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之30)瞧瞧咱们的徐老太!]
姜福祯文集
·(之7)我是如何一个人打败一个“旅”的
·(之8)装B时代:关于白杨树、蜜蜂、*颍三个代表的先进性分析
·(之9)给汉字追加一些宝贝
·(之10)“举手党”荣衰纪略
·(之11)任志强万岁!兼警告“不买房运动”的小瘪三
·(之12)中国贪官列传实话篇(简洁版)
·(之13)中国贪官列传鬼话篇(简洁版)
·(之14)中国贪官列传杂篇(简洁版)
·(之15)严重建议用《公民歌》取代《国歌》
·(之16)让思想者见鬼去吧!
·(之17)谁在叨叨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了昂!
·(之18)严重建议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恶搞法》
·(之19)自由发帖,后果很严重!
·(之20)当代国际关系概论:世界就是一个班
·(之21)惊暴秘闻:萨达姆灵柩已安葬于中国西安
·(之22)谁是儒家:向孔子致敬(之1)
·(之23)《世界人权宣言》是儒家智慧的光挥结精:向孔子致敬(之2)
·(之24)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向孔子致敬(之3)
·(之25)孔子理论是一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向孔子致敬(之4)
·(之26)蓝海经济:一个可能气死比尔盖茨的超级产业
·(之27)母亲节之际,张爱党再次递交入党申请书
·(之28)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
·(之29)小刀进行曲
·(之30)瞧瞧咱们的徐老太!
·(之31)站在历史的高度和连续性上为改革声辩
●2007●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个小书店老板的亲历——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争鸣批评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九谈《物权法》
·1.《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
·2.《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
·3.《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4.《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5.《物权法》关系辩正
·6.《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7.《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
·8.《物权法》的器和用
·9.《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治吏与牧民的双簧戏(法律随笔二题)
·公共权力乱设“义务”──草民篇
·审计算个屁!──官吏篇
******
·工作权维权:一个将被严酷现实唤醒的领域
·统治驻守宪政 正义没有国界——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
·谁“杀”了这些大楼?
·由布什的“脸皮厚”想到克林顿执政理念的泡沫
·《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草根”贪官与“太子党”贪官臆说
·愚民正未有穷期 老谱还在不断袭用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
·共产党是一个党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兼答孙丰《共产党不是党》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
·中国离非洲有多远?
·邬书林的变脸与中国式禁书
·我的地盘我做主?
·“主旋律”扰民何时休?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
·“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力虹三辩:无罪、无错、有徳——兼写给严正学、池建伟
·但愿“米住论坛”不是梦!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
·罚网恢恢,独“尊”小贩——点击城管若干执法权
·城管跋扈录:综合执法与综合侵权
·“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关于白教授被白打的几点乱侃
·言说者的灵与肉——马力闲说
·吴立红的命运与中国式污染
·本该杀掉毁人不倦的郑筱萸
·神州何处觅自由?——有感于李建强律师再度被扣押执业执照
·我对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的推荐
·茅于轼的“曲线扶贫”论是耍花枪
·三笑笑蜀
·“仰望星空”必须从仰望善制开始
·谁是富人?——读韩进《茅于轼给中国人民玩的把戏很高明?》
·任志强被气死了!
·谁颠覆了彭宇案的真相?——驳所谓“正义不能覆盖真相”
·彭宇案:道德与法律的双重沦陷——兼写给陈永苗先生
·民以食为天,官以“天”为食的制度困境
·涅槃未得身先死 怎不叫人泪沾巾?——迟到的悼念
·权力的细节——集中阅读
·中国反右叙事的里程碑——诠释尤凤伟长篇小说《中国:一九五七》
·毛泽东走了,毛泽东来了!(两篇奇文赏析)
·互利——实践理性的试金石
●2008●
·春节晚会小品:2007年——雷锋同志在南京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最大的假话
·谁的世界,谁的梦想?
·“彭宇恐惧症”的制造者今何在?
·站起来的小河——致胡佳
·任志强万岁!万万岁!——且听任老板谈穷人和富人的辩证法
·第三次“解放思想”运动讨论综述(官方版)
·中国拒绝孔子——42家媒体推《丧家狗》为图书排行榜老大
·王千源“卖国”事件该划句号了
·2008年出版物专项治理活动查禁的海外出版物
●2009●
·拳头打不碎政治诉求——声援孙文广
·中国目前的核心利益是强势集团的利益——读《中国不高兴》的几点随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之30)瞧瞧咱们的徐老太!

