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邹引娇母子新华门申冤被抓马家楼]
江中学子
·监控车21
·监控车22
·监控车23
·监控车24
·监控车25
·监控车26
·监控车27
·监控车28
·监控车29
·监控车30
·监控车31
·监控车32
·监控车33
·监控车34
·监控车35
·“缺牙齿”工资600元/月(36)(图)
·缺牙齿37
·缺牙齿38
·“缺牙齿”装鬼(39)
·缺牙齿40
·缺牙齿41
·缺牙齿42
10年3月-至今 租赁隔壁杂货店和二楼麻将馆的线人吴氏夫妇开赌场
·赌场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1(图)
·赌场2
·赌场3
·赌场4
·赌场5
·赌场6
·赌场7
·赌场8
·赌场9
·赌场10
·赌场11
·赌场12
·赌场13
·赌场14
·赌场15
·赌场16
·赌场17
·赌场18
·赌场19
·赌场20
·赌场21
·赌场22
·赌场23
·赌场24
·赌场25
·赌场26
·赌场27
·赌场28
·赌场29
·赌场30
·赌场31
·赌场32
·赌场33
·赌场34
·赌场35
·赌场36
·赌场37
·赌场38
·赌场39
·赌场40
·赌场41
·赌场42
·赌场43
·赌场44
·赌场45
·赌场46
·赌场47
·赌场48
·赌场49
·开赌场50
·开赌场51
·开赌场52
·开赌场53
·开赌场54
·开赌场55
·开赌场56
·开赌场57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58(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59(图)
中共线人光头夫妻(光头说:“百姓斗不过政府,跟政府作对死路一条!”)
·慎入!中共线人光头夫妻(组图)
·光头夫妻1(图)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兄绰号明明,五个子女;弟绰号“瘌子”,二个儿子)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图)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图)
·超生户1
·超生户2
·超生户3
·超生户4
·超生户5
·超生户6
·超生户7
·超生户8
·超生户9
·超生户10
·超生户11
·超生户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邹引娇母子新华门申冤被抓马家楼

    06年7月江西中医学院临床专业本科毕业后,同学中有的走上工作岗位,有的考研继续深造,而我无奈地选择了上访。在当地等待多年得不到任何处理后,我和母亲来到北京。11月20日上午我们到卫生部人民来访接待室,不大的接待室聚集了十多位访民,填表后排队等候接谈。十多分钟后轮到我,接谈员看完材料后问我有什么要求,我提出无钱打官司,希望卫生部出面协调解决。接谈员将我母子俩的材料拿到里面去请示主任。几分钟后,主任出来对我说,卫生部信访处无权直接处理,只能做相关政策法规说明解释,建议我去做鉴定,未批文。访民大都是多次来访,很多做过鉴定,有的做过几次鉴定花了几千元,但鉴定结果却让他们十分气愤。几位外地访民悲愤地诉说鉴定的不公和到京后的失望。接谈员听了也默然。

   

    请求协调无果,11月21日上午我母子俩带着材料到新华门找总理申冤。在新华门附近访民三五成群地坐在路边,警察和便衣来回巡视。走到新华门母亲一边喊" 我有冤,要见总理" 一边掏出写有" 冤" 字的纸,我迅速拿出材料,警察和便衣冲了上来,将我们带到旁边登记身份证和上访事由。不久,一辆满载访民的警车开了过来,警察叫我们上车。十多分钟后,警车开到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派出所,访民依次下车,等候在派出所门前的十多位各地截访人员围了上来,上下打量并不时询问访民籍贯。进入派出所后,警察叫访民排队依次登记身份证和上访事由,并用摄像头拍了头像。随后将访民集中关押在派出所院内一间百余平方米的屋子里,屋子和院子用一米多高的不锈钢护栏隔开了,护栏一侧靠墙处有一执勤亭,执勤亭和护栏间有一进出口,另三面是二三米高的围墙,围墙上装有延伸至屋顶边缘的铁丝网,屋内有几排座椅,提供热水,有一名保安维持秩序。中午不提供午餐,但可到执勤亭买方便面,价格略贵。陆续有访民进来,也陆续有访民被点名叫走,最后留下七八十位访民。

   

    下午二点派出所门口来了辆大公交车,关押的访民点名叫出排队上车。半个小时后,到达丰台区马家楼(一所专门负责遣返访民的机构)。所有的访民下车排成一队再次登记身份证和上访事由。完毕后,将访民集中关押在一排相通的平房内,平房内有走廊和张贴各省名称的数十间等候室,等候室内有几排座椅。进口锁了,出口有人看守。据来过的访民介绍,以前每顿发二个馒头和一包榨菜,现在短暂关押的不发了,访民由各地驻京人员领走,不来领的,下午五点也放走。下午四点左右江西省公安厅几名工作人员和宜黄县信访局方局长将我母子俩和另一退伍青年领走。十多分钟后,车开到宣武区右安门西街北京九州家园宾馆。方局长带我俩到附近餐馆吃了碗面,当晚我母子俩住在宾馆103室。第二天上午,又带我俩吃了碗汤粉。方局长说县长答应接谈我母子俩,但问及具体处理方案却没有结果。在我母子俩表示愿回当地再试一下后,方局长借给母亲一百元补充路费,放我俩走了。

   

    数周前我们向中国各政府机构和新闻媒体发电邮求助。11月21日下午国家人口计生委电邮回复" 家庭生活困难补助,您可以向民政部门申请救助" 。人流后,母亲到县、地区、省医院治疗留有病历均说明人流出现问题,但当地却一再推诿和拖延,药费始终得不到解决。这次国家人口计生委不提计生后遗症药费只说家庭生活困难补助既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母亲多次找县长和有关部门领导,县信访局局长多次接谈并向领导汇报,但未得处理。县民政局也批文 "民政局无法解决,不要天天找领导 "。要解决药费都如此艰难,上海五官科医院协调赔偿之事在当地更没有解决的希望。20年的诉求,20年的等待,身心交瘁。母亲身为共和国同龄人,与共和国一道经历风雨,如今年近花甲日暮将至,希望余生能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温暖,但愿不再遥远。

   


此文于2007年12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