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廖天琪作品选编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不是学生,是政府在打砸抢——西安的案例为六四正名
·计划生育国策亡羊补牢开始松动
·维吾尔人的失乐园
·谁代表中国人?
·还好歌德救了他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二)
·3号馆与6号馆, “我们”与“你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三)
·文学与社会记忆——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四)
·韦伯对中国社会变迁的误解?----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五)
·身陷围城兼危城的中国作家----法兰克福书展系列(六)
·二十年前柏林墙坍塌的那一天
·一份让中国人感到骄傲的声明
·蓦然回首晓波正在灯火阑珊处
·谷歌事件的双重启示
·浴火重生齐家贞——为《红狗》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胡温新政”以来,虽然“和谐社会”的高调不绝于耳,但是桩桩件件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案例何其多也。从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到严正学、力虹,还有那些网路上的写手从新青年四君子杨子立等到王小宁、师涛,全都因言获罪,被控为共和国的敌人而系狱。当今中共治下的文字狱数量之多、量刑之重、证据之空泛、罪名之荒谬真是在古今中外都算空前的。看到这些青年人,为了将自己利他的信念诉诸文字或行动而付出自由的代价,令人痛心和愤然。相形之下,最近美国社会的几位公众人物的言行,也触及到国家机密和影响社会人心,甚至引发政治最高层的地震,直接影响到美国明年的选举和未来国内和国际政治的走向。若在中国,他们全都会被归类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者,别说下狱,连自个儿和家人的性命怕都保不住的。
   
   四月底,美国前中央情报局的局长乔治·坦奈特(George Tenet)于卸任将近三年之后,终于在CBS 的电视“六十分钟”访谈节目中,将布什政府最大的一块伤疤、也是美国人民心中最大的心结——在缺乏罪证和充分理由的情况下对伊拉克发动战争——揭露出来。一个国家的高层决策官员把当前执政的政府的严重决策错误曝光给公众界,引起政界、社会和民心的骚动和震撼,这是需要有极大勇气的。他不怕被白道黑道干掉吗?他不怕被人指责不爱国吗?似乎不怕。 他是英雄吗?也不是。这是拥有新闻舆论自由的民主国家的特异景观——民众有“知的权利”,(不在少数的)某些个人把良知和良心放在所谓的“国家利益”之上,他们相信真理和真相才能更好地为国家和社会的利益服务。更重要的是,法治国家有法律来保护个人的言论自由和人身安全,新闻媒体的监督更是防止国家机器滥权、侵犯人权的最佳保障。
   
   双亲都是希腊裔的坦奈特,今年才54岁,可谓年少得志,于1997年克林顿政府时,就当上了中情局局长。布什入主白宫后,对他依然器重,留任他继续在位。坦奈特虽然早些年之前就指出了宾拉登和回教狂热分子的危险性,但是并未能防止911的发生。事后中情局成为众矢之的,受到严重失职的责难,但他却并未丢官。911 之后,布什总统和副总统钱尼、当时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副手沃尔夫维兹和现在的国务卿莱斯这些高层政治家们,几乎立刻就产生了要除掉萨达姆的念头。他们把坦奈特也拉进来。并且授意他抛出可以“惑众”的“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的说法,并展现有足够证据的态势,让外界知道,中情局局长于2002年12月,为总统所作的“敌情汇报”中,一切证据确凿,即所谓的蓄势待发的“扣篮”(slam dunk)姿态,战火可以点燃了。实则在三个月前911发生之后的第二三天,纽约尚躺在硝烟之中,大家还云里雾里不知道敌人是何方神圣时,布什总统和他的牛康鹰派们心中已打定主意,要对伊拉克开火,他们几乎不考虑其他的非战争的反恐可能性。坦奈特在他刚刚出炉的新书《在暴风圈中心:我在中情局的岁月》(At the Center of the Strom: My Years at the CIA)里边,将自己放在一个被动的角色,把白宫最高层秘密炮制伪证,为开战制造藉口的情况一一铺陈出来。

   
   他揭露的并非是石破天惊的内幕黑箱,因为有许多其它的资料和论述(比如2004年Bob Woodward著 《攻击蓝图》Plan of Attack, 2006年E. Holtzman/C. Copper 合著《弹劾乔治布什》 The Impeachment of George W. Bush等)都已经很明白地指出美国民众是受了愚弄和误导,被拖进了战争的漩涡。但内情被一个决策的直接参与者说出来,依然令人惊叹。有人认为,坦奈特之举是为了替自己开脱撇清,也有人认为他有商业头脑,著书立言是生财之道,但是NBC电视台的主持人赞美他为:“一个好样儿的美国人、爱国者,相当尽力地为国家服务过。”持这样评价他的人,相信是大有人在的。
   