福祯幽默文煮坊

姜福祯

一、中国碰瓷党通过决议表彰徐老太先进事迹

   自从彭宇案经过南京鼓楼法院,依照“常理”进行院审理彭宇这小子 败诉后,深深地鼓舞了全国“碰瓷党”党员,据悉:碰瓷党党中央已 经通过决议表彰徐老太地突出贡献。决议认为:自从碰瓷党成立以来 党员们在各个领域见机“碰瓷”,不屈不挠,取得令人睹目的成就, 大长了利己害人主义者的士气,大灭了利他助人为乐者的威风。但 是,我党的行为经常为人唾骂,多年来总是处于道德洼地,给我党的 组织发展工作带来不少困难。令人振奋的是最近我党优秀党员徐XX 一举胜出,脱颖于南京鼓楼法院,大败“雷锋秀”彭宇,此回徐老太 不仅由派出所和法院倾力支持,暗施拳脚;更有权威媒体摇旗助威, 为我党打造形象大使,广泛制造影响。我党扬眉吐气,出一口鸟气之 时特作出决议如下:

   1、除碰瓷所得之外,另行奖励徐XX十万元人民币。

   2、党内职务由原来的汽车派公交车族老年组组长升为南京市碰瓷党委委副书记。

   2、党内外广泛掀起向徐XX学习的热潮。

   ------------------------------

【附】徐老太先进事迹述略

   “南京徐老太”这三年被撞(或者称假撞)在南京当地报纸上总共五次。

   1、2005-07-19,68岁的徐老太在南京火车站讹诈十岁女童朵朵去医院检查没得逞。

   2、2006年11月20日,在天津水西门广场公交车站,南京徐老太涉嫌讹诈。轩然大波。

   3、2006-12-10天津路某人行道

   4、2007-02-29南京新化路边,一名五岁男孩的玩具车将71岁的徐老太惊吓导致医院判定脚趾骨折

   5、2007年6月4日,天津路某公交车站。注明:天津路是南京市的天津路,不是指天津市。

   个人估计,事件1/2/4可能是同一个徐老太,年龄和作案手法非常相近。

   以下报道可以证明徐老太多年如一日,始终不渝地为本党“远离雷 锋,助人倒霉”的宗旨而勤奋工作,屡败屡战,终于取得了今天骄人 的成就。

   ------------------------------

原报刊资料摘编

   女童母亲说,“这今后还怎么教育孩子做好事啊?”

   昨天,一名十岁女童在南京火车站遭遇一件让她心灵受到伤害的事: 当她看到一位老太不慎倒在地上,便主动去搀扶。没想到老太抓住女 童,硬说是女童撞倒了她,要求送她去医院,女童不从反被重重地扇 了一记耳光。女童母亲伤心地说,“这今后还怎么教育孩子做好事 啊?”

   记者赶到南京火车站民警值班室时,只见受委屈被打的十岁女小学生 朵朵(化名),小手捂在右脸部,正依偎在母亲邵女士怀中不敢说 话。许多目击了这伤心一幕的旅客们都愤愤不平,愿意来给做好事反 被污辱的小学生朵朵作证。提起做好事的经过,这名南京中央路某小 学四年级的小学生朵朵,用胆怯的语气说,昨日上午10点多钟,她和 母亲邵女士一道来到南京火车站,准备乘坐11点多钟去连云港的2526 次列车,当她们母女俩买好票在广场上时,妈妈称去买东西吃,让她 一个人站在原地等。

   朵朵一脸童气地接着说:“正当妈妈离去时,突然在我前面一个老奶 奶不慎摔倒在地上,我赶紧上前搀扶老奶奶,问她哪里痛。她没有回 答,我就转身准备离去,突然老奶奶不知哪来那么大的力气,一把抓 住我的右手大喊,你不要跑,是你撞了我,必须要送我去医院。我被 奶奶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死了,忙想解释几句,不是我撞倒,而是我来 扶你起来的。可奶奶怎么都不听,忙从地上爬起来就给我一个耳光, 我哭喊着叫妈妈。”

