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
刘水文集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VOA述评文章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二答张裕秘书长兼致笔会理事会
·给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
·杜导斌,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
·捍卫公民出境(国)、回国权利
·致新浪总编陈彤的公开信
·小格局的牛博网
·9月9日被刻意淡忘的毛泽东
·删帖杂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北京时间12月30日11时05分,大独裁者萨达姆被送上了绞刑架,他的

   罪恶生命画上了句号。萨达姆死有余辜。他应该为独裁统治期间屠杀

   的无辜伊拉克人民,付出代价;作为一个叱咤风云、挑衅人类文明秩

   序的政治人物,萨达姆一生对其追随、信奉的伊斯兰民族主义、强权

   政治进行了最为充分地邪恶实践;作为一个被终结的69岁健康生命,

   悲剧性地消失在曾被他残暴玩弄的伊拉克人民手里,这是一个朴素的

   正义战胜邪恶的自然法则。对萨达姆的审判,多少带有复仇的味道。

   复仇是原始的寻求正义的自然手段。在庆贺萨达姆为自己的罪恶承担

   生命代价的同时,也有隐忧时时袭上心头:

   人类为什么不能阻止野蛮的诞生,阻止野蛮人屠杀自己的同类?

   用绞刑赎买屠杀,难道正义通过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才能得到伸张?

   事前为什么不能够阻止罪恶和屠杀在一个国度的发生,却要在事后追

   加惩罚屠杀者?

   是否被屠杀者只有数字上的意义?是否这些冰冷无语的数字,只有在

   给屠杀者定罪时才呈现人的意义?

   屠杀与绞刑,审判与被审判,这是否都是人类的原罪?

   发生的都成为历史。历史不能假设。

   这个星球交织着文明和野蛮,正义和罪恶。全球化并不能完全解释今

   天的区域化政治格局。作为迄今为止人类最为文明的民主自由制度,

   北美大陆和欧洲大部地区人民,沐浴在民主自由制度的氛围中;最为

   野蛮的独裁专制制度,依然在亚洲、南美、非洲每时每刻制造着屠

   杀、禁锢和贫穷。文明和野蛮,同时呈现地缘化、区域化特征。

   人类在进化的同时还有太多的局限。丘吉尔总统曾说:“外交上没有

   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是对普遍国家外交的精确描述。当

   利益选项成为首要目标时,文明便沦落为附属品,自由的火光也暗淡

   下来。这是生者与死者共同的悲哀。民主有它的局限性,民主制度是

   次好的制度,但不因此说人类就应该熄灭对自由理想的追逐。

   一个独裁者萨达姆被送上了断头台,并不意味着残暴的独裁制度在地

   球上的消亡。中国人依然生存在政治禁锢的国度,经济自由并不能诠

   释中国人权的全部。专制集团躲闪在自由市场经济的背影里,象魔鬼

   一样徘徊在古老的土地上。我们的身边依然潜伏着金正日流氓政权。

   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最为顽固的几个独裁政权堡垒。

   即将过去的2006年,是值得人类庆幸的民主战胜独裁的年代。观察世

   界上几个独裁者的下场,爱好自由的人民,没有理由不欢呼雀跃──

   91岁的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虽然逃过了被送上绞刑架一劫,但他下台

   的十多年在耻辱中苟延残喘,智利人民走上街头欢呼他的死亡;独裁

   者朝鲜金正日反人类文明,实行恐怖统治,绑架一国之民走向饥寒交

   迫,核暴激怒国际社会,六方会谈再次失败,他越来越走近绞刑架;

   伊拉克萨达姆已被送上绞刑架。无论是独裁政权的消亡还是衰败,独

   裁者遗留的政治遗产,值得人类永恒警醒:都是通过流血军事政变或

   暴力革命夺得执政权,继而实施国家恐怖主义;统治期间大肆屠杀、

   关押持不同政见者;严酷实施言论和宗教禁锢,民间不同声音遭受打

   压,个人信仰被剥夺;强权实施个人崇拜,一个国家只有一种声音,

   一个形象;经济上形成寡头垄断,对社会中下阶层实施剥夺。

   

   (2006年12月30日)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1-04] 修订:[2007-01-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