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刘晓波文选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迎风而立的王千源
·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
·“抵制家乐福”变成大陆网络的禁忌——写于世界新闻自由日
·大地震中的民间之光
·今天国旗降下,哪一天国旗再降
·孩子 · 母亲 · 春天──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写给王元化先生的在天之灵
·从野草到荒原—“2008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答谢辞
·民间问责VS官权的歌功颂德
·韩寒评“大师”已经很客气了
·当搜救犬也成为英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一 央视《大国崛起》的热播
   2006年的中国,如若列举引人注目的公共话题,当然少不了央视播出的专题片《大国崛起》。11月13日至24日,央视经济频道(2频道)隆重推出12集大型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一套共8册的同名系列丛书也已同步发行。这是一部以世界大国的兴衰史为题材并跨国摄制的大型电视系列片,从筹备到制作完成历时近三年,七个摄制组分赴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美国九个竞相登上世界舞台的世界大国进行实地拍摄和深入采访,分别诠释了各大国500年的兴起史。
   该片的主要策划群体,大都来自体制内持有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开明学者,还采访了中外100多位学者,可视为学术与电视的合作;该片多少跳出了以往的宣传模式,极力淡化意识形态色彩,转而采取一种相对客观、中立的叙述,介绍了世界九大国的崛起,提供了比较丰富的历史知识。特别是对英国和美国进行了重点介绍,这可是两个对世界历史进程发生过主导性影响的民主国家;也对源于西方的自由贸易、市场经济和宪政民主等现代化制度有所肯定。
   令外界感兴趣的背景是,该片主创人员坦称:这个历经三年完成的专题片,最初的启动主要得益于中共高层的意愿。2003年11月24日,党魁胡锦涛主持的中共政治局进行了第九次集体学习,内容是“15世纪以来世界主要国家发展历史考察”,由中国两位专家系统讲述九个国家的兴衰史。据该片总编导任学安回忆:“2003年11月底的一个清晨,我在上班途中听到收音机里播报了一条新闻: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15世纪以来世界主要国家的发展历史’。9大国,500年,在北京噪杂拥堵的三环路上,突然之间听到来自遥远浩瀚的历史的声音,一个念头让我激动不已。”
   另据境外媒体报道,政治局学习过后,中共高层下发文件,要求各级党政部门都要学习这段历史,中央电视台推出12集大型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把大国崛起的议题由党内推向社会,其目的是为了打开中国人视野,为中国加速崛起进行必要的精神准备。更有境外媒体说,这是在为中共高层准备启动政治改革造势。
   以该片的分量而言,按惯例应该在收视率最高的央视一套节目中播出,但官方选择了在收视率相对低的央视二套播出,也许是为了不至于引起过渡争论。然而,无论是哪个频道播出,该片毕竟是中共电视第一喉舌制作并播出的大制作,打破国内主流媒体对重大公共话题的长期沉默,必然为公共参与极度饥渴的民间提供了发言的借口。所以,该片一播出,顿时引发如同大雨般的热评,也就不足为怪了。至于该片是否说清了世界大国的兴衰历史,则是见仁见智。无论是网民的看法还是学者的评价,也无论是国内媒体还是境外媒体,对该片的总体评价,可用毁誉参半来概括。
   参与该片制作的人员和体制内学者大加赞扬,透出一种自我表扬的肤浅;该片总策划麦天枢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访谈时说:“这部片子采取侧重历史事实,而较少价值判断的方式,导致了其中所叙述的历史,和我们熟悉的教科书认识有所区别。这个区别造成某种紧张和兴奋,总觉得是不是有点什么。我想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脆弱的心理的一种表达。这么大一个社会,如果因为某部电视片而发生什么不得了的转折,那是小瞧和弱估了我们这个社会。”他还谈到这部片的三大正面价值:1,让公众了解什么是“历史理性”;2,呼唤一种中国历史缺少的“妥协精神”;3,强有力的中央权力在国家崛起中的关键作用。显然,麦天枢所表达的是一种“威权主义”的崛起思路。
   新左派对该片进行猛烈抨击,什么“不过是《河殇》的翻版”、“迎合了近20年右派营造的主流观点”啦,什么“把美国的发展过程捧上了天”、“警醒美国等敌对势力对中国的新一轮的遏止高潮”啦,……学过西马的新左派,真是不长进,洋墨水并没有稀释满肚子狼奶,继续上纲上线,狂喷阶级斗争的口水。更有甚者,一篇署名黎阳的评论,居然发出足以把专题片主创人员送进监狱的指控:“《河觞》煽动动乱,‘崛起’煽动政变”;此前不久,新左派对讨论改革的“西山会议”的进行舆论围剿,就有左克在网上贴出《致北大党委的公开信——必须对贺卫方的反党言论严肃处理!》。(以上引文,见“乌有之乡”网站)
   政治自由主义知识人对该片的评价还算公允,既有所肯定,也提出尖锐批评。在这方面,著名历史学家、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的评价比较具有代表性。他肯定说:“它对历史事实进行了比较客观的叙述,对历史材料进行了还算恰当的取舍。通过对这些史实的叙述,把这些国家为什么兴盛、为什么衰败基本上讲清楚了。这对中国人了解世界现代化的历程是有帮助的。”
   但袁先生同时指出了该片的三大不足,特别对该片的“较强烈的‘富国强兵’的味道”。他说:“富国强兵是许多国家长期的追求,要实现国强民富,后面需要正确的制度积累。没有正确的制度做保障,光从发展经济、发展科学技术上努力,可能走上危险的岔路,或是国富民穷,或是侵略、掠夺别国,屡见不鲜。”袁伟时最为不满的一点是:“最后一集《大道行思》,应该是分析大国崛起因素的点睛之笔,但是回避了民主制度、宪政和保护公民的财产权、保护自由的重要性,这些是一个国家能否长治久安最关键的因素,恰恰在这个地方回避掉。”(见《搜狐评论》 2006-12-12 )社科院研究院党国英先生也说:“《大国崛起》解说词仅仅有12处提到‘民主’,且主要是在复合名词中涉及,并没有认真讨论民主政治的意义。”
   在我看来,不管官方允许播放《大国崛起》的主观意愿如何,但由于电视本身的巨大传播力,在客观效果上还是具有很大的启蒙作用。比如有网友就说:“非常好的片子,真不能相信是央市的作品。太震撼了,只希望不要被禁。因为我觉得其中的内容与中国现在的体制格格不入,他强调了公平,人权,民主,法律,市场经济....”
