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兰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兰剑文集]->[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兰剑文集
·当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那里?
·民主革命与中国
·警钟!!!
·中共独裁集团的强权政治
·警惕中共独裁的新阴谋
·暴力与非暴力
·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二十一世纪必然是一个彻底埋葬独裁专制的世纪
·答网友:“ 你们是怎样看待内面这些人物的?”一文
·海外民运并不代表中国的民主革命------兰剑
·谈中共的网上封锁
·民运与中国民主革命
·中国民主革命及其它
·兰剑报到!向博讯问好!
·陈水扁之流玩弄台独的阴谋谈一点我的看法
·答草根先生关于缅甸问题
·闲情逸致之时,特录"阴符经"助茶兴
·敬告陈泱潮先生,在缅甸备受苦难期间,
·谨守我的诺言 ,为陈泱潮先生抄录昆明大观楼长联
·我的严正声明
·声 明 系列(一)
·声 明 系列(二)
·百足之虫,至断不蹶(系列声明三)
·民运之虫死而不僵.系列声明(三)补充文
·答陈泱潮先生的闲言碎语
·与陈泱潮先生言几句----
·真正的世界超级骗子正是你陈泱潮
·陈泱潮先生,你以为这是一根你的救命稻草吗?
·1948以后的缅甸 (一)
·1948以后的缅甸    (二)
·1948以后的缅甸  (三)
·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关于陈泱潮问题的"问题"
·谢谢草根先生的关注
·臭虫说
·永恒的灵魂
·也来说说民运
·谢谢小溪版主的开悟:
·政治体系逐步完善的基本规范
·天源于浩翰之宇宙,唯有立于天之大
·就陈泱潮于今天又公开挑衅,我的严正声明
·江山易移,秉性难改!
·邪恶的本质
·陈泱潮,你难道没有长眼晴么?
·逆天犯顺,自取灭亡,警告陈泱潮
·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半个多世纪以来,缅甸老百姓够苦的.
·穷辙拒轮,积薪候燎是陈泱潮的命
·几种品格类型的人对政治生活的影响
·见卵求时夜,见弹求鸟炙,陈泱潮自寻其辱
·人之将亡,其鸣也哀!
·征鏖
·无题
·逆境求生八大守则
·话说自由
·神医妙诀
·谢谢你,草根先生及关注缅甸的网友
·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必备基本条件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一)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后记)
·缅甸"果敢族" (一)
·缅甸“果敢族” (二)
·缅甸“果敢族”(三)
·缅甸“果敢族” (四)
·缅甸"果敢族" (五)
·缅甸“果敢族” (六)
·缅甸"果敢族" (七)
·缅甸“果敢族” (八)
·缅共生涯(一)
·缅共生涯(二)
·缅共生涯(三)
·缅共生涯(四)
·缅共生涯(五)
·缅共生涯(六)
·缅共生涯(七)
·缅共生涯(八)
·缅共生涯(九)
·刺刀下的"民主"
·陈泱潮先生不是一贯都要通过法庭来表白自己么?
·《共产党宣言》的宣言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底,起义的工作基本安排就绪,特别今年以来,缅甸的政局十分混乱,全缅甸的学校都停了学,学生们集中在仰光和缅政府进行罢课斗争,局势十分有利。为了起义的顺利进行和起义后的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经尚光和彭家声商定后,决定就起义的安排开一个会议,从安全上来说,这个会议选择在中国昆明开比较妥当。
   

   为让彭家声等人顺利安全的来到昆明参加会议,尚光将联络处的专车安排妥,由李云和驾驶员连夜开着车辆至果敢将彭家声一行人接到昆明。在这之前,张军按尚光的命令,提前已经去到果敢让彭家声做好去中国昆明开会的准备。为了路上的安全,尚光让李云他们准备了两大桶汽油,这两桶汽油足有300多公斤,往返一次绝对够了,这样就免得一路上加油的麻烦,这时中国买汽油还是比较困难,尚光一再交待李云,不论发生任何情况,都必须保证彭家声一行人安全来到昆明,同时通知张军也作好一切准备工作。
   
   这一时间经常往返南伞,李云和南伞特工站的人也混得很熟悉,为了安全,李云叫驾驶员暂时住在特工站所属的招待所,看看天色还早,就一个人驾车从白岩村进入果敢,到达彭家声老宅昔峨寨时,彭还没有吃饭,车一拐进彭家大院,彭家声的大儿子大顺就看见了,他一面招呼警卫员端水给李云洗脸,一面叫他父亲,彭家声见李云来到果敢,高兴极了,马上出来拉住李云的手,“尚光来信没有,情况怎么样?”彭一边说一边叫警卫员去叫张军,因为张军是尚光和他本人的联络员,李云一下来,很可能马上就要走,张军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说了这个情况,李云从内衣口袋里拿出尚光给彭的信,彭看完信“什么时候走?”彭急切的问李云,李云说:“我下来的时候尚光说了,时间由彭总决定。”“好,好,我马上安排。”
   
