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正有专栏
[主页]->[现实中国]->[刘正有专栏]->[自贡失地农民告警案诉讼代理词]
刘正有专栏
·刘正有应“国际人权服务”邀请参加会议 机场受阻余音未了 地方当局续施侵害
·天网声明:强烈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查中国人权
·关于受国际人权邀请参会被阻造成经济损失赔偿诉求的报告
·致四川省委驻自贡市巡视组的一封公开信——自贡官员在省委巡视期间竞敢违法作为和不作为的胆子从何方来?
·四川自贡征地事件调查:“新圈地运动” 后遗症
·刘正有:四川省自贡市失地农民维权简历
·自贡“4 20镇压失地农民事件”向社会各界人士的公开信
·四川自贡4000名失地农民的控告信
·成都市民支持自贡失地农民维权的呼吁书
·刘正有:四川自贡用“红头文件”掠夺农民私人财产1.7亿
·四川农民要求征地补偿示威被捕
·张耀杰:四川自贡市省纪委副书记刘佑林,强征土地净获50多亿元,致使3万多农民失房、失地、失业
·刘晓波: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张祖桦:自贡地方当局应立即停止侵犯刘正有先生的人权
·张耀杰:失地农民与自贡市政府的一次对话
·中国民间代表参与人权大会受阻
·自贡农民维权代表刘正有在北京机场被劫持
·依法维权十几年无果 自贡失地农民奋起保卫土
·杨宪宏访谈刘正有:他们也不要脸,就像一个娼妓一样!
·刘正有维权获奖 怒斥当局滥权欺压百姓
·刘正有:获奖答谢词
·失地农民状告公安非法拘留获立案
·七名中国维权人士获国际知名“住房权利卫士奖”
·行政裁定上诉书
·行政裁定上诉书
·行 政 起 诉 书
·刘正有维权获奖遭当局拒绝延期护照
·农民守卫被征土地 遭警方暴力打压
·刘正有:中央政府的严禁令和地方政府的黑社会到底谁说了算?
·四川自贡刘正有因选举不公弃选人大
·自贡农民入府谈判土地入股争补偿
·自贡大岩村被拘村民获释 誓言告公安
·自贡大岩村被拘村民获释 誓言告公安
·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抗议中共网警封杀致胡温的公开举报信
·刘正有:严正抗议剥夺公民代理权利
·代理人刘正有被解除资格 失地农民状告公安案受阻
·快讯:今晨自贡市千人围堵法院讨说法
·自贡市上千农民到法院声讨法官事件
·自贡千人围堵法院 抗议执法不公
·自贡失地村民状告公安案延期 上千人聚会表达不满
·美国记者在自贡深入农民中调查采访行录
·刘正有:状告自贡市公安局的行政起诉书
·刘正有:状告自贡市公安局的行政起诉书
·刘正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封公开信
·刘正有状告自贡市公安局行政上诉书
·人间有冤无诉处 含恨九泉告阎罗
·检察院拒绝批捕刘正有 公安加速补充侦查
·刘正有上访悲歌
·刘正有上访悲歌《修定稿》
·四川自贡市再次发生政府强行征地事件
·自贡市再次发生警黑强占土地事件
·自贡农民再次与当局在被强徵土地上发生冲突
·四川自贡官商勾结强行占地施工,打伤三村民
·四川自贡市政府再次发生3.30市长拒访事件
·中国人你要“人权、民主、自由”吗?
·四川村民与开发商对峙昼夜护土地
·自贡公安助黑抢地打人 再传受害人施压
·国际人权组识邀请参加人权会议在北京被拦截诉赔偿
·四川自贡法院终于受理维权村民控告公安案
·自贡当局派800人强占20亩土地
·四川省高级法院和自贡法院是执行哪家的法律
·法院无故延期自贡农民诉公安局案审理时间
·五农妇赴京告状呼上当 刘正有称恶法所致
·五农妇赴京告状呼上当 刘正有称恶法所致{定稿}
·自贡失地农民告警案诉讼代理词
·刘正有:严正抗议自贡法院5.10庭审司法腐败
·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是否枉法
·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四川自贡农民告警案行政判决上诉书
·自贡第二批失地农民告警察案 法院终于定出开庭审理日期了
·自贡失地农民第一批告警察上诉案 二审法院己经受理
·刘正有:严正抗议自贡市荣县政府迫害上访人
·自贡法院决定正式开庭审理 第二批护地农民告警察案
·严正抗议自贡法院6.22枉法审理护地农民告警案
·自贡市再发生强暴占地 暴打致伤七村民
·刘正有:自贡失地6位农民告警察案上诉代理词
·自贡市再次发生7.16动用各警种约300人强暴拆民房事件
·自贡暴力拆迁 官员说不需法律程序
·刘正有:自贡护地村民告警察上诉案 法院终审枉法判决书
·刘正有在自贡市政府上访的遭遇和所见所闻记实
·陈守林 刘正有:行政终审判决再审申请书
·自贡市一名妇女上访10年只为其女儿伸冤被警察拘留告警察案
·侯世强等人:致全国人大常委会 最高检 最高法的控告信
·刘正有在自贡市政府上访的遭遇和所见所闻记实
·自贡市护地农民被迫向中共高检等提出控告
·刘正有:上下官都贪 百姓遭殃-顺口溜
·自贡上访人缪群芳行政判决上诉书
·自贡市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案法院枉法判决书/刘正有
·自贡市公安局刑事拘留3名上访人的申冤纪实
·自贡市135名上访人申请游行示威 惊动国家公安部
·关“黑监狱”四川访民曹晓丽绝食抗议
·四川访民曹晓丽绝食近8天后获释
·自贡市中级法院决定开庭审理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拘留上诉案
·自贡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上诉代理词
·自贡上访人吴昭玉被关进黑监狱55天获释
·自贡市中级法院对陈守林等人告警察再审案被驳回
·关于四川荣新房地产开发商和市政府动用武警野蛮拆迁私有房屋的紧急呼吁
·自贡市上访人曹晓丽去京上访再次被关进黑监狱
·自贡市发生民工和建材商“1.7”跳楼与堵公路讨薪讨债事件
·刘正有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国土资源部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自贡电视台访谈拦目举行了市长谈民生问题的观后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贡失地农民告警案诉讼代理词