   邵女土说,朵朵哭喊时,自己回头一看,一名老太正死死拽住朵朵不 放,自己忙丢下所买食品,过来问老太怎么回事,老太态度很差硬说 朵朵撞倒了自己,要么拿钱赔偿要么送她去医院检查,双方争论不休 并报了警。

   在事发现场不远处,电话亭店主刘小威说,当时他亲眼看到了事件发 生的经过,小女孩站在广场上没有动,巧的是老太就跌倒在小女孩面 前不足一米处,她根本没有撞到老太,当老太摔倒时周围有不少旅客 看到的,大家仅仅惊讶一声或回头一看没有人上前扶,而这时惟独小 女孩上前扶了老太一把。另一位旅客王亮向警方作证,他亲眼看到老 太是是自己倒地的,跟小女孩没任何关系。

   在民警值班室内,面对众多旅客作证指责老太的不道德行为时,原本 一再要求让邵女士赔偿100元钱,这位声称身上多处疼痛的68岁徐老 太,却以要赶车为由偷偷地跑了。

   玩具车吓倒老太一跤跌成骨折

   昨天下午,一名五岁男孩在化新路上玩遥控电动玩具车。没想到,玩 具车突然撞到一名老太的脚上,老太受到惊吓跌倒并导致脚部骨折。

   昨天下午14时,家住南化小区的71岁徐老太在化新路上散步。此时, 一名五、六岁的男孩正在路边摆弄遥控电动玩具车。小男孩摆弄着遥 控器,玩具车就前后行驶,他玩得很开心。徐老太迎面走来时,也没 当回事。突然,玩具车就撞到了徐老太的右脚上。老太太受到惊吓, 当场跌倒在路上。等她爬起来时,嘴里直喊脚疼。附近的群众见状, 连忙将徐老太送到附近的朗盛医院。医生检查发现,许老太的右脚脚 趾骨折。医生随后给她进行了包扎医治。很快,小男孩的家人也赶到 医院,向徐老太赔礼道歉后,支付了医药费。

   车祸老太躺在医院不想走

   老太:伤筋动骨100天肇事司机:完全可以回家休养

   车祸后住院治疗近一个月了,徐老太仍然需要护工搀扶着才能下床行 走。“十几天前肇事方就让我出院。”徐老太说,后来肇事方干脆结 清了前期的住院费用之后就不再露面了。对此,肇事方郝先生也一肚 子苦水。

   老太身上多处骨折

   6月4日,徐老太前往晓庄办事。下车后,徐老太沿着路往人行道方向 走。还没走上两步,徐老太眼前一黑,被一辆轿车撞倒在地。“全身 就没有一处不疼的,想动也动不了。”徐老太说,车上下来几个人, 七手八脚把她抬上车送到了南医大二附院。“刚被送到病房那会儿, 她的脸肿得象馒头一样,脸上都是血,挺恐怖的。”病房内的一位病 友向记者描述道。经诊断,徐老太髋、颅等多处骨折。整整抢救了三 天,徐老太才恢复知觉。

   肇事方催老太出院

   徐老太说,刚开始那个叫小郝的驾驶员态度还挺不错的,经常来医院 探望,反反复复也为其做了检查。可是治疗了十几天,肇事方态度突 然大转弯,说徐老太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让徐老太抓紧出院回家休 养。

   徐老太肯定不愿意:“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样折腾着回到六合老家, 骨头万一有问题,我下半生可怎么办?”万万没想到,6月22日,肇 事方把前期的医疗费结清后就消失了,再未露面,临走前抛下一句 话:“你不出院,以后的医药费我也不会给了。”徐老太就这样在医 院住到现在,可是心里空落落的没底,慌得厉害:“我又没钱,他不 肯付钱,那该怎么办?”

