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正有专栏
[主页]->[现实中国]->[刘正有专栏]->[人间有冤无诉处 含恨九泉告阎罗]
刘正有专栏
·行政裁定上诉书
·行 政 起 诉 书
·刘正有维权获奖遭当局拒绝延期护照
·农民守卫被征土地 遭警方暴力打压
·刘正有:中央政府的严禁令和地方政府的黑社会到底谁说了算?
·四川自贡刘正有因选举不公弃选人大
·自贡农民入府谈判土地入股争补偿
·自贡大岩村被拘村民获释 誓言告公安
·自贡大岩村被拘村民获释 誓言告公安
·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抗议中共网警封杀致胡温的公开举报信
·刘正有:严正抗议剥夺公民代理权利
·代理人刘正有被解除资格 失地农民状告公安案受阻
·快讯:今晨自贡市千人围堵法院讨说法
·自贡市上千农民到法院声讨法官事件
·自贡千人围堵法院 抗议执法不公
·自贡失地村民状告公安案延期 上千人聚会表达不满
·美国记者在自贡深入农民中调查采访行录
·刘正有:状告自贡市公安局的行政起诉书
·刘正有:状告自贡市公安局的行政起诉书
·刘正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封公开信
·刘正有状告自贡市公安局行政上诉书
·人间有冤无诉处 含恨九泉告阎罗
·检察院拒绝批捕刘正有 公安加速补充侦查
·刘正有上访悲歌
·刘正有上访悲歌《修定稿》
·四川自贡市再次发生政府强行征地事件
·自贡市再次发生警黑强占土地事件
·自贡农民再次与当局在被强徵土地上发生冲突
·四川自贡官商勾结强行占地施工,打伤三村民
·四川自贡市政府再次发生3.30市长拒访事件
·中国人你要“人权、民主、自由”吗?
·四川村民与开发商对峙昼夜护土地
·自贡公安助黑抢地打人 再传受害人施压
·国际人权组识邀请参加人权会议在北京被拦截诉赔偿
·四川自贡法院终于受理维权村民控告公安案
·自贡当局派800人强占20亩土地
·四川省高级法院和自贡法院是执行哪家的法律
·法院无故延期自贡农民诉公安局案审理时间
·五农妇赴京告状呼上当 刘正有称恶法所致
·五农妇赴京告状呼上当 刘正有称恶法所致{定稿}
·自贡失地农民告警案诉讼代理词
·刘正有:严正抗议自贡法院5.10庭审司法腐败
·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是否枉法
·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四川自贡农民告警案行政判决上诉书
·自贡第二批失地农民告警察案 法院终于定出开庭审理日期了
·自贡失地农民第一批告警察上诉案 二审法院己经受理
·刘正有:严正抗议自贡市荣县政府迫害上访人
·自贡法院决定正式开庭审理 第二批护地农民告警察案
·严正抗议自贡法院6.22枉法审理护地农民告警案
·自贡市再发生强暴占地 暴打致伤七村民
·刘正有:自贡失地6位农民告警察案上诉代理词
·自贡市再次发生7.16动用各警种约300人强暴拆民房事件
·自贡暴力拆迁 官员说不需法律程序
·刘正有:自贡护地村民告警察上诉案 法院终审枉法判决书
·刘正有在自贡市政府上访的遭遇和所见所闻记实
·陈守林 刘正有:行政终审判决再审申请书
·自贡市一名妇女上访10年只为其女儿伸冤被警察拘留告警察案
·侯世强等人:致全国人大常委会 最高检 最高法的控告信
·刘正有在自贡市政府上访的遭遇和所见所闻记实
·自贡市护地农民被迫向中共高检等提出控告
·刘正有:上下官都贪 百姓遭殃-顺口溜
·自贡上访人缪群芳行政判决上诉书
·自贡市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案法院枉法判决书/刘正有
·自贡市公安局刑事拘留3名上访人的申冤纪实
·自贡市135名上访人申请游行示威 惊动国家公安部
·关“黑监狱”四川访民曹晓丽绝食抗议
·四川访民曹晓丽绝食近8天后获释
·自贡市中级法院决定开庭审理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拘留上诉案
·自贡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上诉代理词
·自贡上访人吴昭玉被关进黑监狱55天获释
·自贡市中级法院对陈守林等人告警察再审案被驳回
·关于四川荣新房地产开发商和市政府动用武警野蛮拆迁私有房屋的紧急呼吁
·自贡市上访人曹晓丽去京上访再次被关进黑监狱
·自贡市发生民工和建材商“1.7”跳楼与堵公路讨薪讨债事件
·刘正有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国土资源部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自贡电视台访谈拦目举行了市长谈民生问题的观后感
·自贡市四医院医护人员群欧病人家属致伤的调查
·刘正有:再揭自贡市四医院医护人员群殴病人家属致伤的真相
·自贡市发生灯会丑闻事件的反思
·刘正有致全国人大代表 政协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三揭自贡市四医院医护人员群殴病人家属致伤的真相
·我国富豪们在地震灾区捐款时为富不仁
·四川自贡市上访人为地震重灾区捐款献爱心
·四川自贡市失地农民为地震重灾区捐款
·四川自贡红十字会贪污地震捐款事件/刘正有
·刘正有严正抗议四川成都警方非法抓捕黄琦等人
·四川自贡维权人士刘正有被传唤
·四川自贡维权人士刘正有被取保候审1年的期限放回家
·人权圣火被诬邪教组识 刘正有奥运前遭迫害和构陷(图)
·人权圣火被诬邪教组识 刘正有奥运前遭迫害和构陷(图)
·强烈遗责!自贡市利用北京奥运会非法拘禁监控上访人员
·四川自贡:在北京奥运会期间非法拘留上访人古学琴
·四川自贡对信访人发布“镇压令”集体对抗中央16号令事件
·刘正有:四川知名教授10年上访无果被严密监控
·四川一化工教授开发科技成果成功反遭地方干部算计
·刘正有:一位为女儿冤死讨公道的上访母亲悲惨遭遇纪实
·四川都江堰市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在中纪委上访被抓
·我和自贡社会各界人士拜访谢韬先生记事
·自贡市凤凰乡违法罢免民选村组长王利平事件(图)
·四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被抓回当地关押在“黑监狱”要拿钱赎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间有冤无诉处 含恨九泉告阎罗

