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5.《物权法》关系辩正]
姜福祯文集
·(之3)输出“革命”不如输出“种子”
·(之4)中国政党简介:观蚁党
·(之5)“吃唐僧肉主义”饮食传统探秘
·(之6)蚂蚁与宪法
·(之7)我是如何一个人打败一个“旅”的
·(之8)装B时代:关于白杨树、蜜蜂、*颍三个代表的先进性分析
·(之9)给汉字追加一些宝贝
·(之10)“举手党”荣衰纪略
·(之11)任志强万岁!兼警告“不买房运动”的小瘪三
·(之12)中国贪官列传实话篇(简洁版)
·(之13)中国贪官列传鬼话篇(简洁版)
·(之14)中国贪官列传杂篇(简洁版)
·(之15)严重建议用《公民歌》取代《国歌》
·(之16)让思想者见鬼去吧!
·(之17)谁在叨叨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了昂!
·(之18)严重建议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恶搞法》
·(之19)自由发帖,后果很严重!
·(之20)当代国际关系概论:世界就是一个班
·(之21)惊暴秘闻:萨达姆灵柩已安葬于中国西安
·(之22)谁是儒家:向孔子致敬(之1)
·(之23)《世界人权宣言》是儒家智慧的光挥结精:向孔子致敬(之2)
·(之24)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向孔子致敬(之3)
·(之25)孔子理论是一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向孔子致敬(之4)
·(之26)蓝海经济:一个可能气死比尔盖茨的超级产业
·(之27)母亲节之际,张爱党再次递交入党申请书
·(之28)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
·(之29)小刀进行曲
·(之30)瞧瞧咱们的徐老太!
·(之31)站在历史的高度和连续性上为改革声辩
●2007●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个小书店老板的亲历——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争鸣批评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九谈《物权法》
·1.《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
·2.《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
·3.《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4.《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5.《物权法》关系辩正
·6.《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7.《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
·8.《物权法》的器和用
·9.《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治吏与牧民的双簧戏(法律随笔二题)
·公共权力乱设“义务”──草民篇
·审计算个屁!──官吏篇
******
·工作权维权:一个将被严酷现实唤醒的领域
·统治驻守宪政 正义没有国界——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
·谁“杀”了这些大楼?
·由布什的“脸皮厚”想到克林顿执政理念的泡沫
·《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草根”贪官与“太子党”贪官臆说
·愚民正未有穷期 老谱还在不断袭用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
·共产党是一个党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兼答孙丰《共产党不是党》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
·中国离非洲有多远?
·邬书林的变脸与中国式禁书
·我的地盘我做主?
·“主旋律”扰民何时休?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
·“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力虹三辩:无罪、无错、有徳——兼写给严正学、池建伟
·但愿“米住论坛”不是梦!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
·罚网恢恢,独“尊”小贩——点击城管若干执法权
·城管跋扈录:综合执法与综合侵权
·“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关于白教授被白打的几点乱侃
·言说者的灵与肉——马力闲说
·吴立红的命运与中国式污染
·本该杀掉毁人不倦的郑筱萸
·神州何处觅自由?——有感于李建强律师再度被扣押执业执照
·我对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的推荐
·茅于轼的“曲线扶贫”论是耍花枪
·三笑笑蜀
·“仰望星空”必须从仰望善制开始
·谁是富人?——读韩进《茅于轼给中国人民玩的把戏很高明?》
·任志强被气死了!
·谁颠覆了彭宇案的真相?——驳所谓“正义不能覆盖真相”
·彭宇案:道德与法律的双重沦陷——兼写给陈永苗先生
·民以食为天,官以“天”为食的制度困境
·涅槃未得身先死 怎不叫人泪沾巾?——迟到的悼念
·权力的细节——集中阅读
·中国反右叙事的里程碑——诠释尤凤伟长篇小说《中国:一九五七》
·毛泽东走了,毛泽东来了!(两篇奇文赏析)
·互利——实践理性的试金石
●2008●
·春节晚会小品:2007年——雷锋同志在南京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最大的假话
·谁的世界,谁的梦想?
·“彭宇恐惧症”的制造者今何在?
·站起来的小河——致胡佳
·任志强万岁!万万岁!——且听任老板谈穷人和富人的辩证法
·第三次“解放思想”运动讨论综述(官方版)
·中国拒绝孔子——42家媒体推《丧家狗》为图书排行榜老大
·王千源“卖国”事件该划句号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物权法》关系辩正

五谈《物权法》

姜福祯

   《物权法》之争涉及方方面面的关系,无疑触动了强势和弱势两大社 会集团的敏感神经。历史或许会证明《物权法》,这是在一个在错误 的时间和空间位置上发生的一件错误的事情。

“改革派”和“左派”的关系

   立法的“改革派”用《物权法》忽悠大众,让大众觉得这是个迫切需 要好东西,废法的“左”派则用意识形态忽悠《物权法》,让大众觉 得这是一个全面放弃“社会主义”的妖怪。煞有介事,好象我们正走 在“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上!

