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刘晓波文选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迎风而立的王千源
·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
·“抵制家乐福”变成大陆网络的禁忌——写于世界新闻自由日
·大地震中的民间之光
·今天国旗降下,哪一天国旗再降
·孩子 · 母亲 · 春天──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写给王元化先生的在天之灵
·从野草到荒原—“2008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答谢辞
·民间问责VS官权的歌功颂德
·韩寒评“大师”已经很客气了
·当搜救犬也成为英雄
·“瓮安事件”的启示
·余秋雨—专向孩子们瞪眼的“英雄奴才”
·爱情、思想与政治——读《海德格尔传》和《汉娜•阿伦特》
·上海警方不能私吞杨佳案的真相
·当杀手变成大侠
·改革时代的新启蒙----以西单民主墙为例
·杨佳案——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难辞其咎
·杜导斌案——湖北警方的卑劣
·瓮安民变所凸显的政权合法性危机
·官权的暴力统治与杨佳的暴力复仇
·奥运前的政治恐怖
·迎着西伯利亚寒风而立的橡树——悼念反极权的伟大思想者索尔仁尼琴
·独裁不变,谣言不止!
·开幕式-独裁美学的精华版
·作为体育盛事的北京奥运
·金牌崇拜与独裁民族主义
·杨佳式暴力复仇仅仅是“原始正义”
·铁窗中的感动——狱中读《论基督徒》
·超越始于恐惧
·杨佳案戳破奥运自信泡沫
·“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
·中共奥运战略的金牌综合症
·温家宝的道德狂妄
·中共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嗜血和失血并存的时代
·“以民为敌”必然逼出“以官为仇”
·在中国经济一枝独秀的背后
·待到涅磐完成时——为包遵信先生安葬而作
·土地私有化才是真正的还产于民
·共和党对奥巴马当选的贡献
·杨佳母亲出现,最高法院何为?
·杨佳死了,觉醒的民心不死
·杨佳案的审判与杨母现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当今奥运,不仅是巨大的产业,更是主办国和主办城市的最大广告。如果某国的某市能够举办一届奥运,即便不是天大的盛事,起码也是利大于弊的好事,肯定值得炫耀一番。特别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主办奥运是对外推销和对内凝聚的绝佳时机。所以,奥运主办城市的竞争才日趋激烈。

   然而,由于奥运政治和金钱奥运的无所不在,所以,并不是所有主办奥运的国家都能产生利大于弊的效果,甚至,有些国家主办奥运的结果,反而是巨大灾难的开始。比如,德国柏林主办1936年第十一届奥运会,变成宣传希特勒主义的大广告。

   当时,德国居然能够同时取得了主办第四届冬季奥运会和第十一届夏季奥运会的主办权。这也是奥运会史上最后一次两季奥运会在同一国家举行。德国取得冬奥会主办权事出偶然,因为当时申请主办那届冬奥会的城市只有德国的加米施•帕滕基兴,在无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这个德国城市自然获得了承办权。

   第十一届夏季奥运会主办权的争夺则很激烈。申请者有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意大利的罗马、匈牙利的布达佩斯、爱尔兰的都柏林、芬兰的赫尔辛基,埃及的亚历山大、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德国也在申请之列,并且向国际奥委会提出四个候选城市:柏林、科隆、纽伦堡和法兰克福。1931年,国际奥委会票决柏林胜出。

   尽管,1931年希特勒还未上台,但德国国内的纳粹气氛已经足够浓烈,纳粹党极端仇视和反对德国申办奥运。希特勒认为,日尔曼人乃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种,让德国运动员与黑人等有色人种一起比赛,有损日耳曼民族的尊严。即便在1933年希特勒上台之初,纳粹政权还以“奥运会是世界犹太人操纵的丑恶集会”为由,公开声称不支持柏林主办奥运会。所以,奥委会和许多国家的有识之士都担心:在纳粹掌权的德国政府仇视奥运会的情况下,仍然在柏林举办奥运会,是否明智?

