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茅于轼的“曲线扶贫”论是耍花枪]
姜福祯文集
·自由圣火不死不灭——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疯狂——索性偏执一回
·我想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六件可怕事情”再添一件
·中国底层百姓的无奈选择:“活着就活着吧”
·权力淫威下媒体的深层堕落——从马六轿车杀人事件谈起
·赦免论的实质是“抢了白抢,偷了白偷”——对经济清算问题的五点梳理
·王明视野里的文化大革命起源——读《中共50年》兼谈及“人民文革”
·圣诞“大礼”杜世成
○2006~2008○
福祯幽默文“煮”坊
·(之1)章子怡的“肉体”和我们的“国体”问题
·(之2)中华古今爱国大联盟正在紧急筹备中
·(之3)输出“革命”不如输出“种子”
·(之4)中国政党简介:观蚁党
·(之5)“吃唐僧肉主义”饮食传统探秘
·(之6)蚂蚁与宪法
·(之7)我是如何一个人打败一个“旅”的
·(之8)装B时代:关于白杨树、蜜蜂、*颍三个代表的先进性分析
·(之9)给汉字追加一些宝贝
·(之10)“举手党”荣衰纪略
·(之11)任志强万岁!兼警告“不买房运动”的小瘪三
·(之12)中国贪官列传实话篇(简洁版)
·(之13)中国贪官列传鬼话篇(简洁版)
·(之14)中国贪官列传杂篇(简洁版)
·(之15)严重建议用《公民歌》取代《国歌》
·(之16)让思想者见鬼去吧!
·(之17)谁在叨叨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了昂!
·(之18)严重建议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恶搞法》
·(之19)自由发帖,后果很严重!
·(之20)当代国际关系概论:世界就是一个班
·(之21)惊暴秘闻:萨达姆灵柩已安葬于中国西安
·(之22)谁是儒家:向孔子致敬(之1)
·(之23)《世界人权宣言》是儒家智慧的光挥结精:向孔子致敬(之2)
·(之24)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向孔子致敬(之3)
·(之25)孔子理论是一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向孔子致敬(之4)
·(之26)蓝海经济:一个可能气死比尔盖茨的超级产业
·(之27)母亲节之际,张爱党再次递交入党申请书
·(之28)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
·(之29)小刀进行曲
·(之30)瞧瞧咱们的徐老太!
·(之31)站在历史的高度和连续性上为改革声辩
●2007●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个小书店老板的亲历——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争鸣批评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九谈《物权法》
·1.《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
·2.《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
·3.《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4.《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5.《物权法》关系辩正
·6.《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7.《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
·8.《物权法》的器和用
·9.《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治吏与牧民的双簧戏(法律随笔二题)
·公共权力乱设“义务”──草民篇
·审计算个屁!──官吏篇
******
·工作权维权:一个将被严酷现实唤醒的领域
·统治驻守宪政 正义没有国界——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
·谁“杀”了这些大楼?
·由布什的“脸皮厚”想到克林顿执政理念的泡沫
·《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草根”贪官与“太子党”贪官臆说
·愚民正未有穷期 老谱还在不断袭用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
·共产党是一个党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兼答孙丰《共产党不是党》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
·中国离非洲有多远?
·邬书林的变脸与中国式禁书
·我的地盘我做主?
·“主旋律”扰民何时休?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
·“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力虹三辩:无罪、无错、有徳——兼写给严正学、池建伟
·但愿“米住论坛”不是梦!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
·罚网恢恢,独“尊”小贩——点击城管若干执法权
·城管跋扈录:综合执法与综合侵权
·“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关于白教授被白打的几点乱侃
·言说者的灵与肉——马力闲说
·吴立红的命运与中国式污染
·本该杀掉毁人不倦的郑筱萸
·神州何处觅自由?——有感于李建强律师再度被扣押执业执照
·我对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的推荐
·茅于轼的“曲线扶贫”论是耍花枪
·三笑笑蜀
·“仰望星空”必须从仰望善制开始
·谁是富人?——读韩进《茅于轼给中国人民玩的把戏很高明?》
·任志强被气死了!
·谁颠覆了彭宇案的真相?——驳所谓“正义不能覆盖真相”
·彭宇案:道德与法律的双重沦陷——兼写给陈永苗先生
·民以食为天,官以“天”为食的制度困境
·涅槃未得身先死 怎不叫人泪沾巾?——迟到的悼念
·权力的细节——集中阅读
·中国反右叙事的里程碑——诠释尤凤伟长篇小说《中国:一九五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茅于轼的“曲线扶贫”论是耍花枪