   “改革派”忽悠大众的主要手法是大喊小叫《物权法》如何如何迫 切、如何如何必要,如何如何惠及每一个人,好象没有它立马就会死 人,这个法就是那只“悬壶济世”的宝壶,挽社稷于即倾的“御 手”。可是即使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们的“物”在哪里,我们的 “权”又在哪里──大众们最清楚。就这个是真的,其他都是画皮。 “改革派”还喜欢把“左派”说成保守、僵化、逆历史潮流,企图复 辟“毛时代”,这样的烟雾弹乱扔一气,果然吓跑了一些人。其实, “改革派”和“左派”都是歪戴着同一顶“红帽子”,都同样拒绝放 弃垄断政治权力,启动政治体制改革。

   “左派”的忽悠在于他们或者自信、或者谎称能够代表“全国人 民”,其实“全国人民”早就唾弃了“社会主义”的政治理念,对于 “背离社会主义”他们并不心疼。所以他们只可能代表“全国人民” 对权贵私有化,对贪污腐败的愤怒情绪,“左派”和民间资源的交汇 处就在这里,不能因为他们躲在陈旧的“批判武器”后面,也不能因 为他们是“左派”,就否定他们主张中的真问题。

   两方面的真问题归结到一起就是:是否必须毫不迟疑地牺牲“人民大 众”的经济利益,转而保护少数权贵的“私有财产”,如果有谁敢 说:必须牺牲“人民大众”,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只有《物权法》才 能救市场经济,才能救改革,也就才能救中国,那么OK!全体闭 嘴,可是谁敢这么说!大概,只有一向视民众为草芥的新自由主义者 和伪自由主义者张五常、张维迎之流才有如此胆量。因此,在赞成派 中,这一点都被包装起来了,不包装的时候,也是语焉不详。

   我注意到:他们大喇叭的高调是:《物权法》是迈向市场经济的关键 一步。低调是:有,比没有好!那么,我的小喇叭也有高低两个调 门,高调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统辖的《物权法》迈向的依旧 是权力经济。低调是:抢,比不抢好!?

伪学术与真专政的关系

   有位立法专家说:“反对《物权法》的人没有一个是学民法的。”且 不要说这种全称否定判断多么谬误,实际上所有“物”的规定性,都 离不开人的取得、使用、占有、流动的各种环节,没有为物而物的抽 象物。正如有人认为的:“现在围绕《物权法》(草案)的争论根本 不是什么”学术争论“,而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跟盗窃国 有资产的窃国大盗及其走狗”精英“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精英 “们的”法宝“是用”学术讨论“把一切反对意见全部扫地出门, 以”学术“的名义实行专政。但是这套把戏已经越来越不灵了。越来 越多的中国老百姓已经不买这个帐了。鲁迅说:”老百姓虽然不读诗 书,不明史法,不解在瑜中求瑕,屎里觅道,但能从大概上看,明黑 白,辨是非,往往有决非清高通达的士大夫所可几及之处的。“”精 英“们以为用一纸《物权法》就能瞒天过海,掠夺天下财而据之,也 未免太小看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智慧和力量了。”从实际占有到法律占 有,从正义精神的消解到人权线底线的“却魅”,既得利益集团和他 们的食客只经过短短十多年,真是不可小觑的高效率啊!

先富与后富的关系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立论基础上提出的“先富论”包含两个逻辑 前提。一是:“一部分人”是什么人?当然是“能人”,或者说是经 理人,是最具有经济活力的那帮人。也就是新派经济学家所谓“经济 人”。给这部分人脱颖而出的机会。二是:“共同富裕”。先富是手 段,同富才是目的。先富者,不能为富不仁,有义务,有责任帮助还 没有富起来的人。

   事实上如何呢?我们看到:的确有一个短暂的“万元户”“专业户” 阶段,也的确有一个乡镇企业繁荣的阶段,这时候的“能人”离权力 还有一段距离。“官倒”的力量还不算生猛。很快“一部分人”是有 权有势的共产党人借改革的东风,将手握的公产“有形资产和无形资 产倒卖出去”,暴富时代来到了──发财的人“狂飙突进”!随后, 是特区和沿海城市的“圈地运动”造就了大量亿万富豪,官商勾结、 互通有无,将国家的土地、工厂、校园、民宅、街道倒卖卖,权钱合 一,造就了一个个财富神话。在不费吹灰之力消灭了乡镇企业之后, 他们开始大规模瓜分国有资产。用得依然是“空手套白狼”的中国式 权力经济方式,通过国营银行借贷,几乎分文不出,或者出了了一点 钱,甚至一元钱就将国营企业归入到个人名下。对此却美其名曰: “资本运营”,玩的就是流通概念。鲁能“转制”表明:当今中国, 数以万亿计的国有资产,960万平方公里土地矿产,都不时会沦为权 贵者的囊中物。