   人间有冤无诉处 含恨九泉告阎罗

   作者刘正有

   2月10日,自贡市红旗乡白果村7组的失地农民代表周作如于上午11.50分双目怒睁的离开了人世,妻儿女一边痛哭一边替他合拢,可那双眼怎么也不肯闭上,村民们见此,哀恸地说:“你要不甘就去阎王爷那里告吧,告诉阎王爷这人世间的罪恶,替我们到那里申冤吧。”

   

   乡亲们为周作如搭起了灵棚,络绎不绝的村民前来悼念,每一份哭诉都重复着这样一句话:“作如啊,你是生生的叫恶官害死、气死的啊。”乡亲们感谢他为民仗义、为民喊冤的一生。都说他走的好惨,不是当局、恶官的迫害,不是汇东公安分局三次抓捕折磨,他怎么能走的这样早,一幅枯骨而去?乡亲们从早到晚守在他的灵堂与周代表诉说着,声声控诉、声声愤怒,最后却都绝望的说:“作如啊,这冤诉了20年,也没个结果,在人间是没个指望了,你此一去,见到阎王爷,告诉他我们好冤啊,到那里为我们讨个公道吧。”

   

   57岁的周作如上路了,送周作如去火化和安放骨灰的人,分乘大公共汽车、面包车和小车共13辆,而这其中无一人是政府官员。人群中,有全乡各村赶来的人,也有从北京来为自贡失地农民代理诉讼的律师。人们排着队伍,唱着曲子,手持蜡烛浩浩荡荡的给他送行。夜晚,在阴阳两界交接时,乡亲们燃起了鞭炮,在烛光中把他从阳间送到阴间,乡亲们毫不怀疑,作如虽走,心思未了,他活着的时候答应过,走哪里就告到哪里,此去阴间,一定会诉说百姓20年的冤情,帮助百姓取回公道。

   

   20年了,从1988年他37岁时市政府圈占其家园土地400多亩开始,他便作为民选代表,带着父老乡亲沉甸甸的冤情开始鸣冤,至今,在上访路上整整走了20年。京城的路来回走了三次,全国各地的官府衙门遍及他的足迹。可除了露宿街头、拘捕关押、暴力殴打和官府的推来搡去外,他的呐喊没有一点回应,百姓们越来越穷,日子越来越难,当局也越来越凶。

