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家庭教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
     
     (此稿为旧稿写于8年前的1998年12月8日)

     
   尊敬的北京市公安局一处领导:
     
     提起人民警察,人们不禁在脑海中浮现出身穿橄榄绿、头戴国徽、为保护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英勇威武的形象,每当我在报刊上看到人民警察为抢救人民财产而献身的事迹,我从心中对这些人民警察肃然起敬。然而在我们人民警察队伍中的确也存在一些素质不高个别人和一些不文明执法、甚至执法犯法的现象。
     
     我叫刘凤钢,家住北京市宣武区菜园街24号院西楼二单元602号。在1994年11月19日至1994年11月23日期间,我在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被公安人员监视。这些公安人员身着便衣,手拿步话机,有步行的、骑自行车的、骑摩托车、还有开轿车的,他们采取的是贴身跟踪、漫骂、扎自行车车带。在23日他们对我非法施暴大打出手。
     
     1994年11月23日下午,基督教信徒童土妹约我到北京市白塔寺袁相忱牧师家聚会,并且她要向我咨询出国手续之事(她儿媳在国外生小孩)。下午2时许,我行至白塔寺十字路口以西100米,路北一家水果店门口前,一位身穿了绿军大衣跟踪我多日的便衣警察,走到我身边用肩膀猛撞我一下,并说:“你为什么撞我?”我马上说:“不是我撞你,而是你撞我。”我的话音未落,身后七、八个便衣警察一拥而上,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打躺在便道上的一排自行车上。当我爬起来时,又把我打倒在马路上,我再次爬起来时,这几个便衣警察又再次把我打躺在路旁的电线杆下,其中一位也是跟踪我多日的便衣警察,揪住我的衣服,凶狠地说:“回家不许出来,告诉你们那帮傻*(下流话)老实点。”我大声地质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打我?”话音未落,几个便衣警察又一次一涌而上,又一次把我打躺在便道上的一家商店的柜台底下,其中一名身穿皮夹克和牛仔裤的便衣警察用脚照我的左眼猛踢。而后这几个便衣警察手持步话机驱赶围观的群众,同时这几个便衣警察也随着人群散开。过了一会儿我从地上爬起来,到照相馆照了相,然后到医院看了伤。
     
     第二天北京市公安局领导由白纸坊派出所带领下来到我家,说是来调查此事。我向局领导、派出所详细地说了我被打的经过,派出所讲:“你肯定是警察打的吗?”我向他们讲了这几天我被跟踪的情况和跟踪汽车的号码,然后他们走了。
     
     事情发生后,我多次找公安人员询问此事处理结果,起初宣武区公安分局陈开林说:“那些是刚从工厂里调上来的警察,素质太差,算了。”后来我对此事丝毫没有处理结果表示不理解,宣武区公安分局的一位姓冯的公安人员对我说:“你该上那告,上那告去。”
     
     我认为目前我国正在朝法制健全发展,出现法律问题有法可循、有法可依。我认为上述几位警察身着便衣殴打他人,这决不是政府行为。我要求一定严肃处理,向我本人赔礼道歉,并赔偿医疗费用。现正式向你们提交事情经过,望你们尽早调查解决。
     
     申诉人 刘凤钢
   
     1998年12月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