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刘水文集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去年4、5月份,我在云南流亡途中,在昆明正义路闻名遐迩的老街,偶见一上访、乞讨老人刘祥章。相隔一年多,我依然不能忘记这个可敬可爱可怜的老人。现把采访文图整理出来,供大家见识。
   


   4月30日下午,我跟朋友在老街转悠,碰见刘祥章。那天围拢在他摊前的游客很多,我与他只简单聊了聊。从丽江游返昆明之后,5月23日我专门去老街找他,补拍照片,他仍然呆在那棵大树下演讲、乞讨。朋友告诉我,几年前他在这一带就看见过这个乞讨老人。我猜测许多昆明人都见识过这个不同凡响的乞讨者。我两次访谈能够体会到,无论市民和游客都能包容他的存在,并且赞许他将他们长久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常识性观点呐喊而出。
   我从刘祥章的大学毕业证和护照上了解到,他1939年出生,江苏南京人,1962年毕业于云南中医学院,原在昆明铁路局中医院中医科工作。1984年因患脊椎病,休长假一年七个月,因此被中医院辞退。遂开始上访,云南省、昆明市等级信访部门均有批示,答应为其恢复工作,但数十年被推诿延宕,他从此失业,拖着残体乞讨维生。刘自称有家无亲人。
   
   刘祥章在靠近正义路老街的一棵大树下的固定位置乞讨。他选择靠近正义路坐地乞讨、渲泄不满。这个路名,引人遐想。我没问他,选择正义路是不是刻意为之。正义路上无正义,乞丐被政府以影响市容观瞻为由驱赶,他才流落在陋巷僻街。靠近正义路,是为了寻找正义和公平?他的存在充满了讽喻。他的乞讨方式,与街头乞丐大不一样。他的着装、道具,都显得与众不同。他身形瘦小,穿一套正宗的深蓝色铁路冬季宽大制服,戴铁路大檐帽,眼镜架上吊着绳子。岁月把他的面孔雕刻得黛黑粗砺,牙齿全脱落光了。头发和胡须杂乱、垂长、雪白。胸前长长地垂吊着一个金属十字架。刘祥章是一个基督信徒。
   
   刘翔章纹丝不动跪在地上。脖颈上垂挂一张自制的手写塑封乞讨状。上端是英文,下端是中文:
   
   
   
   向
   
   广大革命群众,
   
   讨点老来钱。
   
   谢谢帮助!
   
   我要活下去!
   
   地面一块红布上,整齐摆放着上访批示证明、大学毕业证复印件、乞讨照片、一摞报纸,以及一张自制的白纸板。
   
   纸板左侧手书:
   
   热血青年
   
   国父
   
   孙中山先生
   
   提倡
   
   民主民权民生
   
   纸板右侧手书:
   
   人为饭死,
   
   鸟为食亡。
   
   有志青年,
   
   看看现在,
   
   想想未来。
   
     
   
   他的地摊也不例外,摊前放着一个钱罐。其实乞讨是他的副业。他跟其他职业乞讨人不同,没伪装成楚楚可怜的样子。他滔滔不绝发表言论,手指着一沓报纸,一遍遍破口咒骂:“共产党是流氓、骗子!”、“共产党是土匪,共匪!”他的神情愤怒激越,动作夸张,近乎声嘶力竭。他不停顿能骂半个小时,从中华民国到反右、文革、六四都能列出中共的罪状。说到贪官,他喊出粗口“狗日的贪官,不得好死!”。他的演讲比起那些学者教授精彩很多。他的摊前很热闹,吸引不少游客围观,这才是他的正业。
   
   据我两次观察,这位老人思维和逻辑清晰,口齿清楚,神经正常,知识挺丰富,对中共政府有刻骨仇恨。可能是我第一次撞见他留下10元钱、问他几个问题的缘故,再次见面,他仍然记得我。我能感觉到,我问他一些敏感话题,让他很兴奋,也乐意回答我。每次都有许多围观者和过路人,观众都不插话,听他一人喋喋不休说道。也有年轻人附和,跟着他骂政府和贪官。
   
   我告诉他专门来给他拍照。他抬起头,挺直身子,张开没牙的嘴巴,象个孩子无声地笑起来。随即抓起地摊上的一摞报纸,指指点点,开口 “共匪,共匪!” 骂将起来。这一摞装订整齐的报纸,都是他收集的贪官落网的新闻报道。他常年上访、乞讨,吃尽苦头,胆识忒大,天不怕地不怕。良好的教育,中国社会最低层、最边缘的残酷生存境遇,让他练就对政府和社会最本真的观察,加上凌厉的口才、察言观色的敏锐本能,以及疯疯傻傻的装扮保护色,在些许闭塞的东陆昆明诞生了一个出色的街头政治家。
   
   地摊上摆放的两张塑封照片跟他现在的模样一样。他说,这是一个美国游客特意为他拍摄然后送来的,还捐他5元钱。他空荡荡的嘴巴,乐哈哈地舒展开,显得很自豪。刘祥章几十年侧身社会底层,饥寒和残躯几乎摧毁他。从卖命效忠的体制内跌落到社会最底层,从受人尊重、体面的高层人群流落街头民间,除了接受陌生人的施舍,他别无选择。与其他乞讨上访者最大的不同,在于他受过高等教育。他以自己出色的演讲回报人们的施舍,从而获得尊重和认同。在街头江湖,他寻找到了做人的尊严和人情的温暖,让他更看清了制度的虚假和荒谬。在经年累月涤荡的过程中,心灵的解脱超越了身份的卑微,这既是他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也是他最后的挣扎和抗争。他以谩骂政府证明他活着的价值。中国政府的每一个反对者,都是可耻卑劣的制度制造出来的。
   
   跟我聊熟了,刘祥章悄声告诉我“我有护照呢!”说罢,他竟然从怀中掏出用塑料纸层层包裹的护照递过来,委实让我大吃一惊。护照是2002年办理的。政府相关部门不给他开具证明,所以他一直不能去使馆办理签证。眼看护照要满五年期限,他已67岁高龄。
   
   他想去美国寻找自由。多么被迫无奈但又美好善良的愿望。
   
   刘祥章虽然是社会最底层的上访乞讨者,但他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最后,我希望这篇文字不要给老人家惹去祸端。
   
   我为这位昆明老人送去恒久的祝福!
   
   2007年12月
   
   《议报》334期
   
   

此文于2017年09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