   有资料显示: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 中,担任主要职务的基本上都是高干子弟。中国的亿万富豪,九成以 上是高干子女,其中有2,900多名高干子女,共拥有资产20,000亿。 改革实际上成为借“公”船渡“私”货的过程。“先富者”并非最具 有经济创造力的经理人,而是“太子党”和他们的利益相关人,这些 人不代表先进生产力,这些人也不符合市场理性。权力经济本来就是 无序的的,非理性的。当下,无论中国的政治还是经济资源都被这极 少数人垄断。此时次地,此情此景,大概就是一些人所说的:“中华 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吧。一方面少数人非法或者不光采暴富, 一方面大部分人还身受“新三座大山”的压迫,温柔点说,也总该是 先富者“返哺”(实际上是还财与民)的时候了吧?可是先是有不良 经济学家牛头(民主制度市场)不对马嘴(中国的权力市场)的“经 济人假设”“次优选择”把“返哺”的事抛到爪洼国,后又有《物权 法》的出台给我等“后富者”的道义期待一计响亮的耳光。 “先富者”与“后富者”的关系眼看就这样被搞掂了。

发展与代价的关系

   一部分知识“精英”平常风度翩翩,道貌岸然,拿完干股和饱食终日 之后之后,就开始为利益集团鼓噪,一会说仇富很危险,一会说“代 价难免”。他们不是在为不法资本家代言,就是在为政府决策失误的 臭尻制造“卫生纸”。还有一部分学术“精英”们:煤矿死人,他们 怨你生错了地方,国有资产流失,他们说是:“腐败出一个新体 制”,环境污染他们说:“早期资本主义都这样”,工人下岗他们说 是“优胜劣汰”“减员增效”,农民失地他们说是“加速城市化进 程”,老百姓看不起病他们说:“医疗资源配置不足短期得不到解 决”,总之穷人孩子失学、大学生毕业即失业、逼良为娼、学术腐 败、治安恶化、社会道德败坏、贫富悬殊、社会分裂他们都不着急, 因为在他们眼里这都是“发展中的问题”,可是一有人反对《物权 法》他们就惊诧了了,就愤怒了。发展与代价的关系被他们妖魔化, 他们只要“精英”集团的暴富和奢侈权,不要草根大众的生存和发展 权。这就是他们“代价”论的实质。

坏的市场与好的市场

   好的市场经济是大家都有真金白银,等币等值;都有平等的竞争和发 展机会,结果可能悬殊,但是起点公平,尤其是政府权力受到最大限 制。大部分人物质和精神生活无忧,社会结构呈纺锤型。坏的市场经 济则相反,凭借权力和黑金,破坏了公平的市场规则,许多人的真金 白银被无端占有、稀释和巧取豪夺,资源向少数人手中严重倾斜,社 会结构呈宝塔型。最近,英国正在酝壤出台《同酬法》,届时全国的 公务员将减薪加税贴补低收入者,工资收入的40%将用来交税,这样 的举措就是为了防止形成塔式社会结构,促进全社会中产化。

   据说:《物权法》的一个政治正当性,就是能够实质性推进改革,能 够启蒙受计划经济毒害良久的中国人,从物的神圣性上认识市场经济 的必要性。此时,他们好象忘记了中国的国情,忘记了他们是在给谁 做嫁衣服。尤其是忘记了至今迟迟不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不放弃“社 会主义公有制”的权力黑洞造就的不伦不类的“坏市场”亟待矫正, 而不是顺其发展,助纣为虐,更不是物权启蒙的法学幻想。私有产权 无论作为一种制度安排还是心理暗示,在现实如此具体和严峻的情况 下,他们最需要的是生存的面包,是即时分享改革成果的希望,不是 遥远地关于自由占有的承诺。所以,被启蒙的只能是“剥夺剥夺者” 的革命冲动。这是一个“坏的市场”再加上一些追认“坏的市场”的 法律可能造就的矛盾。

相关物权法多少与实用的关系

   历史上有过许多庞大、严密的法律体系,诸如《罗马法》《拿破仑法 典》民国时代也有过《六法全书》。毛泽东对这些“封资修”的货色 一点也不赶兴趣。邓小平时代开始逐步立法,先是在1986年颁布《民 法通则》,随后相物权立法方面也有重大进展。《土地管理法》等一 系列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对构筑可流转的不动产权利体系,起到了 重要作用。在实践校正下1988年,促成了《宪法》的修改。后来为抵 制开发区圈地热。1997年修改《土地管理法》,实践说明,在一种上 位法规缺位的情况系,通过修改和完善下位单行法规,正是及时解决 现实焦点问题的“短平快”方式,不必为求“高大全”而失去法律调 整的机会。目前最需要的是一部可以具备《物权法》大部分功能的 《土地法》,可以有效防止和保护国有财产和私有财产的《国有财产 法》和《私有财产法》,就是《物权法》不能不出台,也必须有一部 严格真实的《反对和防止贪污腐败法》和若干单行阳光法规与之相互 制掣。这些法规应该包括《公务员收入公开法》《大宗不动产和财产 登记法》《财产法》《遗产税收法》《无主和不明资产甄别法》《慈 善捐助法》等等。虽然,无法作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但是也不能 对权贵资本家们附首称臣,对他们也来点物权启蒙,到处高悬法律的 利剑,让他们最大限度地节制欲望,还财与民。

   (2007年3月15日于青岛)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3-15] 修订:[2007-03-1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