自贡失地农民告警案诉讼代理词

   代 理 词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九条规定,我受本案原告陈守林、黄光宗、曾正英、吴礼平、李茂奎、胡淑明等6人之委托,作为本案的诉讼代理人,依法出庭履行代理职责。

   我参加今日的这宗诉讼活动,自已心情既复杂又沉重。因为:第一、这是一宗原本极其简单但却被人为地复杂化了的行政诉讼案;第二、我们面对的被告是不具有处罚权力的公安机关。作为极其普通的公民代理人,既要面对法庭履行职责,请法庭审查;又应面对我们的广大失地农民讲出真情实感,请人民评判。

   自贡市公安局汇东新区分局,2006 年6 月30 日自汇公(行)决字[2006]第56号、55号、53号、54号、57号、5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原告人陈守林、黄光宗、曾正英、吴礼平、李茂奎、胡淑明等6人护地农民,给予行政处罚拘留10 日、7日、5日的行政处罚。本案被告认为,原告以政府占地补偿金太低为由,煽动、伙同、聚众阻挠汇东龙汇隧道工地施工,严重影响了生产秩序。”本案代理人现就对本案发表如下代理意见,请合议庭予以考虑并采纳:

   一、关于被告认定原告以政府占地补偿金太低为由聚众阻挠施工

    本案代理人调查,原告属自贡市红旗乡原白果村8 组农民。1995 年,原告赖以生存的土地被市政府全部征用了,征用土地协议书,村民迄今也未见到,土地补偿费,政府也不给农民一分钱,被征用土地抛荒约12年。市政府给包括原告在内的村民每月生活费,从95年47元,每两年增加1次生活费5元,至07年现在才97元,近几年来生活、医疗等,市场物价飞涨,又无养老金和医疗社会保障。而村民土地出卖价格从95 年每亩约30至60万元,近几年暴涨至每1亩100万到200万元。这就造成村民失去土地无法生存,靠检破烂、擦皮鞋、卖苦力为生,一日三餐无保障,得病无钱医治、轻病拖大病扛、病危了停在门扳上等着死去的悲惨现实。原告及其他村民为了生存权利,自愿走出家门维护自已赖以生存的土地。