   

   2007年1月24日,生命垂危的周作如迎来了美国迈齐报业驻北京分社社长姜杰先生,研究员樊林君女士来自贡调查采访。他拖着被癌细胞吞噬的只剩一幅骨头架子的躯体,从病榻上下来,忍着剧痛,以惊人的毅力,陪着美国记者最后一次来到失去的土地上,讲述了乡亲们的血泪冤情,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无奈的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高鼻子大眼睛的洋人——海外记者。

   

   他再也没有力量,再也没有时间爬起来了,十几天后,终作诀别,双目圆睁的走了。这刺向虚无的目光究竟有多少不甘、多少绝望、多少期盼?送他走的乡亲们人人都清楚,这20年状告无果,死不瞑目啊。

   

   维权代表刘正有泪流满面的说:“作如是个大好人哪,他大公无私一心为民,当局用重金收买他,作如说:你们给我3万、5万也要给每位村民3万、5万,否则免谈。官、警察都知道他和我要好,因此多次将他抓走迫害,要他交出幕后指挥者和组识者,周回答:我没有幕后指挥,我要吃饭是自愿的,警察就迫害他,打他,拘留他。多么坚强的维权人士啊!我失去了一位难得的战友,老哥作如啊,你一路走好!”

   

   刘正有回忆说:周作如,没有文化。但记忆力非凡,口才超群、非常有正义感,他是红旗乡失地失房维权农民中我最敬佩的老哥。我俩兄弟相称。周作如和钟星群先后进京上访3次,在04年11月16日,他们连续二次从自贡到北京找我联系律师为村民告官之事。

   

   周先生所在村组共有耕地、非耕地、宅基地共计:650亩。1988年,市政府向省政府报审批土地只有98.73亩。其余400多亩土地在1988年被政府全部圈占了,建自贡职业大学(现四川理工大学)当时,市政府规定将失地农民分为三个年龄段,老、中青、小孩进行安置,老年人每月发给生活费35元,小孩0岁至18岁约有100多人,生活费迄今无一分钱。

   

   中青年约有100多人,按市政府规定招工安置,不给予生活费。当年周作如先生只有37岁,属于市政府规定招工年龄段进行安置范围内。88年3月中下旬周作如被政府安置在既无厂房、又无设备用石棉瓦临时搭建的一个太阳能厂工作(私营企业)。周作如在该厂工作了2个多月,每月工资35元,医疗费5元,合计40元,2个多月共计收入了105元。88 年4月 27日该厂倒闭,周作如之后就失业在家,迄今也无一分钱生活费。

   

   周作如从88年4月被政府官员欺骗招工失业后,就向自贡市委、市人大、市政府、高新区管委会、红旗乡政府、四川省委、省人大、省政府、北京中央上访反映:政府官员非法圈占集体土地、强暴拆迁民房、为被欺骗当工人100多人维权、包括100多个孩子,迄今无一分钱生活费等等诉求。整整奔波呐喊了20年,这期中,长期遭到政府官员、警察、涉黑人员威胁、恐吓、传唤、拘留、收买、撤销代表资格等等,可他却从未动遥和放弃为自已和父老乡亲争取应得权益的努力。20年的抗争,至今也未讨回公道,自已却落下了一身病痛,(癌症)无钱医治,他家老、小6人抵押出住房给他筹集医疗费用。眼见他日渐消瘦,还一直不断挂念着乡亲们的冤情未伸张。前来调查的美国记者都被他这种这种精神所感动,采访中,美国记者多次询问周先生的身体状况,他都未做认真回答,他急于告诉记者的就是土地房屋被官员倒卖,农民生存危机等问题,令在场的人们潸然泪下。

   

   周作如活着的时候,刘正有就跟他说人间这里告不成,作如老哥你去阎王爷那里去告地狱状吧!乡亲们都相信 代表一定会到阎王爷那里告状,讨回公道。

   刘正有最后说:“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指望阎王爷公断人世间的不平,这是自贡失地农民的对当局的一种极端失望和绝望的心情表露。都说人间自有公道,我们的公道在哪里?”

   (刘正有

   2007年2月13日于自贡出租屋

   联系电话:0813-879105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