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刘晓波文选
·陈小平的挑战和呼吁
·从刘晓庆案看大陆税制黑洞
·沉醉的生命
·杨建利──中共交易的又一筹码
·【9.11一周年祭】反恐战争与先发制人
·人命关天还是党权第一——向南京的无辜死难者致哀
·中共十六大综合症
·党权的滥用和民权的空白——十六大造成的政治恐怖
·网友的关切让我感到温暖──波致茉莉的一封信
·《中国政治与中国当代知识份子》后记
·《审美和人的自由》后记
·《与李泽厚对话》后记
·刘晓波精神的社会意义
·极权者的穷横本性和核危机
·那些吃狼奶长大的国人——为“哥伦比亚号”而鸣
·签名不是排座次,人权抗议精英色彩逐渐淡化
·人权意识的觉醒与政治改革──再论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大洋两岸的绝食──有感于任不寐和杨建利家人的绝食
·强化党权的地方人大换届
·窃国强盗的敲诈
·邱吉尔的真正传人布莱尔
·“新左”的面具(附:王绍光等的声明)
·23条戳破中共的“政治文明”
·领先于世界的精神阉割术
·民间的升值与政治民主化
·美国的低调与法国的高调
·一位安徽农民的政治智慧
·李锐公开论政──民间压力的象征
·赖昌星、贾庆林与朱熔基
·成败论朱熔基
·强烈抗议对《21世纪环球报道》的封杀
·中共高层挺董的秘密
·倒萨之战与联合国权威
·憎慕交织的美国心结
·为枪杆子政治加冕的盛会
·蔑视生命的党权至上
·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收容遣送与制度性人祸──简评孙志刚之死──
·SARS危机中的国际支持
·【人权评论】高官批示保障不了人权
·道歉、感谢与颂歌
·产权改革问题上的道义担当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用真话颠覆谎言制度——接受“杰出民主人士奖”的答谢词
·从孙志刚案看政治权力干预司法
·舆论误导出的胡温“新政”
·诚实地说出常识的良知——祭李慎之先生
·周正毅案与金融腐败
·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
·孙志刚是民间抗暴之英雄——从孙志刚案到中止收容遣送
·我们能盼来什幺?
·亲港府而远民意的香港行
·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温不会挑战江派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二
·吃饭哲学与跛足改革————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三
·坚定不移地玩弄亲民工具——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四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民间维权运动的胜利
·北京封锁信息的双重危害
·刘晓波 任不寐 关于《灾变论》的对话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大陆执法者的双面
·港人胜利对大陆的压力和启示
·23条与独裁者的噩梦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中国没有司法正义
·毛泽东玩弄宪法
·跛足外交来自跛足改革——朝核危机评论之一
·“民主立宪”的虚假
·六方会谈与中国外交
·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
·自焚背后的人权灾难
·无声三中全会与信息歧视
·神五升空后的虚拟和真实
·刘荻获释的启示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向独裁献媚的希拉克──评胡锦涛访法
·杜导斌案——从完全黑箱到有限公开
·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特权者的反腐特权
·枪杆子下的胡温亲民
·《证词》附录: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
·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独裁政府怎能监督自己
·难道恐怖屠杀是死亡庆典?——有感于中国某些网民为马德里爆炸叫好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赢选举的阿扁和赢公投的连战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特权式反腐的无效
·【紧急呼吁】强烈抗议中共公安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台湾恶劣环境中的优质民主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关于三位被捕难属的最新消息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邪恶之极的当代黑窑童奴

   我们知道古代奴隶制的丑陋,知道殖民者贩卖黑奴的冷血,知道早期资本主义压榨童工的贪婪,然而,在奴隶制、贩奴、童工早已成为千夫所指的二十一世纪,在自豪地炫耀大国崛起和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在天天宣讲「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的胡温亲民秀中,中国山西却出现了大规模「黑窑童奴」,震惊海内外,谴责和问责之声遍佈传统媒体和网络,可谓一浪高过一浪。

   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文盲最多、非正常死亡最多的国家,超出想像力的罪恶太多了,以至於中国人已经不会再惊歎了!

   中国的污染最重、枪毙人最多、大型矿难最多、强行堕胎最严重,已经无法刺激人们的神经;中国的侵犯知识产权最严重、假冒劣质品最多、食品最不安全,已经见怪不怪;中国的农民最多,而农民却没有失业保险、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已经熟视无睹;中国的官僚人数最多,官员权力最大、官场最腐败,已经几千年一贯制。

   现在,中国人惊歎的是,中国已经崛起了,以人为本了,走向和谐了,步入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盛世了,也将举办世界上「最成功」的二○○八年北京奥运了。