   2006年6月23日至30日在气温高达约50度左右的情况下。村民们男、女老少自愿组识,前去本组土地上分为四班,坚持守护自已赖以生存的土地,有许多村民在气温高达约50度左右,中署病倒了。其目的是,要求政府官员与村民平等对话,要求政府依法出示征地审批文,及解决失地农民生存问题。但是、市政府官员从未出示上级政府征地审批文,也未与护地村民进行平等对话,又没有安排任何官员去协商解决村民的诉求。28 日,政府派出50 多名警察以及一些地方官员,强力驱赶守护土地的村民。村民民选代表黄树民在28 日下午约4点钟,为记录现场情况,用相机刚拍下几张照片,就被被告上前摔坏相机,还遭到被告残暴殴打,致使全身遍体鳞伤,送入市第四医院住院治疗。6 月30 日上午 ,政府再次出动约 200 多名警察,到现场大肆抓捕护地村民。

   本案代理人对“6.30”暴力强占土地事件进行了调查,根据原告、受伤者陈述纪录、现场目击证人、住院证据、照片等证据显示,被告在6 月30 日上午约10 时,将年近七旬的农妇邹奇万老人打昏在地,救护车送入五心医院住院治疗。原告人陈守林被抓入警车内遭到暴打。原告黄光宗被抓入警车内遭到丹挂街派出所所长余兵欧打其头部,边打边辱骂,患有严重癫痫病的原告人农妇吴礼平,手、脚都残疾的人胡淑明,都被警察强行抓捕上车后,一警察用手卡住她的脖子,另一警察揪其头发,猛力将她的头往车窗上撞,边打边辱骂。本案原告农妇曾正英更是被多名警察打到在地,倒提双脚在地上拖行10 米多远,造成背部多处擦伤,胸部当众裸露,使其羞愤难当。引起了围观人民群众的一声又一声谴责和咒骂声!

   以上事实说明,包括原告在内的村民实际上是在维护自己的合法土地使用权,制止政府的非法侵权行为。而被告却是彻头彻尾违法行政,他们驱干、殴打、拘留护地农民的行为,无论在程序上还是在实体上都没有任何合法依据。被告在本案“6.30”暴力强占土地事件。被告严重违反了 《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一章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实施治安管理处罚,应当公开、公正,尊重和保障人权,保护公民的人格尊严。”据此,被告故意违反了依法尊重和保障人权,保护公民人格尊严,严重侵犯了原告人和无辜老年人人权,也违反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原则。被告应承担其法律责任。

   二、关于被告认定原告犯煽动、聚众阻挠、严重影响了生产秩序与事实不符

   被告在自汇公(行)决字[2006] 第56号、55号、53号、54号、57号、58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陈守林、黄光宗、曾正英、吴礼平、李茂奎、胡淑明等:犯“煽动;聚众阻挠汇东龙汇隧道工地施工;严重影响了生产秩序,行政拘留10 日、7日、5日处罚决定。

   本案诉讼代理人进行了调查,深入群众中去,对现场目击证人了解和收集的证人证言、及原告本人陈述的书面记录等证据,事实证明:原告都是年过半百、一字不识,老实巴交的老人,一贯勤劳、遵纪守法。本案被告抓捕原告时,原告远离被告设制的警戒线约 10米至60米,远离施工工地现场约80米,都未进入施工工地现场,更无影响了生产秩序的行为,未阻止正常施工和施工车辆,更未阻扰被告所谓执法和警车正常通行,更没有实施任何破坏行为。据此,被告认定原告犯有“煽动、伙同、聚众阻挠汇东龙汇隧道工地施工;严重影响了生产秩序,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根据。据调查:龙汇路遂道工程是2004 年,市政府以为民办理的十件实事的民心工程之一的龙汇路遂道工程为名,实为政府官员的政绩工程和土地增值工程,也是为房地产开发商服务工程。该工程耗资巨大,原计划工期在 2005 年结束,工程进展缓慢,在07年春节前夕龙汇路遂道工程才完工一半,并且目前己经停止施工了。汇东龙汇隧道工程,地处红旗乡原白果村 8组、 10组地界内,因此该工程占用土地面积,属于 8组、 10组农民集体所有土地上。市政府于 1992年和 1995年先后将该两个组的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全部征用,土地闲置抛荒达15至12 年之久。根据法律规定,这些土地应该回收,原来的批准文件如果存在的话也应当作废。

   原告提出:无法保障最低生活水平,自身生存危机,要求政府给予失去土地农民的土地补偿费,解决养老金和医疗保障等诉求,以解决后顾之忧。”、据此,市政府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四章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和(国发[ 2004] 28号),《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 市政府非法乱占农民耕地,拒绝解决农民所存在的实际生活、生存困难等诉求,造成原告和村民依法护地维权行动。

