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家庭教会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3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4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5——徐永海劳动教养解除证明书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5——徐永海劳动教养解除证明书
·主的灵教我祷告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6——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民运维权朋友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7——王丹与基督精神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8——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9——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0——刘念春与基督徒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0——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1——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1——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2——求主拣选他们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3——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4——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5——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写在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6——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8——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9——走百姓路线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0——让所有的好人、老实人、受苦的人都能过上不着
·我是徐永海今天警察上门来警告
************
李克牧师文选
·文选概要
·我的人生之主——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徐永海等:一位忠心有见识的老牧师
·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
·纪念基督教(新教)传入中国二百周年
·歌颂基督教的共产党人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如何认识神的存在
·生命从何而来
·宇宙从何而来
·生命之奥秘,光、气、水——生命之源
·人之本体的奥秘
·亚当人生的见证
·“以人为本”的思考
·爱仇敌之奥妙
·识别真伪,祛邪扶正(对气功的思考)
·婚姻之道
·宗教与科学对立的吗
·分别善恶树的奥秘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纪实)
·北京三自会纪实(1979——2000)
·为真道竭力争辩(剖析“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读《美国的本质》有感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基督再来与世界末日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徐永海
      
      (此稿为旧稿,写于2001年10月7日,发表在<民主论坛>2001.11.1 a)

   
   
      我与刘凤钢认识是在1990年,是在袁相忱牧师的基督教家庭聚会。1990年,袁相忱牧师的家庭聚会是在他的大女儿家,地点是在北京市朝阳区的垂杨柳,人数也只有十几个人。原来聚会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北京白塔寺袁相忱牧师自己的家中,只因受到有关部门的“警告”不得不把聚会搬到大女儿家。在这里也没有两年,又被“警告”,不得不又搬回白塔寺。在此后,也多次受到“警告”,但袁相忱牧师没有再将聚会搬到别处去。
      
      一天在电梯中见到了一个弟兄,和他一起先后脚进了袁相忱牧师的大女儿家,没有说话。那时的聚会就如同秘密接头,进来如此,出去也如此,出去要一拨一拨的,不能被人看出来。后来袁相忱牧师的大女婿对我说,这个弟兄叫刘凤钢,他信主就象一百二十度的开水。这是刘凤钢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他以后给我的印象,对信仰就象一百二十度的开水。
      
      我信主是在1989年的2月,刘凤钢信主在我之前,是在1987年。在1989年,刘凤钢弟兄就已经在自己的家里办基督教家庭聚会了,他的家庭聚会大多是年轻人,有弟兄,有秭妹,那时北京没有多少基督教家庭聚会,象刘凤钢弟兄家的以青年人为主的家庭聚会就更少了。那一段时间,我断断续续参加了刘凤钢弟兄家的家庭聚会,只是他是教会的领袖,我是普通的信徒。
      
      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韩庄镇多义沟村,那里的基督教家庭聚会异常兴旺,他们用自己的劳动所得盖了教堂,几千名基督徒在他们那里聚会。1992年6月18日公安人员用推土机推倒了他们的教堂,拿走了他们的财产,抓走了他们的弟兄姊妹。教会负责人郑元苏弟兄被判了12年,四十多名弟兄姊妹被关了2年以上。1994年春天,多义沟的弟兄找到刘凤钢和华惠奇弟兄。在刘凤钢和华惠奇的带领下,我们尽自己的能力给了多义沟弟兄秭妹一些帮助,还将他们的处境告诉了一些国外的弟兄秭妹。
      
      通过这件事,我们这些具有共同追求的弟兄秭妹聚在一起。1994年是一个多事的一年,在那一年,我们知道了“中国自由民主党”的朋友,知道了“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的朋友,他们中的一些朋友被关被抓。“那里有苦难,那里就有上帝,那里就有基督徒。”刘凤钢弟兄多次这样说。这些朋友在困难中,他们的家庭在困难中,我们理应去看望他们,看望他们的家人。这样,刘凤钢带着我们多次去这些朋友的家里。
      
      由此,我们认识了一些“民运”的朋友,或者说“异议人士”,有王丹、刘念春、江棋生、李海等。我们和他们交往,我们与他们谈信仰,谈福音。后来一些朋友信主、成为基督徒,如储海蓝、任畹町、金艳明、沙裕光、钱玉民、高玉祥、杨靖、韩罡等,这是后话,在这里刘凤钢起了很大的作用。
      
      刘凤钢弟兄是个基督徒、是个传道人、是个家庭教会的领袖,他一直以传福音为自己的使命。他身上具有上帝的爱,使得他不能不关心这些异议人士,而不计较个人的得失。1995年,在召开“世界妇女大会”之前,刘凤钢弟兄几乎每天都和在美国的“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电话联系。刘凤钢弟兄和刘青共同商量如何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刘青在美国,刘凤钢在中国,这样很多事情就要由刘凤钢来进行,而做这些事情是很危险的。结果在1995年8月9日,刘凤钢弟兄被抓,后被劳动教养两年。同时被抓的还有高峰弟兄,被劳动教养两年半,在此之前的5月我也被抓,在9月被宣布劳动教养两年。
      
      在狱中,我没有和刘凤钢、高峰关在一起,我一直被关在西城看守所的“小号”里,而刘凤钢和高峰被关到东北的双河农场。那里的苦难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最简单的大小便,你都不能自由,一天只能早上、晚上去两次厕所,其他时间不许去。
    在狱中这两年,刘凤钢的母亲去世了,他没有和母亲见上最后一面。刘凤钢的母亲因为刘凤钢的事情着急,一病不起最终离开了人世。在狱中,人没有事情,只有时间,时间如何打发,就是想家里的人,更确切的说就是想自己的母亲。老母亲去世,家里人没有告诉刘凤钢。刘凤钢靠着信仰和对母亲的思念,度过那艰难的每一天,本想尽快回家见到老母亲,结果也没有见到。
      
      我和刘凤钢前后脚出狱,出狱后,我陪同刘凤钢弟兄去八宝山公墓,去看望他的母亲。手捧母亲的骨灰,刘凤钢放声痛哭。本想回来后好好孝敬自己的母亲,没有想到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刘凤钢的母亲也是基督徒,为此我一直很羡慕刘凤钢,他的母亲对刘凤钢信主很支持,对刘凤钢传福音也很支持。他的母亲对人很好,我每次去,都和他母亲谈一谈,有时还在他母亲那里吃饭,他的母亲是一个很好的老太太。愿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在天家里见面。
      
      刘凤钢母亲去世,刘凤钢没有在,在刘凤钢一家只有刘凤钢和他的母亲是基督徒,刘凤钢母亲去世后,按照基督教的礼节,一些主内的弟兄姊妹帮助料理了后事,并录了像,以使刘凤钢能够看到,使刘凤钢多少得点安慰。
      
      刘凤钢弟兄出狱了,并没有因为他母亲的去世而消沉,他更加成熟,在传福音的道路上,他更加坚定。目前,刘凤钢弟兄带领着几个家庭聚会,并定期去农村传福音。虽然面临着逼迫和危险,但刘凤钢弟兄已将这一切都交给了主。
      
      徐永海
      
      2001年10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