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梅朵梅朵3]
井蛙文集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梅朵梅朵3

   梅朵致井蛙的信
   
   2006-2-6
   
   

   
   我的井蛙:
   
   我在我的“小屋”里找到一则令人兴奋的留言。我感动得几乎哭出来。是的,我这几天就沉浸在激动与绝望的情绪之中。我的脚步逐渐靠近德兰萨拉了。我的心逐渐靠近一个花园的玫瑰丛。淡紫色的玫瑰,我精神的天堂。我远离人群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距离天堂已经很近了。我曾经多次想到离开这个世界,因为,我的孤独只有雪山上那叶莲花才知晓。世界于我是多么小!你说的圣地,它就是我死亡时所需要眷恋的地方。可是,我暂时不这么想那个问题了。感激,还有你给我每天写那么多珍贵的文字。
   
   可我不喜欢别人翻看我的日记。我更厌恶有人监控我写作。比如,你不应该写诗给某些人,你不应该发表那些诗歌。等等。这些命令式的言词几乎使我失控。不过,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赢得自由的。绝对的自由。
   
   梅朵于图伯特
   
   井蛙致梅朵的信
   
   2006-2-6
   
   我的梅朵:
   
   不要绝望。我为你终于走进玫瑰丛而深感喜悦。我们的天堂就是内心的自由。我前些天在SOUTH SHORE的SHOPPING MALL里买了十几二十件格子衬衫。我无限欣喜地看着这些我珍爱的格子花纹。它们不同颜色,每一件由不同颜色交错而成。商场里所有的格子衬衫都几乎给我买了回来。因为大减价的原故。
   
   我还看到你喜欢的粉红色皱褶的长裙。可惜,没有你要的码。不过,我会经常跑去观察,一旦有你的S码,我会即刻买下来。相信,你会恢复我在拉萨时所看到的你身上那飘逸的气质。我欣赏你快乐的样子。
   
   有人翻开你的日记,证明你的神秘有人注意了。我们的对话,可以让全世界知道。你个人的隐私,终有一天,待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会被人知道的。所以,不必介怀这些细枝末节。我们除了上街不必裸体之外,思想的公开,我想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好吧,亲爱的。快乐起来。我希望你笑的时候就是我笑的时候。当有人问我井蛙,如何与刚拉梅朵联系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对着镜子,无奈地笑了。到底是你比我有魅力啊。因为,你有个美丽的名字,而我,似乎对这个世界不太严肃。再说,你是藏人,我是汉人加蒙古人。我们加起来就变得含糊不清了。
   
   爱你的井蛙于
   
   SAND BEACH
   
   
   
   
   
   梅朵致井蛙的信
   
   2006-2-7
   
   我的井蛙:
   
   我是个孤儿,我对我的前世今生都不得而知。所以,我并不在乎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正如博尔赫斯说的:“我不必向任何人证明我是个阿根廷人。”一样。
   
   但是,我却是幸运的。我不缺乏爱。朋友之爱,异性之爱,同性之爱。最难得的是,我心中无恨,不论是对我的敌人或者是对待那些喜欢作恶之人。更具体地说,我心中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敌人。从这点看,我是幸福的。虽然,今生今世,我不再可能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但是,我是一个幸福的诗人。我想,足够了。你呢?
   
   梅朵
   
   
   
   井蛙致梅朵的信
   
   2006-2-7
   
   我亲爱的:
   
   我不是孤儿。我的父亲虽然去世了,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从来就不曾见过他,家里连一张照片都没有。我在幻梦中经常惊叫我的父亲,希望他能够复活。可是,这是不可能的。我心里有父亲,所以我就永远有父亲。尽管我的那些儿童作品里头,没有一个孩子是有父亲的,哪怕这已经成为我内心的沧桑。但是,我深深爱着他。我在那些异性追求者身上,总希望找到父亲的影子,父亲的感觉。但是,我彻底失败了。他们都不是我的父亲,他们不会成为我的父亲。他们没有一个了解我天真笑脸下内心的沧桑。我之所以信奉基督,是因为,在基督的世界里,天上有一个慈祥的父。不是因为他无所不能,而是因为他慈祥。
   
   我以前,与其说是希望有个爱我的异性,还不如说我一直都在寻找一个父亲的角色。时至今日我才明白,那都不是爱情。真正的爱情就是我现在每天对你的思念。时而撕心裂肺,时而平静如水。你就是我洗澡的时候,那从浴缸里冒出来的轻烟,使我感到寒冷的忧愁。你也是我茶壶里那一枚香片,淡淡的,然而是醉人的。我可以花掉一个周末的早晨,坐在沙发上喝茶,想你。我也可以耗掉一个孤独的夜晚,泡在浴缸里,想你。
   
   井蛙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