   本案代理人认为,征用原告土地无上级政府征地审批文,属非法强占土地,原告依法护地是合法行为。据此,被告认定,煽动、聚众阻挠,严重影响了生产秩序,理由不充分、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与事实不相符。

   三、被告的行政答辩 故歪曲事实真相 不能支持其处罚决定

   被告在行政答辨状第二条指出:“关于原告陈守林诉求二:请求法院依法追究我局非法欧打原告的法律责任及医疗和财物遗失的经济赔偿责任,并向受害人公开赔礼道歉。我局认为:原告陈守林纯属臆造,其所列举的”、被欧打的村民有:黄树民〈住院治疗〉、邹其万〈住院治疗〉、陈守林、黄光宗、曾正英、吴礼平、李茂奎、代仁淑、关玉清,丹挂派出所所长余兵等人,仍在警车内对他们进行欧打,甚至对抓捕到车上的农妇进行欧打和辱骂。警察在审问村民过程中,采用威胁、恐吓等恶劣方式,强迫村民承认违法,竞以’不老实交待、承认违法,就给注射爱〈艾〉滋病毒针”相威胁”等实属无中生有。对此,我局专司监督工作的警务督察对”6.30”处警工作进行了程监督,并已进行过专项督察通报,”确认我局民警忍辱负重,在此次处置龙汇隧道受阻的事件中,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民警着装规范、文明执勤、依法行政、没有发生违法处置行为”;据查:所谓”被打”住院治疗的黄树民、邹其万等人的伤源与我局民警2006年6月30日依法执行职务、处置阻工的警务毫不相干;至于“车内欧打、辱骂”、“以艾滋病毒针相威胁”、等说法也是毫无根据的捏造和诬告。我局对此保留依法起诉的权利。”

   根据被告以上答辩,本案诉讼代理人对“6.30”暴力强占土地事件,进行了调查和收集的证据,充分证明被告抓捕、欧打、拘留原告人的事实是:第一、被告前往现场抓捕原告人,未出示警察证件、也未出示抓捕证、传唤证、拘留证等法律手续,有的警察在“6.30”暴力强占土地事件,未穿着警服,有的穿着警服,也未带警帽、佩带警徽、警号,着装不规范,并在抓捕原告陈守林时,他手机被抢走了,迄今下落不明。第二、被告将陈守林、黄光宗、吴礼平等人强行抓入车内,丹挂街派出所所长余兵,警号:019580等人,对原告进行了暴力殴打、咒骂、进行威胁。黄树民、邹其万〈住院治疗〉的住院治疗费,是由政府报销了的。

   第三、据原告口述记录证据,被告在审讯原告时,采取威胁、恐吓等手段逼供,强迫原告承认自已违法“严重影响了生产秩序”、被告民警钟攀,警号:019594、在审讯原告陈守林时,竟以“不老实交待,承认违法,就给你注射艾滋病毒针”或者“判三、五年刑,辱骂”等相威胁,用胁迫原告认罪,并强迫在审讯纪录上签字、盖手印等手段取证。被告在本次庭审,未举证证明“在执法时着装规范,对原告实行抓捕、出示了法律手续、既没有欧打、审讯逼供原告的录相,照片等证据,”也未出示证明自已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黄树民、邹其万等人的伤源与我局民警、豪不相干” 的证人证言等证据,只是被告一家之言。本案原告具有现场目击证人袁国琴,王富琴,余贵华,张耀仙等100多人原意接受法庭调查作证,有现场目击证人梁凤先、程庆咸、陈守先等11人自愿出庭作证。还具有现场照片、住院手续和原告陈述、证人证言、法律依据等等,证明被告侵犯了原告和村民受害人人权的证据。被告在本次庭审答辩,不尊重事实真相,编造谎言,在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情况下,仍捏造和诬陷原告和村民。向本案合议庭提供假证据,为自己解脱其法律责任。据此,请合议庭依法追究被告故意向本法庭作假证,捏造和诬陷罪的法律责任。

   四、被告的具体行政处罚决定 严重违反法律程序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规定,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对治安案件的调查,应当依法进行。严禁刑讯逼供或者采用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手段收集证据。以非法手段收集证据不得作为处罚的根据。第九十四条规定,公安机关作出治安管理处罚决定前,应当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作出治安管理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依法享有的权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