   然而,没过多久,纳粹政权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变,由仇视奥运转为全力支持奥运。希特勒之所以由反对奥运突然转为支持柏林奥运,就在于他意识到了奥运的巨大宣传效应,他正好可以借奥运之机达到掩盖和张扬的双重目的:一方面,奥运盛会所营造的和平气氛,等于为法西斯主义罩上柔和的面纱,掩饰希特勒加紧扩军备战、吞并世界的野心;另一方面,借助奥运向世界推广纳粹主义,显示纳粹治下的德国之兴盛,竞技场也是宣扬“日耳曼民族优越论”的最好场所。

   按惯例,每届冬季奥运会都在夏季奥运会之前举行。为了考察德国国内的情况,当时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耶•拉图尔亲自前往加米施•帕滕基兴考察。但一进入德国境内,沿途的反犹标语就激怒了他。他到柏林后,马上见了希特勒,当面指责德国政府宣扬种族主义的丑态。他告诫希特勒,如若不改善,就取消德国举办奥运会的资格。希特勒立刻下令刷去那些反犹标语,之后又邀请了3000多名记者来德国采访。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世界知名运动员没有上当受骗。比如,奥运会速滑冠军、美国运动员约翰•谢伊,奥运会花样滑冰冠军、法国布律内夫妇等,他们先后发表声明,拒绝参加那届冬奥会。

   为了夏季奥运会,国际奥委会组成专门调查委员会前往德国进行考察,他们得到了纳粹政府的热情接待。希特勒宣布:政府成立筹备委员会,他本人将出任本届奥运会的总裁,宣传机构也将大力协助。希特勒也接受了国际奥委会的要求:保证犹太运动员能参加奥运会。

   希特勒全力支持柏林奥运会,就是为了完全操控本届奥运会。所以,在资源投入方面,柏林奥运可谓前所未有。仅场馆建设的投资在当时就是天文数字。采用花岗石、大理石等名贵原材料兴建了一座能容10万人的大型运动场,一个有两万个看台的游泳池,大型的体操馆和篮球场等,还修建了一个比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更豪华的奥运村。

   在宣传方面,纳粹政府开动全部宣传机器为奥运造势,光是宣传“纳粹德国的繁荣与昌盛”的印刷品就史无前例。奥运会徽充分显示了德国的霸气:一只昂头的雄鹰,鹰爪下是五环旗和圣火标志。特别是女导演雷妮•瑞芬舒丹(Leni Riefenstahl)为柏林奥运拍摄的纪录片《奥林匹亚》,所耗费的人力与物力也是罕见的。该片由《国家的节日》和《美的节日》两部分构成,在摄影、画面、剪接和配音等方面突出纳粹德国的崛起和兴盛,也确实取得了惊人视觉效果,堪称用奥运来宣扬纳粹主义的经典之作。

   现代奥运会的“圣火接力传递”也始于这届柏林奥运。圣火在希腊用日光点燃,由3000名运动员以接力的形式传递,经由保加利亚、南斯拉夫、匈牙利、奥地利、捷克,最后抵达德国柏林。看来,纳粹政权主办的奥运会还颇有创意。

   随着德国纳粹化进程的加快,许多人还是看破的希特勒的真面目,反对在柏林举办奥运的呼声不断在世界各地响起。在柏林奥运开幕前不久的1936年6月,法国巴黎召开了“保卫奥林匹克思想大会”,与会代表来自法国、西班牙、美国、英国、捷克斯洛伐克、比利时、瑞典、丹麦、荷兰等国。大会号召人们反对柏林奥运会,呼吁将会址改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接着,纽约成立了一个斗争委员会,专门致力于反对柏林奥运;一些欧洲国家也明确承诺不参加柏林奥运,而是积极支持筹办巴塞罗那奥运;为了支持西班牙主办那届奥运会,法国、英国、瑞士、瑞典、希腊、美国等20个国家的运动员云集巴塞罗那,准备参加7月18日在那里举行的运动会。然而,由于西班牙内战(1936年7月17日至1939年4月1日)的爆发,加上法西斯分子的捣乱,致使这个与柏林奥运对抗的世界性运动会流产。

   更可悲的是,强大的反对声浪也没能改变国际奥委会的决定。1936年8月1日,柏林奥运会如期举行。共有来自49个国家的4000多名运动员参加。保加利亚国王、意大利王子、希腊王子、瑞典王子等各国政要出席了开幕式,国际奥委会前主席顾拜旦亲临火炬燃点仪式。

   柏林奥运开幕之时,希特勒已经掌权近4年,基本完成德国的纳粹化,奥运开幕式也就变成了宣传希特勒及纳粹主义的重头戏。可以说,与以往的历届奥运相比,这届奥运开幕式可谓辉煌而壮观。

