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统治驻守宪政 正义没有国界——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
姜福祯文集
·1.一个人的城邦堡
·2.或许你会再次抽筋——关于坐牢免灾的自娱自乐
·3.走出城堡——记梦中的一次越狱
·4.母亲——知否,知否?
·5.责任
·6.亏缺
·7.战争——后现代
·8.信仰——超信仰
监狱诗草
·狂想与暇思(二首)
·狂想与遐思(六首)
·拾取遗落的脚印
·写给妻子逄晓旭(之1)
·写给妻子逄晓旭(之2)
·哲思篇(之1)
监狱文稿
·越狱:一个人、一只枪以及母亲的风车
·拾取遗落的脚印:崇拜和被崇拜者的命运
·脚印迷思录
·赌徒、囚徒、创造者
·观音塔.葡萄熟了
·背年——写给政治犯的妻子们
○1992○
·寻找爱的源头——关于一块墓碑的存在与虚无
○1993○
·哦,老泪,老肋!——政治犯W的故事
●1998●
·写给孩子们——兼以此文献给孙维邦夫妇、陈兰涛夫妇
●1999●
·赔偿请求书
●2000●
·鱼翔斋闲话
○2000~2002○
山东“六.四”政治犯群像系列
·雪落大海静无声——王在京先生祭
·张杰:囚室里的一道风景
·行者无疆:我的联号张铭山
●2001●
·孙维邦和他的共产主义文化批判
·老张赢,共产党也赢
·关于王金波先生被捕的几点质疑
·天上星星一点点──一组没寄出的贺年卡
·兄弟,你们去吧!
·缺席后的出席──关于申奥的几句话
·岂有文章乱天下──呼吁释放因言获罪的牟传珩先生
·法律到哪里止步?──关于“撞了白撞”的法理思考
·若望不能忘──悼王老若望
○2001~2002○
重涉旧尘
·我的一九八一
·一创刊就终刊的《人》
●2002●
·警匪一家:张铭山小吃店遭劫
·从查禁“口袋书”想到中国人的精神
·劣质焦炭与三个代表
·封堵两亿手机 违宪不商量——浅析与天下万众为敌的手机实名制
·反贪均富,还财于民
·谁敢动我的奶酪?(诗三首)
·李昌平说法实录
·返本归真解放中国──我读李昌平
·关于革命与改良的一些思考──献给杨建利先生
·号角为谁吹响?──写给《切.格瓦拉》上演两周年
·贺《民主论坛》创刊四周年
·反贪是个纲,纲举目张
·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牟传珩、燕鹏颠覆国家政权案在青岛开庭──因言获罪.因网获罪
·《民主论坛》为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愤怒的葡萄
·用旧报纸擦屁股易患口号癌
●2003●
小康风景线
·公正是现代社会的第一要义
·关于李海仓现象的几点深思
******
·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行路难:谁剥夺了我们的行路权?
·俄国十月革命是对斯托雷平反动的反动──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上)
·“六.四”之后中国改革的基本走势──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下)
·谁是大英雄──布什、萨达姆、秦始皇、张艺谋?
·与《民主论坛》同行──纪念《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创刊五周年并兼写给王金波先生
·关于“沦陷区”的说话问题──有感于香港大游行和和余杰获万人杰奖
·世象杂说:狗恶酒酸“酸”几许?
·好誓言与好制度──有感于官员上任宣誓程序出台
·对《宪法.序言》几个细节的点评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山东异议人士王金波身体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名目亮眼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和《民主论坛》
·为燕鹏获准赴美干杯!
·“九一一”我遭遇“恐怖”袭击
·文化稽查与“恐怖”袭击
·我们推荐王金波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统治驻守宪政 正义没有国界——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

姜福祯

   2006年作为“布什主义”的经典范例,以萨达姆被推上绞刑架划了一个完整的句号。幽灵,一个“布什主义”的幽灵在整个世界徘徊,预示着全世界独裁者的末日必将来临。

   中国新闻媒体多年以来,对独裁政权和无赖国家都冠于“内政”的华胄,也是世界上少有的对萨达姆政权正面报道的国家,所以当萨达姆被处以绞刑后,部分网民难免极力为老萨辩护。无疑,长期在专制主义茶毒下的中国是萨达姆粉丝(崇拜者)最多的国家。面对这些信息狭隘,思维懒惰粉丝,很象是面对一班井底的蛙鸣,难以回应。因此我在一个网站上的跟帖只有12个字:统治驻守宪政,正义没有国界。

先说说统治驻守宪政

   对于宪政的论述大概没有比《联邦党人文集》(The Federalist)更具有实践意义的立论和争辩——文集中所有文章都围绕着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人类社会是否真正能够通过深思熟虑和自由来决定他们的政府,还是他们永远注定要靠机遇和强力来决定他们的政治组织。”这种一开始就拒斥了强力的统治的宪政,使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一开始就站到了众意的制高点上。这样的宪法,无论在观念上还是在实践中,都成其为契约选择的良好呈现,它是各级和各部门政府权力的来源和权力架构框架、权力行使规则的规定者,在事实上构成了政府或主权者的边界。政府或者主权者的内涵实际上被这样界定:

   (1)没有至高无上的单一主权(2)政府和部门各层次的权力需要的分割(3)代表行使主权──代议制

   统治者的统治基础是宪政,这是近代人类文明的基本特征,也是人类进步的共同规范,目前几乎绝少有国家和统治单位胆敢否认这一点。我这里的宪政当然是实践的宪政,而不是虚拟的和口头的宪政,揣在独裁者口袋里的宪政。野蛮时代结束后,独裁政权无不是在“共产”“主权”“革命”“共和”“人民”“国家”等等宏词大语的招牌下肆意经营的。萨达姆不是以几乎100%的选票当选总统的吗?萨达姆不是自信伊拉克的反对派“只能拉一卡车”吗?不是自信“共和国卫队”将让美国人有来无回吗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道”就是宪政。

   真正的宪政是一个“笼子”,一个必要的“笼子”,一个必须的“笼子”,统治者必须站在“笼子”里说话,做事。这是因为统治权力是民授,不是“天授”不是“神授”。“主权在民”,不在权力寡头。凡是把宪政民主玩忽指掌,凡是在笼子外面为所欲为的统治者,无论他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他都应该受到追究,这就是布什主义的精髓所在。从波黑内战到伊拉克,我们欣慰的是独裁者的国内资源和主权依附被强大的国际道义力量所粉碎。

   2005年1月18日赖斯在美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时,列举出布什政府心目中的6个“暴政据点”,它们是朝鲜、伊朗、古巴、缅甸、白俄罗斯和津巴布韦。而国际问题专家布雷默认为 ;赖斯列举的一些“暴政据点”后面还有针对的目标,“暴政轴心概念是对世界上两个大国(俄罗斯和中国)的猛烈抨击”。这个说法我很赞同:既然有“据点”,当然有后援者和“大本营”。

再说说正义没有国界

   反法西斯战争、联合国、雅尔塔秩序,在这三个关键词上脱颖而出的美国从此代表了人类正义的主导方向;从此把自由、民主作为人类核心价值和对外政策定位的基本尺度;也从此成为软弱无能的联合国的“教父”和屡被杯噶的“世界警察”。由于二战后美国出于对人类和平秩序的执著追求,对共产主义实践的顽强抵制,屡次“出手”招致了种种污蔑和攻击,在中国由于常年“妖魔化”宣传,相当多数受众都论为国家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者而无法领略自由和民主的真谛,更难以理解在人权、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观基点上形成的人类正义。

   正义在肩,力量在手。为了这种正义而到处亮剑的美国,不是侵略、不是殖民、不是霸权、不是单边主义、不是帝国化、也不是掠夺和控制,就是主持公道,“替天行道”(朝战、越战);就是扶弱抑强,祛除邪恶(出兵科威特);就是以人为本,武为止戈(出兵柬埔寨);就是杀鸡吓猴,恶为观止(轰炸利比亚总统府、南联盟、绞杀萨达姆);就是输出民主,和平演进(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就是主动出击,打击恐怖主义和邪恶独裁政权(出兵阿富汗、解放伊拉克),就是以攻为守,防患于为未然(古巴导弹事件、进攻格林纳达)。

   正义源于人本(个体自由和尊严),之余地球(无国界、无洲界、无差别),放诸于四海而皆准。

那么,什么是这种世界正义呢?

   与世界正义相对应的,无疑是社会正义。社会正义仅仅事关一个社会内部个人之间关系,也就是国家正义。国家正义的主体是个人。对这种正义论述最充分的是罗尔斯的《正义论》和《政治自由主义》。

   在世界正义和国家正义之间显而易见的是国际正义,这一点显目于二战之后。在整个世界的范围内,存在着一些关于人的基本权利的共识,比如联合国的人权公约、一些战争公约、海洋和经济公约等等。在国际正义阶段,一个社会-国家为自己内部而制定的正义原则在一定的条件之下只适用于这个范围,而并不可能无条件地适用于整个世界,或者适用于包括若干社会-国家的地区。

   所有正义法则实际上就是将个人设置为世界正义的主体,差异只在于制度和文化。世界正义是对地域性制度和文化的超越,它的原则是普遍的,并不会或者更准确地说并不应当因国家、文化与价值观念、种族、环境和历史等等的因素而有不同,正义原则的普遍推行也并不应当受到国家的主权、边界以及其他体现现代国家之所以成其为国家的主要特征的限制。国家如果在某种意义上尚保持为世界正义的主体的话,那么它的规定和义务就是在于保证这些权利的实现。

   就具体的实践来说,二战后,尤其是冷战后联合国为国际正义的制度建设提供了极其有益的经和教训,目前是总结和和创制新世界新规则的最佳时机。美国没有沉重的历史和文化包袱,又具有最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最具有包容性的宗教和最具有创新动力的彻底的民主制度,美国模式自然会成为这种创新的领导核心。这已经是一个无法争辩的事实。布什主义就是这种即将大行其道的新秩序、新价值、新正义的夺人先声。