   央视的《大国崛起》引发舆论热评,既与中共高层的自上而下的推动有关,更是近年来愈演愈烈的民族主义思潮的影视化表达。可以说,当爱国主义变成绝对的“政治正确”之时,胡锦涛政权提出“和平崛起”的口号,必然变成备受关注的议题。比如,截至2006年12月12日,百度一下“大国崛起”,搜索到的条目竟然高达一百八十二万多条;古狗搜索到的条目更是高达近三百万条。
   官权的大国外交
   的确,中国式高增长可谓一支独秀,中国外汇储备世界第一(已经高达1万亿美元),中国军力大幅提升,中共政要满世界撒钱,中国游客出手大方,中国商品无所不在,中国人手机世界第一,中国网民增长最快……所以,在江泽民时代的后期,随着“申奥”、“入世”等成功,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的低调外交逐渐被高调的“大国外交”所取代,中国传统的“天下心态”也以“大国外 交”的形式重新复活。当年,江泽民满世界作秀的表演,已经毫不掩饰自己对跻身于大国领袖的强烈渴望做。江政权全力提升军力,积极经营“上海合作组织”,厚待被美国指控的“邪恶国家”……其目的不只是针对台湾,更是想取代俄罗斯而成为抗衡美国的领袖。
   胡锦涛上台不到三年,全力提升江时代的大国外交,对台对日对美的态度日趋强硬。针对台湾,高调出笼授权战争的“反分裂法”;针对日本,官方不但操控了改革以来最大规模的反日风潮,而且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中断中日元首的互访;针对美国,由于胡锦涛就任国家主席后首次访美受挫,胡锦涛便有意联合世界上的反美国家,从邪恶国家朝鲜、伊朗到越来越独裁的俄罗斯,从古巴到委内瑞拉,皆变成胡锦涛政权的亲密盟友。胡锦涛与普京发表“联合宣言”,不点名地警告美国;中俄联合举行大型军演,也有给美国看的意味;与此同时,胡温等高官开始了遍及拉美、中东、非洲、亚洲的金钱外交。2006年11月4日-6日召开“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中国仿佛回到了毛泽东时代的第三世界外交,居然不惜花大钱请来非洲48国元首,共同拱卫着中共党魁胡锦涛,很有点众星朝北斗的意味。
   精英、媒体和愤青的舆论煽情
   在舆论的导向上,中国的御用精英和新左派不断煽动民族自傲情绪,什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21世纪已经是中国的世纪”、“中国将在50年后成为取代美国的世界第一强国”……等大言不惭,屡屡出自主流媒体和各类精英之口。许多著名经济学家声称:中国经济总量可能在2015至2020年期间超过日本,有人 甚至计算出:如果按照人均购买力来评估,中国经济总量甚至能够在20年后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胡鞍钢);最保守的估算也认为中国将在2050年超过美 国(林毅夫)。
   在反美反日反台独的民族主义狂热中,不时透出一股嗜血的味道。每逢出现中美、中日、两岸的冲突事件,网络上必然响起一片喊杀喊打之声。一些所谓的专家也加入到战争叫嚣的大合唱之中。有军事专家危言:“中美之间必有一战”;有外交专家表示:“是放弃韬光养晦的时候了。” 以至于,共军少将甚至狂言:“如果美国用导弹和制导武器攻击中国领土,我想我们只能用核武器来反击”,“中国人已做好西安以东城市全数遭到摧毁的准备”,“当然,美国也必须做好准备,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二百多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
   在大陆媒体中,无论是大陆人还是海外华人,只要在西方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成绩,就会统统变成强化民族自傲的麻醉剂。尤其是体育领域的成就更容易激起昔日“东亚病夫”的民族自尊。王军霞在世锦赛和奥运会,连续获得过万米和五千米的冠军且创造了新的世界记录,她本人还获得象征田径最高成就的“欧文斯奖”。国内媒体高呼:“东方的速度和耐力正在征服世界!”姚明成为NBA“火箭队”主力中锋,中国媒体便高呼“中国高度征服美国!”刘翔获得2004雅典奥运的110米栏金牌,被中国媒体誉为“中国速度超越世界!”华人导演李安的《断臂山》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被大陆媒体称为“所有华人的骄傲”,“再次让世界对华人导演刮目相看。”
   “我们曾经阔过”的阿Q精神随处可见,汉唐盛世和康乾盛世不断被搬上银屏,马踏匈奴的汉武大帝,驰骋欧亚的成吉思汗,最早下西洋的郑和远航,扩大了中国版图的康熙乾隆,他们对外扩张的丰功伟绩,不仅满足了当代国人的民族虚荣,也激发起古已有之的天下心态和称霸欲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