自己“反党”、“反领导”,一会儿又检讨自己同他揭发的那位老上级没有划清界限。当时,同级党委的最高领导人派我去对J君做消除顾虑的工作。我对J君说:“某书记委托我转告你,你的行动是正确的,他是支持你的。”J君哭着说:“你哄我呢!某书记是钓鱼呢!他是诱导我继续暴露反党思想呢!”我一再向他保证某书记讲的话,是真实的,是算数的。J君却一再不相信我的保证,他继续苦苦地搜索和歪曲自己的记忆,写了许多交待材料。例如:他交待他的家庭是漏划富农(实际上是富裕中农);他交待他在访问莫斯科时,在伏努可沃机场,同欢迎他的女同志接了吻。他交待在一次跳舞时,他想把舞伴拥抱一下,但却有贼心没有贼胆。他交待某某人同他的谈话有问题,等等。省委书记看了他的交待材料说:“都是没有问题找问题的疯话。”有一天,领导机关召开揭批“反党集团”的大会。J坚持要到大会上揭发问题。我怕他到会上乱说疯话,闹出笑话,甚至株连到无辜的人,就请医生给他服用剂量较大的安眠药,让他睡眠。J君从此有了病根,每当人为的阶级斗争激化的时候他就要犯病了,他先后犯病约有十次。医生说:他的病也可以称之为“阶级斗争恐惧症。”J君第二次犯病的时候,M君也得了同样的病。病因,就大气候来说,是由于城乡“四清”运动造成的人人自危的精神压力;就小气候来说,是由于当时机关和事企业清理干部家属中的地、富、反、坏分子,要求这些人离开赡养他们的子女,回到农村支接受贫下中农的监督改造。M的母亲也在清理之列,尽管M的母亲和当时随子女住在机关宿舍的其他“四类分子”,早在1956年就已经改变了阶级成分,而且丧失了劳动能力。

   起先,J和M两个同病相怜的老友住在一个病房。由于他们的性格一个内向,一个外向,因此,症状有所不同。M总觉得有人在监视他、迫害他,一进病房就要关门关窗,并且在床底下,桌子底下查看搜索。J却怕有人说他在从事秘密反党活动,一进病房就要开门开窗,晚上也不许关,两个老友整天为关门关窗和开门开窗闹矛盾。后来,医院只好把他们分开。

   “文革”开始以后,M君第二次犯病,导致肝炎并发症恶化,与世长辞了。J君在整个“文革”过程犯病约七八次,仍然逃不脱批判斗争、劳动改造。1970年夏季,J君在“五七”干校的牛棚里午夜梦回,想起自己的“滔天罪行”,打着赤膊,跑出牛棚,跪在院子里凄历的叫喊:“毛主席,我有罪呀!”

   J君和M君到底有什么罪呢?其实,他们两人历次政治运动中都是紧跟党中央、毛主席,唯恐自己掉队。在建国以后,“文革”以前,他们没有受过任何批判和审查。正是这样的人,在政治运动中的思想斗争才特别激烈,他们一想到自己对伟大领袖的决策还有一刹那的怀疑和不理解,就感到有罪,甚至是滔天大罪,他们经常生活在“罪感”之中,以至在斗争激烈的时候,发生精神崩溃和精神分裂。

   第三个患有同样病症的C君,是在抗日战争以前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50年代中期以后,就在几所高等学校担任党委书记或校长。患病时是国内第一流名牌大学的校长。

   C君和前两位同志不同,他能够独立思考,思想也比较开放,当我还是一个驯服工具的时候,他的某些思想,使我先惊讶后悦服。在他患病以前,校内一些矛盾引起他思考党内的重大问题。即:如何才能解决你斗我、我斗你的问题。他要求调动工作,降级使用。主管上级认为工作离不开,没有同意。后来,他就成为又一个精神病患者。在他患病期间,我去探望过几次,他的思路仍然清晰,记忆力也没有衰退。从他同我的几次谈话来看,他考虑的不是个人问题,也不是在本校不能同人合作的问题,而是一些重大问题。我对他说:你考虑的这些问题,今后在小平和耀邦的领导下都会加以解决的,他表示不乐观。当然他是一位守纪律的老党员,有些话,他不愿说,我也不便问。后来,C君在一家疗养院养病期间,在护理人员和他的妻子外出的时候,用一条带子,一头拴在床栏上,一头拴在脖颈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可悲的是,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也没有完全说出,是什么压力迫使他活不下去了?

   (未完待续)

《议报》第40期 20020503

http://www.chinaeweekly.com/history/gb02050120.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