   

姜福祯

   张维迎们最近大概有些找不到北,比较岑寂。可是茅于轼、任志强却是很活跃,二人一唱一和,双出双入。先是有任志强呐喊:“炸掉一切小产权房”,保持权贵资本在房地产行业的垄断地位,后就有茅于轼精心论证说,“房子就应该为富人建,房子、车子、飞机都是为富人造的,富人就是中等收入以上的人群”,“到处都是替穷人说话的,没有人替富人说话的,富人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中国穷了几千年,其中原因之一就是仇富”,“任志强才是真正关心群众”。

   据说:中国的最大危险是“仇富”,仇富可以导致经济崩溃,到时候大家一起受穷。因为只有“富人”掌握创造财富技能和经验,因此也只有等富人们富够了,回头赏给穷人们些许银两,社会才会整体富起来。这种优美的表述我就称为:“曲线扶贫”论吧!

   在当下中国不仅“仇富”是一个伪命题,“替富人说话”是一个伪命题,极端一点说,就是一些人口里的“富人”也是一个伪命题。虽然大家还都在沿用穷人、富人的“二分法”,甚至有些人惯于用概念中的能指替代概念的所指。因为,在中国的真正义意义上的“富人”极少,(影视明星、体育明星等少数职业群体和极少数不靠官方背景发财的工商人士例外)实际上大部分富人就是“权霸”和“钱霸”,就是贪官和他们的关系人。同样中国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穷人,“穷人”不是市场竞争的产物,也不是资本运营的结果。只是官奴和蚁民,只有剥夺者和被剥者,攫取者和丧失者。

   面对茅于轼、任志强们,必须追问的是:富人是谁?我这样釜底抽薪式的表述是为了把谎言和遮蔽从概念的重叠中解放出来。比如被茅于轼追捧的“真正关心群众”的任志强是属于诚实勤劳致富,没有官方背景的富人吗?陈良宇们及其家人的收入是多少,是否属于“中等收入以上”的群体?

   对富人不做必要的界定,不应该是一个疏忽,而压制薛涌明显属于讨好利益集团。

   我不怀疑茅于轼先生可能是一个不错的人,善良的人,但这一回肯定是用谎言包裹了自己的观点,以便与任志强的老板们接轨,我的这种武断是建立在南都报业“排薛”事件上的。“挺茅”的力量咄咄逼人,不会是孤立的,本来薛涌与茅于轼的观点冲突,分别带表当前社会的两大群体,是当前社会矛盾的集中表现,有相当的代表性和深度。拒发薛涌的文章,使茅于轼一家之言得以光大,如果不是报纸故意放弃一场很有价值的讨论的机会,就是一场既定的谋划:他们是想在17大召开前通过最具潜力的受众“拨乱反正”,传达点什么,重新给富人们加冕。

   茅于轼的花枪无非几点:一是故意不对富人具体界定,笼统用“中等收入以上人群”遮蔽真相。把诚实致富的富人和另外那些贪污盗窃,以权谋私,追求不义之财的那些人混淆起来。二是虚构中国千年的贫穷是因为“仇富”,顺便给穷人扣一顶屎盆子。众所周知,明清之前的穷是因为统治集团的“重农抑商”与百姓仇富关系甚微,明清以来国家并不穷,蒲寿庚、刘瑾、和珅等少数贪官富可敌国。正如当下中国也并不穷,依旧是少数人富得不能再富,而多数人政治、经济权利双重丧失,被高速增长的GDP边缘化。并非保护好富人,穷人才有饭吃,而本来就是不良“富人”肆意占有了大多数人的财富,妨碍了大多数人致富,迫切需要的是“还财与民”。三是把极少数人的圈钱、抢钱、贪污掠夺等非法发财等同于“按劳分配”,顺便引进“丛林规则”驱逐公平和正义,为“赢家通吃”(实际上是权力通吃,权贵资本家通吃),乔装打扮,浓施粉黛。

   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2007年8月17日于青岛咫尺居

自由圣火8/18/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