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01.两个风派理论家]
林牧文集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一组绿色小品
·遗书(1997年)
·“以人为本”的严重考验
·与记者访谈录
·在文化大革命中
·再论中国的民族主义
·再造中华文化
·战斗的人道主义
·政党政治与公民政治
·政府所有制是万恶之源
·知行关系新解
·致贵州民运同仁的一封信
·致江泽民乔石李瑞环抗议信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并乔石委员长、田纪云副委员长信
·致中共十五大公开信
·致中共十六大公开信
·致中国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肖扬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大陆权力的贬值趋势
·中国公民新的觉醒
·中国对外关系的历史经验
·中国文化传统与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政治运动众生相》连载之一

林牧

   我正在写两种回忆录:一种写我亲身经历的重大事件的全过程;一种按人物的脚色和品格分类,用白描和速写的方法,写我亲见亲闻的人物。这篇东西是写政治运动中的各种人物。如果这种尝试还有可取之处。我将继续写出官场、士林的众生相。虽然不用真名真姓,但确有其人,确有其事,就连细节都没有虚构,如果尝试失败,可再用其他表达方法。

一、两个风派理论家

   W君,曾是某地著名的理论家。G君,曾是某地社会科学界的头头脑脑。他们都是具有较高文化、理论水平的老干部,也都是当地省委书记重用和提拔的人。

   “文化大革命”初期,省委书记J被打成当地的“头号走资派”。G君早有预见,同J书记划清了界限,W君,最先站出来揭发J书记“反对毛主席”“反对林付主席”。他揭发的问题,有一部分,正是他协助省委起草的文件和讲话;另一部分,他没有参与,但却没有错误。例如:“发展马克思主义,不能只靠党的领袖,要靠全党全民的实践、创造和总结。”“学习理论,提高认识,要靠循序渐进、潜移默化,不能急用先学,立竿见影”“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不能简单化、庸俗化。乒乓球打赢了说是毛泽东思想的胜利;要是输了又该怎么说呢?”在当时,这些有创见而无错误的言论,是足以置人于死地的重型炮弹。

   1973省委J书记被解除军事监护,到“五七干校”劳动、学习,W君和我也在“五七干校”同J书记编在一个学习小组。有一次批判林彪,W把又杀人的炮弹当作向被杀者邀功的法宝。他说:林彪一提出“急用先学,立竿见影”我们就认为是“实用主义”,建议J书记在西北局的会议上讲了。结果,J书记和我都受到长期的批判。W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表演使颇有涵养的J书记忍无可忍了,他当场指出:“W同志讲的情况不符合事实。”

   1958年,我也陷入“大跃进”的狂热性之中,曾经提出大破“三论”,即:大破“根据论”──书本上没有根据的话不能说:“条件论”──条件不成熟的事情不能干;“规格论”──不具备一定规格的企业和学校不能办。这是典型的“唯意志论”;“主观唯心主义”。当时,W对我提出的馊点子很感兴趣,就用那些观点写出一篇题为《提高风格、力争上游》的论文,用他的名义发表,却不让我这个“始作俑者”署名。那篇论文得到陈伯达的赞赏,认为“有理论的概括”。“文革”初期自然无人敢于批判陈伯达赞赏的文章。但在1972年的“批陈整风”中,有些以人划线的人要把W君同陈伯达上挂下联地加以批判。W又诿过于人,对批判者说:那篇文章的观点不是他的,是某某人的。批判者找到我的头上。我说:“大破三论是我出的瞎点子,不过W用我的观点发表文章的时候并没有让我署名;陈伯达赞扬他时候,他也没有说明那是我的观点。我过去没有署名,没有享受荣誉;现在自然不能承担责任。”批判者只好不批我而去批W了。

   1983年“清除精神污染”刚刚开始,W到北京找我,想摸“清污”的底。我说:“耀邦、紫阳、万里、仲勋、方毅对‘清污’都有不同看法,我也不赞成。请你回去告诉你们那里理论、学术、文艺界的‘三巨头’独立思考,慎重抉择,不要乱表态。”W说:我们的认识是清楚的,不会表态的。可是,w回去不到一周,某地理论、学术、文艺界的“三巨头”W.G.H,就连翩亮相,在电视新闻中批判人道主义和异化学说。后来,我见到G,问他:“我请W给你和H带的话带到了没有?”G连电视新闻中的亮相都不认帐,还在吹嘘“我们的头脑是清醒的,没有表态”。

   此后,在反“自由化”和批判《河殇》时W和G又在电视新闻中亮了相。

   1989年下半年,在省委顾问委员会声讨“动乱”和“暴乱”的会议上,G不指名地揭发了他的最亲密的朋友W的“反动言论”,并且说:我们有些老同志,老理论工作者,也对“四项基本原则发生了动摇”。一位参加了那次会议的人把G的发言告知W。W一怒之下给省委写信,系统地揭发了G的所谓“反动言论”,其中包括他们私下议论中谈到的一些问题。后来H和G又在中共省社会科学联合会党组会上互相揭发,G这个曾被当权者封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假面具被揭穿了,心脏病大发作而死。他所在单位的群众贴出讣告说:“xx死了,终于死了!死的迟了!”可是,上级党委在悼词中仍然给G戴上“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教育”两顶桂冠。G的家属不许气死老朋友的W参加悼念仪式,也不接受他的花圈。W的心脏病也发作了,死了。不过。W在死亡之前还有一点自知之明,留下遗嘱,谢绝亲友吊唁,不收花圈,挽联,不举行悼念仪式。

   两个亲如兄弟的风派理论家,就是这样死于互相揭发之中。

   (未完待续)

《议报》第33期 20020315

http://www.chinaeweekly.com/history/gb02030208.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