   彭马上叫大顺去通知他叔叔彭家富,东北军区参谋长李忠祥等人,这时张军也刚好进来,他见到李云,就知道可能要上昆明,就问道:“彭总,我们什么时候走?”“等他们来了再说。”彭这样告诉张军,他说:“老四,你和张军进来。”彭家声已经习惯这样叫李云了,李云和张军进了彭的卧室,彭问道:“你们看什么时候走比较好?”李云想了想,说:“我下来的时候尚光说尽可能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彭总离开这里,这里情况现在还是比较复杂,我想马上就走。”彭马上就说:“行,马上就走。”
   
   这时彭家富等人已经来到老宅,听见彭说马上走就说:“急什么,老四刚到,休息一两天又再说嘛。”“你知道什么,赶快拿好东西,现在就走。”彭听见彭家富这样说,急忙交待彭家富赶快走,彭家富看了彭家声一眼,满脸疑惑的去准备东西,不到二十分钟,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彭家声叫众人上了车,自己坐在前排,李云马上发动汽车,车子很快就离开了彭家,除了在车上的人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彭家声一行人上那里,难怪在彭离开果敢的日子里,缅共上上下下,费尽心机在寻找彭家声等人都毫无音信,这个时候,彭家声等人早已经到了昆明。
   
   一路上为了安全,李云特别选择了从勐捧沿江直出保山,走这样一条路,神不知鬼不觉,下边的人正在惊呼彭家声突然不知去向时,武装起义的会议于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二日在中国昆明正式召开,会议上由尚光亲自起草了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民族同胞书,并通过了起义部队的全称,根据彭在缅甸和大多数人商量的意见,全名为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党的主席为彭家声兼同盟军总司令,一月二十三日全会议通过了中央政治局人员名单,全文如下:
   
   (此文是会议期间机要室留下的一份打字机原件)
   
   脱离缅共,举行武装独立,成立民族民主同盟军的决议(绝密)
   
   为了保卫革命的成果,坚决的和一切大缅族分子作斗争,保存人民军的有生力量,人民军东北军区付司令员彭家声和尚光,杨忠卫,李生,杨茂安等人于八七年八月中旬就人民军的去向问题讨论后,大家一致认为必须采取行动,才能保住革命的成果,经过反复的论证,决定在适当的时机举行武装独立,为了保证独立的顺利进行,彭家声在尚光的安排下返回果敢作独立前的准备工作。
   
   今年一月十二日,经过尚光的努力,派人至果敢秘密地将彭家声,彭家富,彭大顺等人接到中国昆明,会同各部参加会代表45人,在昆明就武装独立的全部细节和各方面的协调问题作了具体的安排,根据目前形势的发展,作出以下决议:
   
   全会产生了民族民主同盟军军事委员会,一致推选彭家声为总司令,同时产生了党的中央委员会。
   
   (中央军事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名单略)
   
   全会通过了由尚光起草的独立宣言“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同胞书”。
   
   全会决定:八九年中国春节前,在果敢召开军事会议,会议由尚光主持,为三月XX日的武装独立做最后的动员准备工作。
   
    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临时军事委员会
   
    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三日于中国昆明
   
   根据这份决议,形成了最后的决心,这一段时期,尚光整夜整夜不能入睡,为了武装独立的计划,不分日夜地起草着各种文件,不到三天,尚光按照会议的要求已经完成了起义的全部文件,
   
   也就是这个时候,彭家富通过有关线索,知道缅共中央到处在打听彭家声等人的下落,彭的突然失踪,着实给缅共当局大吃一惊,不得已之下,通过中国有关部门企图摸清彭究竟在什么地方,但这时的中国有关部门确实也不知道彭家声在什么地方,为了不让缅共起疑心,彭家声和尚光全面地审议了有关起义的文件,确定已经没有任何大问题后,彭家声决定返回果敢。
   
   冬天刚过的昆明,一片春意昂然,这天清晨,两辆汽车停靠在昆明通往缅甸滇缅公路第一个关口碧鸡关的路边上,彭家声紧紧地握住尚光的手说:“送君终有一别,用不了多少时间,我们就在缅甸相会了,请回吧,为了我们的事业,你务必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和身体,我在果敢等待着你的到来。”俩人的手握的更紧,两双眼睛相互在一起,有着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当时二人的心情。
   
   早来的春风吹在尚光的脸上,他目送着彭家声的汽车远远地离去,为了彭家声的安全,尚光特地调用了原军区政治部主任的驾驶员许志峰亲自送彭家声返回缅甸,整车的军人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而且尚光一再交待驾驶员许志峰,只要安全到达,马上电话通知尚光。
   
   彭家声等人安全地回到了果敢,缅共当局也摸不到什么可疑之处,一切又恢复了平静,谁也不知道,一场大风浪将席卷整个缅甸,谁也没有估计到,这在全世界率先打响的第一枪,它的影响之大直至震憾整个世界,继缅共彻底垮台后,不可一世的苏维埃帝国大厦也在一夜之间彻底倒塌,欧洲的共产主义阵营也相继土崩瓦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