   新建的10万人的体育场座无虚席,看台上最醒目的色彩是大片大片的纳粹色彩——褐色和黑色。放眼望去,一律身穿褐色服装的纳粹党徒和一律身穿黑色服装的党卫军队员,最为醒目。看台上的德国观众极为狂热,不时爆发出整齐一致、海啸雷鸣的声浪。

   在一片由褐色和黑色组成的纳粹人海中,也在万众欢呼的巨大声浪中,希特勒出场了。在一队彩车引导下,一部大型检阅车缓缓驶进体育场,站在检阅车上的希特勒故意身穿德国陆军制服,显然与奥运的和平精神不相符合。但是,数百台摄影机和照相机的镜头聚焦在希特勒身上。他的表情极为傲慢,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他不断地高举手臂,向全场行纳粹礼。

   当希特勒宣布本届奥运会开幕,钟楼的大钟随之敲响,载着国际奥委会会旗的“兴登堡”号飞船升空。德国举重运动员伊斯迈尔宣读了奥林匹克誓词。著名音乐家施特劳斯也参加了开幕式,亲自指挥庞大的交响乐队和5000名歌唱演员,演绎着奥运会会歌及奥林匹克颂歌。

   开幕式结束前, 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运会的马拉松赛冠军路易士出场了。这位已经63岁的老运动员身穿希腊民族服装,高举一枝从奥林匹亚山取来的橄榄枝,庄严地走到身穿军服的希特勒面前,高声宣布:“我将这根象征仁爱与和平的橄榄枝交给您。我们希望,各国人民永远只参加这种和平竞争。”

   这一幕,几乎感动了整个世界。然而,仅仅三年后,这位接过奥运橄榄枝的德国元首就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橄榄枝被纳粹的钢铁履带辗碎,奥林匹克的精神和荣誉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污染。

   在此届奥运会上,德国派出人数最多的代表队,共406名运动员。在比赛中,德国利用东道国之利频频得到裁判的“特殊照顾”,比如,在自行车的1000米争先赛中,德国车手的默尔肯斯把车骑出了车道,但组委会的惩罚仅仅是罚钱,那枚金牌仍然落入他的囊中。

   在此届奥运会上,也出现了种族歧视的丑闻——对犹太运动员的公开歧视。比如,在男子田径400米接力赛中,美国队的犹太选手被临时换掉。德国最优秀的竞赛选手鲁道夫•哈比格,几乎就是竞赛项目上的天才,从50米短跑到1000米中长跑,项项成绩优异,但他也是犹太人,未能参加柏林奥运的单项比赛,德国队只安排他在1600米接力担任最后一棒,为德国队赢得铜牌。而在柏林奥运后,鲁道夫•哈比格的速度一次次让世界惊叹。从1938年到1940年,他共参加了55场世界性比赛,从50米短跑到1000米中长跑,每次都是冠军。1939年7月15日,他还以1分46秒6的优异成绩创造了800米世界纪录,这项记录保持了16年之久。同年8月12日,他再次以46秒的优异成绩创造了400米世界纪录,直到1948年才被打破。

   第十一届柏林奥运会的成绩排名,德国以33枚金牌名列首位,美国以24枚金牌名列第二,匈牙利以10枚金牌位居第三。

   就在向世界展示和平形象的柏林奥运的背后,德国国内的反犹浪潮已经如火如荼,德国的大多数犹太人已被驱赶进集中营,没进集中营的少数犹太人被迫佩戴上耻辱的标记——“黄星”,变成现代世界的“贱民”。与此同时,希特勒正在紧锣密鼓地组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西门子等大军火公司正在抓紧制造大量先进精良的武器,战争的气氛激动着整个德国,纳粹的阴影正在笼罩欧洲的上空。1939年,希特勒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铁蹄蹂躏了整个欧洲,种族大屠杀几乎灭掉了犹太民族。

   显然,国际奥委会选择柏林是个巨大错误。直到二战后的1954年,在庆祝奥林匹克运动60周年时,国际奥委会才发表公报,承认了选择柏林的错误。公报说:1936年奥运会被纳粹主义的喧嚣所笼罩了,产生了可悲的后果。

   2007年8月31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