   这事和赔偿很有关系

   记者联系上了当时驾车的郝先生,郝先生也一肚子苦水,郝先生说他 们为了徐老太也出了不少力,考虑到其老伴身体也不好无法照顾她, 特地为其请了护工。医生也表示徐老太的伤并没大问题,完全可以出 院回家休养了,可是徐老太偏偏要“赖”在医院,怎么都讲不通。 “她可能就想多赔一点钱,我们其实也想尽快赔偿解决,可这样拖着 不出院也不是办法埃”郝先生说。

   对此,南京华庭律师事务所张伟律师表示,徐老太完全可以要求肇事 方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 等损失。但是,受害人的损失必须与交通事故有关,侵权人才需要赔 偿。如果医院确实要求伤者出院的话,伤者如果强行住院,此费用属 于自行扩大损失,侵权人一般是无须赔偿的。

   男子自称搀扶老太反被告上法庭(图)

   判决结束后,彭宇一脸郁闷地站在法院门口

   自称搀扶救助一位摔倒的老太太却成被告,法院“推理分析”做出判 决,网友号召捐款支持被告

   7月,南京的一位老太太将青年彭宇告上法庭,称对方撞倒自己,要 求其赔偿十几万元的损失。彭宇则称自己好心帮助那位老太太,将她 扶起送她去医院,却反被诬。

   彭宇称,2006年11月20日,他在公共汽车站好心扶一名跌倒在地的老 人起来,并送其去医院检查。不想,受伤的徐老太太及家人得知胫骨 骨折,要花费数万元医药费时,一口咬定是彭宇撞了人,要其承担数 万元医疗费。被拒绝后,老人向鼓楼区法院起诉,要求彭宇赔偿各项 损失13万多元。

   注明:天津路是南京市的天津路,不是指天津市。

二、在徐老太模范事迹鼓舞下南京进入“碰瓷党”活动频发时期

   据群众爆料,南京鼓楼法院附近公交车站近日出现了数十名见人就原 地打滚者,并立即请求帮助的人群,虽然在得到帮助之后他们会连声 称谢,但而后会以“好人做到底”为由要求帮助者将自己送进医院, 但眼睛雪亮的群众发现,一旦进入医院之后,出来的帮助者都是面色 蜡黄神志恍惚,均会在医院门口双臂向天五秒左右,口中大喊风紧、 扯呼!爆料群众怀疑是邪。

   教坑人,遂向本社举报。

   9月9日上午,C→K社记者冒着大雪,光着膀子匆匆赶到了南京鼓楼 法院一带,在附近公交停靠站找到了爆料群众小黄(化名)。在小黄 的指点下,我们发现了在车站周围晃悠的打滚碰瓷族,人数大概有七 ~八人,年纪均在50岁上下,各自手捧夜壶、保温瓶等易碎物品,向 不明真相的乘客迂回逼近,情形甚为诡异。

   经过记者坚苦卓绝的守侯,终于亲眼见到一名女性打滚族趁着公交车 停靠时混乱之机,一个踉跄以每分钟60码的亚音速向地面做自由落体 运动,以头抢地,壶碎人翻,立即引起了她身旁的一位小伙子的注 意,本能地伸手相扶,并连声问道同志,请问你有亲属是国家公仆 吗?而一旁围观的乘客几乎在同一时间闪到五米开外,全部拿出手 机,录音的录音,拍照的拍照,“请问你有家属是国家公仆”的问话 声此起彼伏,秩序很混乱,问题很复杂。

   小黄神秘地告诉我们,这两天的乘客不知道为什么都要这么问话后才 敢近打滚碰瓷族的身,不过打滚族在遇见这样的人后会迅速撤离现 场,另外寻找机会。而后记者寻找到了刚才那位打滚族,给了五毛咨 询费之后,这位已经年届花甲的老太太才向我们道出了实情。

   老太太姓徐(化姓),今年58虚岁,一边擦拭干净额头上撞出的鲜 血,一边对记者说“不赚白不赚啊,我们这不也是发挥一下余热,为 国家创造点GDP吗?”据老太太称,打滚碰瓷一族人数不祥,估计 不下20人,但主要成员都是pol.ice的直系亲属,也有个人实权部门 的亲属,就老太太所言,都是一个大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前一 起打太极跳秧歌搞黄昏恋的也是这帮人。因前些日子他们单位一个 pol.ice的妈妈乘车摔了一跤,居然摔出了四万多元钱来,大家伙一 商量,自己的儿子也有些门道,这单生意不能被一家霸了去,所以就 组织了一下,我们自己管这个组织叫运动创收队,群众们管我们叫打 滚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