   ------

   一般认为布什主义的核心是“全球民主化”战略。即:美国通过进攻性的外交、军事、经济等手段向全球推广“民主”、“自由”,以此来保卫、促进美国利益,无差别、无例外地向全球推广民主,这是激动人心的承诺,至于后一句“保卫”“促进”云云,我相信这种曲线救美的说辞只是现阶段的一种策略。

   推行民主的方式很多,主要是铲除和空中打击“邪恶轴心”国家和其他流氓无赖国家,包括支持多种形式的和平演进和“颜色革命”。即使象中、俄这样的大国也必须在相关问题上不失时机地敲打、谴责和震慑。

   我认为布什主义还有如下要义:

一、应该有一个共同遵守的世界秩序约束国家行为

   在西方国际关系学界最著名的是哈佛大学教授“雷蒙—希尔世界秩序观”。

   斯坦利·霍夫曼在总结他的老师阿隆·雷蒙的理论的基础上,从新的角度提出了世界秩序的定义。这位哈佛大学的名教授认为世界秩序有三个不可分割的定义要素:

   1.世界秩序是国家间关系处于和睦状态的一种理想化的模式;

   2.世界秩序是国家间友好共处的重要条件和有规章的程序,它能提供制止暴力、防止动乱的有效手段;

   3.世界秩序是指合理解决争端和冲突,开展国际合作以求共同发展的一种有序的状态。

   首先,这就需要改造“旧正义战争理论”。“旧正义战争”把使用武力或武力威胁视为在道义上是中性的,甚至是主权的合法权利,这样就使战争与和平问题在理论和实践上变得混淆不清。最致命的是如果这这种规则适应于核武时代,“超限战”、恐怖战都会被认可。霍夫曼认为,只要存在武装冲突的可能,就必须确定合法性的标准,以及限制使用武力的规则。这正是核时代的“正义战争理论”任务。新正义战争理论强调核威慑的防御性,使之成为核和平时代避免战争的有力手段。

   其次,和平应是国家的道义职责。消除战争、实现世界和平的先决条件有二:一是促其改革国内社会秩序,二是高度关注全球的经济相互依存地发展事实。由于劳动分工深入,各国利益更趋互补互惠,战争对大家都不利,“和为贵”的思想将被大多数国家所被动接受。

   再次,需要切实稳定“核均势”。核均势不同于实现世界国家的乌托邦设想,它较为符合目前世界政治的现实,是维护世界秩序的重要保证。

   此外对于国际秩序的模式专家分别从不同角度提出:“地球村”模式、世界政府模式、和平区”与“动乱区”模式、“三大经济区”模式四类重要模式。

二、应该有一个共同的执政伦理约束统治者的行为

   “把统治者关到笼子里”是世界民主化的关键环节。从人类的初始意义上来看:人类这种存在只有“民族的目的”而没有“人类的目的”(尼采),这是一个致命的欠缺。

   这是因为上帝的复数化意味着它们都是地域性/民族性/集团性的神,而不是“人类当代全球化运动的结果是:原来相对分立的文明共同体在变得越来越小的地球上相遇和相争,文明的冲突成为世界冲突的主要样式。有人曾寄希望于不同文明共同体以“和而不同(儒家)”或“异质共生(后现代主义)”为原则在地球上和平共处,然而新世纪伊始在美国发生的大爆炸事件表明这不过是一种幻觉。却连同先前连绵不断的文明冲突一起证明这不过是天真的幻想。信仰的冲突涉及对世界的终极解释,无法以和而不同与异质共生的原则来解决,换言之,上帝归根结底只能有一个。

   因此在不可避免的全球化过程中,与意识形态、文化传统、国内法律相关的国内伦理都必须进行整和调整:该拾取的拾取,该放弃的放弃,最终实现一种大合一。

三、应该有一个共同的人文标准制约权力对人类个体生命的残害

   基于人的人权以及人权规范经过曲折的历史继承日益完善,应该是国家和政府共同遵循的人文标准,内政和主权都不能成为肆意剥夺人权的借口。16世纪博丹(Jean Bodin,1540-1596)的“主权”观无疑早已过时。是人权高于主权,还是主权高于人权,其实就是关于人类社会是以国家为主体还是以个人为主体的问题.个人的主体性问题确定了,对人类的必要约束和不可避免的侵害范围也就确定了。此时,人权问题自然从国内法领域进入国际法领域。由于在战争期间和战后国际上出现了一系列严重违反人权的情形,人权问题引起世界各国的严重关注,国际上出现了一些关于国际人权保护的公约和规定,以及晚些时候的“人道主义干涉”和武力解除暴政也就顺理成章了。布什主义实际上也是对“人权大于主权”理论的发展和实践。当一个国家已不能履行它原来的职能,(如伊拉克)亦既维护人民的生命权和财产权时,国际社会就有权干涉,以保障那里普遍的人权.此时人权高于主权.当然,在执行这种干涉时,存在很大的困难.因为有些国家会已此为契机,使那个被干涉国成为自己的附庸,尽管从美国海外出手的历史上看它是一个无私的国家,并不具有掠夺性目的,但对布什主义本身的监督体制也必须是完善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