   买卖「童奴」之罪

   「童奴」的来源是非法贩卖.据媒体报道,这些被卖为童奴的孩子大多在火车站、汽车站、立交桥下、马路边等地方被人贩子或拐骗或绑架,以每人五百元的价格卖到黑窑做苦工,甚至地方劳动监察部门也参与这种极端恶劣的犯罪,作为中介把「童奴」卖给黑窑.被劫掠的「童奴」大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最小年龄只有八岁.他们被掠入黑窑后,窑主便切断孩子们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孩子们便彻底失去了人身自由。除非冒着被打残或打死的风险逃跑成功,否则的话,他们就只能被迫忍受「童奴」悲惨遭遇。

   「童奴」们被强迫卖苦力的黑窑,大都依山而建,三面土山,一面出口,出口大门一锁,监工居高临下、黑窑的劳动场地便一目了然。出口处都有多条狼狗把守,监工和包工头也都住在出口处,以防「童奴」们逃跑。

   砖窑的劳动是高强度的,连成年人都难以承受,何况未成年人。但「童奴」们被强制作工的时间却是每天十五、六个小时,最长达到每天二十个小时(早五点-凌晨一点)。「童奴」的一日三餐都是冷馍、凉拌包心菜或萝蔔;「童奴」没有劳动服,穿的就是被掠时的衣服;「童奴」睡在工棚里只铺着一层薄棉被的地上,每天都是裹衣而睡;「童奴」多月不洗头、不洗澡,甚至不洗脸,蝨子遍身,头发长得像野人。

   为了防止「童奴」黑夜逃跑,入夜后,监工就锁住工棚大门.「童奴」的住处没有任何卫生设施,就这样一夜复一夜,「童奴」夜间的吃喝拉撒,全在黑暗的工棚里,腥臊味冲天。当他们被亲人解救出来时,个个蓬头垢面、遍体鳞伤。「童奴」被许诺的工资是每月八百元,但直到他们被解救时,却从未拿到过一分钱.

   「童奴」稍有怠慢,就会或皮鞭或棍棒或砖头加身,许多人被暴打致傻或致残,甚至有多名「童奴」被殴打致死。有的因逃跑未遂被打致残,有的孩子被监工用烧红的砖头把背部烙得血肉模糊(后被人救出在医院治了数月也未痊愈)。被监工用砖头砸得头破血流的孩子,随便拿起一块破布一裹了之,继续干活;有的孩子被打成重伤,也不给医治,如不能自愈或伤情恶化,奄奄一息时,工头和窑主就把苦工活活埋掉。二○○七年春节前后,窑厂两位工人被监工殴打致死。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暗访时,甚至从当时埋屍的工人口中听说,在埋掉他们时,两个人似乎还有呼吸。

   按照普世人权标准,黑窑童奴已经超过人类文明的最后底线;即便按照中国现行法律,「童奴」事件的相关者也犯有多种罪恶。

   首先,拐卖者犯有「非法拐骗和贩卖儿童」罪;其次,黑窑主犯有「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强迫劳动」、「使用童工」、「非法购买和使用被拐骗黑工」、「恶意拖欠工资和侵佔他人财产」等罪行。第三、参与贩卖「黑工」、为黑窑提供保护而非法获利的政府官员,犯有官黑勾结、权钱交易、收受贿赂、执法违法等罪行。第四,接到孩子失踪的举报而没有全力寻找解救的公安部门及官员,犯有失职和渎职之罪。

   官黑利益分赃和地方保护伞

   官黑结合共同鱼肉百姓,早已是「和谐社会」的突出特徵之一。山西黑窑的背后也是官黑结合。最早前往山西寻亲的家长们,之所以遇到黑窑打手的野蛮阻拦,端赖於当地政府的不作为和不配合。

   一位失踪孩子的母亲在讲述自己经历的时候说:「我找到当地派出所,一个副所长说,把你们河南那些傻傻的人弄到这儿干活,还给你们政府减轻负担了呢。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副所长说的话!」另一位前往山西寻找孩子的母亲说:「令我们心寒的是,乡派出所不仅置之不理,还百般阻挠刁难我们带走已经解救出来的孩子,而且在窑主对我们进行威胁恐吓也坐视不管。」一位寻子的父亲对记者的一席话,点破黑窑罪恶的症结所在:「黑砖窑背后都有「保护伞」,要不他们怎么会猖獗了十多年?」

   也就是说,黑窑的主人之所以敢於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使用「黑工」和「童奴」,源於黑窑的暴利,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然而,逐利和追求暴利是资本家的本性,关键在於不择手段地逐利能否得到制度性的约束和惩罚.这就需要健全的法律和违法必究的政府。但在山西「黑窑」的罪恶中,黑窑童奴的犯罪之所以长期得不到根治,关键在於地方政府非但不作为,反而参与黑窑的利益分配。

   在黑窑利益链条中,按照成本收益的计算来排列:人贩子是最低层的获利者,黑窑经营者为第二级获利者(多数为当地村支部书记或亲属),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官员(派出所、工商局、劳动部门等)为第三级获利者。这些获利者的所有利益都是出自被拐骗和绑架的黑工,而黑工却是唯一的付出最多(甚至生命)却分文不得的群体.人贩子和经营者获利的风险最大,而官员获利的风险较低。因为,一旦黑幕曝光,前两者是违法犯罪的直接责任者,将付出倾家荡产、牢狱之灾;而后者仅仅是间接责任者,大都是降级革职的处罚.