   坦奈特这次的曝光行为很令白宫尴尬。其实他于2004年6月就主动辞去局长的高位,布什总统“慰留”不住他,于当年底还授予他美国和平时期最高荣誉的两个奖章之一的“总统自由勋章”(另一个是“国会金星勋章”)。现在这位仁兄却来这一巴掌,打得布什好个趔躇。总统为伊拉克战争陷入泥潭,已经背腹受敌,备受指责,现在这情报头子一嚷嚷,人民知道战争的动机和理由也都是不纯不正的。可以说,布什这样一来,政治生涯已到了尽头,把共和党的一切政治资源和家当都消耗殆尽,不仅明年大选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的竞选难度大大加深,他自己也将在历史上永远被记上不光荣的一笔。然而,说实在的,坦奈特的“立言”,对美国社会的震撼痛而不伤,这是民主制度通过自由的新闻媒体监督,进行自我调节的机制。要在中国,他的行为必然会被定性为“反党反人民、泄漏国家机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大约刚一萌芽就会被扼杀。君不见中宣部宣布的那“八大禁书”么?《伶人往事》那样的书还未问世,就折腾得满城风雨,章怡和状子也递了,部长台也下了,书还是出不来。
   
   就在坦奈特爆出布什操纵伊战的内幕之前的三月中旬,另一名前中情局的女谍报员瓦勒莉·威尔逊(Valerie Wilson)也在国会的听证会上(除非例外,一般听证会都向媒体和公众界开放),打破了四年来的沉默,在电视和摄影记者的聚光灯前,直指“白宫和国务院的高级官员,出于纯粹政治性的动机,将我的名字和代号随便轻易地暴露出来。”这种做法,不仅危及到她的个人安全,也“危害甚至破坏美国在国外的整个谍报员网,令他们及家人的生命受到危险。”瓦勒莉的丈夫约瑟夫·威尔逊曾是美国驻非洲和伊拉克的大使级外交官,他于2003年7月,美国向伊拉克开战后的四个月,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惊人的揭发性文章,其中指出:美国指控萨达姆向尼日购买制造核武器的重铀酸铵的消息是不确实的;布什政府告诉人民,美国受伊拉克的恐怖威胁是言过其实的。白宫当时为了报复这名“不爱党不爱国”的外交官,因而把他妻子的身份暴露,等于借刀杀人。
   
   从坦奈特和威尔逊夫妇的例子可以看出,他们把良知和真理的价值放在政府和国家之上。他们这样做,并不是跟政府作对,而是要阻止一场他们认为不应当发生的战争。他们捍卫的是民众“知”的权利,因为有了“知”,才具备做出正确决定的先决条件。这在2003年美国上下同仇敌忾,认为瞄准了一个等同于恐怖主义的独裁暴君、可以除暴安良、为911 死去的同胞复仇的高潮兴头上,浇下这样一盆冷水,需要多大的勇气!他们不仅是跟美国总统为敌、跟中情局为敌,还得罪了爱国情绪高涨的美国媒体和人民。威尔逊又带出了钱尼副总统的幕僚长利比(L. Libby)的丑闻,利比被指控有作伪证、泄密等重罪,6月时将判刑,估计可能被判重刑。但是一般认为这位干练的律师出身的总统幕僚,只扮演了白宫替罪羊的角色,届时布什总统有权赦免他。
   
   把自由和集权社会中“立言者”的命运和下场作一比较,就看出所谓“胡温新政”的专制本质,统治者如何挟持“国家”、“人民”的名义,来掠夺公民的基本权利。今日新闻中报道英国首相布莱尔宣称将于6月卸任,这位很受民众爱戴的政治家唯一为人诟病的失策是,伊拉克战争问题上,跟布什同穿开裆裤。他对国人说:“我是按照自己的信念去做的,也许我的看法错了,但我是真诚的。”这句话得到很多掌声。他又接着说;“做了十年首相,于我个人是够了。更重要的是,这于我们国家也都够长了。”这可不就跟丘吉尔当年那句话:“酒店关门我就走”一脉相承吗?中国的“国家领导人”们,何时你们才能学会布莱尔的潇洒呢?
   
   ──《观察》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