   黑窑是私人产业,但获利大而风险低的群体都与公权力高度相关.据媒体报道,黑窑主大都是握有当地最大权力的党支部书记,有人还是当地的人大代表,显然是依靠权势才能开办这样的黑窑;给黑窑主提供经营方便和保护伞的人都是政府部门的大小官员.一些地方的劳动检查部门参与贩卖「黑工」和「童奴」,从中收取差价和贿赂;凡是有黑窑的地方,当地派出所都为其提供保护伞,黑窑主每年都要上交「保护费」;当地政府官员或参股分利或收取贿赂.比如,洪洞县广胜寺乡黑窑窑主就曾向当地判处所交了总计五。二四万元的「保护费」。

   若将一切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事件都作此定性,则范围将变得宽广而久远,甚至可以追溯到共和国历史上广泛地以言治罪、发动内乱推翻国家主席等事件,这在当前语境下都是不可言说的。

   中央政府难辞其咎

   「黑窑」的违法用工始於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奴役劳动(包括强迫妇女卖淫)也不仅限於山西,而是遍佈全国各地。大量拐卖儿童妇女的事件在中国也从未停止过,即便新闻媒体披露的这类案件也不在少数,甚至还有拐骗智障妇女杀害后贩卖给办「冥婚」的人家(未婚男人死后,找一位死亡的未婚女子合葬,完成形式上的婚礼),每具女屍的价钱从三千元到一万元不等。五月十一日的《燕赵晚报》就报道了临漳农民宋某为卖女屍配「冥婚」,竟惨无人道地杀害了六名妇女。

   改革以来的中国也是童工遍地。据联合国劳工组织的专家们估计,中国大约有一千到二千万童工。《人民日报》也报道说,在二千万名年龄十二到十四岁之间的辍学儿童中,有百分之六十成为童工。

   正因为使用童工和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没有得到及时的制止,才会发展为大范围使用黑工和「童奴」。更重要的是,这些用违法犯罪的手段来发家致富的大小企业家背后,都有大大小小利益集团的保护,最有力的保护伞当然是地方政府,最理直气壮的说辞是「发展地方经济」和「确保一方平安」。然而,中央政府对这种官黑勾结的地方保护主义却无计可施,任其长时间地胡作非为。具体到此次曝光的「童奴」事件,规模如此之大、持续时间如此之长,却没有引起从地方到中央的各级政府的注意。即便仅从「童奴」曝光的过程看,中央政府也逃不脱干系。

   「最大的阻力来自政府」

   早在今年三月八日,河南郑州市民羊爱枝未满十六岁的孩子王新磊失踪。为了寻找儿子,羊爱枝去派出所报案,没有结果;她走了上百个网吧,张贴数千张寻人启事,还是毫无结果。三月底,羊爱枝与河南孟县的另一位丢失孩子的家长一起去山西寻找孩子。在运城、晋城、临汾,母亲甚至长跪在砖窑厂门前,询问孩子的下落。她跑了一百多家窑厂,没有找到孩子,却发现了惊人的黑窑秘密。四月初,羊爱枝等六位失踪孩子的家长一起再次前往山西寻子,没结果。

   五月九日,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付振中与六位家长们一道赶往山西,他用摄像机偷偷记录下黑窑惨状。尽管在播出时付振中已经再三克制,但他仍在电视报道中使用了「罄竹难书,惨绝人寰」的标题.河南电视台曝光此事后,闻讯前往电视台求救的家长超过一千人。与此同时,上百位家长前往山西寻找孩子。

   父母们的自发寻找,河南电视台的曝光,居然没有大陆新闻界的广泛关注,也没有引起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注意。揭开山西黑砖窑内幕第一人的记者付振中说:最大的阻力来自政府。

   六月五日,河南的「大河论坛」出现一个题为《罪恶的「黑人」之路!孩子被卖山西黑砖窑四百位父亲泣血呼救》的帖子。在帖子中,四百位河南籍父亲叙述了骇人听闻的事实:他们的孩子被人贩子或诱骗或绑架,卖到山西的黑砖窑做苦工,山西临汾市、永济市是窑场比较集中的地方。

   六月十一日,羊爱枝给总理温家宝发出了紧急求救信,发出一位母亲的泣血呼喊:「救出我们被魔鬼哄骗、绑架,而生活在地狱中的孩子吧!」

   与此同时,媒体开始大规模聚焦「黑窑童奴」事件。

   六月十五日,胡锦涛和温家宝等高官才作出批示,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纪检组长张鸣起赶到山西,对黑窑案的查处进行督促、调查。劳动保障部也派员前往山西调查黑窑非法用工情况.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和省长于幼军才发出指示,在全省开展「打击黑窑主,解救拐骗民工」专项行动。有了这些举措当然比无动於衷好多了,然而这已经是受害者家属报案三个月之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