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侯文豹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丑陋的河南警察集体杀人案!
·东莞市,一个视《劳动法》为粪土的血汗城市!
·中国政府是如此的“重视”艾滋病工作......
·以“非暴力革命”运动来改变中国
·构建“和谐社会”仅有胡萝卜是无法做到的!
·强烈要求安徽淮北警方依法受理侯文豹的护照申请
·支持吕耿松,废除刑法105条款
·最需要接受“普法”的是中国共产党
·"百年一遇"的冰冻为"千年一遇"的盛事降温
·换一种思维看问题——关于汪洋现象
·百日内连出重特大事故,中国铁路究竟是怎么了???
·请政府立即降半旗为5.12地震遇难者致哀!
·我哭了——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
·怀念我的女人——孟凡
·杨佳案等于把司法公正扔进了垃圾箱!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在哪里?
·请求各位的帮助:左臂粉碎性骨折手术失败的问题
·不取消过路过桥费就征收燃油税,继续忽悠吧!
·经济萧条下公务员可以集体涨工资?
·政府无视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强制为农民“服务”!
·如此“公务员考核规定”可以休也!
·中国政府完全有能力给普通民众进行免费体检!
·暗夜,旷野, 孤独 ,梦里的家园 ......
·预言2009,小麦价格猛涨!!!
·能被异见者冲击的政府是什么样的纸老虎?(念胡佳)
·人大会议年年胜利闭幕伤害到了谁?
·我的一段记忆
·十一届全国人大安徽团114名代表构成比例简报
·母亲的举动
·敢问北京警方:你们能否对齐志勇人性化些?
·我的一段记忆《二》
·2009夏秋北平之行
·中国往何处走?——10月17日纪念赵紫阳诞辰90周年
·杨天水南京狱中病重!
·ZT 安徽省五河县倾力锻造“塔利班份子”
·黄琦被判3年——荒唐国的荒唐事!
·流浪
·零八宪章是中国政治变革的最好切入点
·对这个政权已经不想置词了!
·黎明前的暗夜
·如此河蟹社会,你让我们怎么活下去?《转》
·多等一天也太久-请打电话关注胡佳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
·被“精神病”——和谐社会大幕下的悲剧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受苦了!
·从广本罢工事件看中国的劳工维权运动
·这就是末日前的疯狂?----从刘贤斌再次被捕谈起
·刘贤斌,你永远不会孤单!
·“民运苦行僧”李海
·《转》两个人,千万颗心的感动——致明先、贤斌
·感动与激励——写在晓波获奖之后 《转》
·我的姑娘
·《转》孙立平: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
·我被媳妇占领了!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序篇
·互联网推动了中国社会与政治的变革
·小安妮今日飞赴美国
·政治正确的泛滥——关于电影《色戒》的争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根据国内媒体《人民网》10月22日的报道,中国音乐家协19日在京召开“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覃志刚,中国音协主席傅庚辰,中国音协副主席徐沛东,以及阎肃、王付林、金兆钧等音乐界知名人士共聚一堂,“会诊”网络音乐。会议现场播放了一些当下风靡网络的歌曲:《大连站》、《那一夜》、《狼爱上羊》、《我是你老公》、《不怕不怕》、《钞票代表我的心》……。
   
   在座谈会上,中国音协副主席徐沛东分析说,“这些歌曲,有的淫言秽语、宣传色情;有的痞话连篇,充斥着语言暴力;而像《那一夜》、《狼爱上羊》等主题空洞,矫情做作;《我是你老公》,《不怕不怕》、《嘻唰唰》则语无伦次、废话连篇;甚至还有一首歌直接叫《放屁》,'放屁'的字眼多次出现,实在太低俗。”他指出,出现这种恶俗之风,除了网络音乐的“门槛低”之外,另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香香、庞龙等人的一夜成名刺激了网络歌手,纷纷进入,于是泥沙俱下,低俗之风泛滥。
   
   另外,所谓的“着名词作家阎肃”更是说, “我今年77岁了,可是象《那一夜》这样低俗、没文化的网络歌曲,就是在西方也很少见。这些低俗的歌曲简直是对音乐、对人心灵的一种亵渎和糟蹋”。“象《老鼠爱大米》这样的歌更不该在主流电视上出现。我在报纸、广播、电视上还看到过一些不好的歌曲出现。我现在很为孙辈们担心。他们十来岁,还没有太强的分辨能力,光知道好玩。象《歌唱祖国》这样优秀的歌曲,他们觉得太硬,不喜欢唱,反倒是一些恶搞的网络歌曲,包括恶搞我的作品,很顺口就能唱出,幼小的心灵和灵魂过早的受到污染。真的不能再任由这种恶俗化的风气蔓延下去了。每个成年人都要有责任心,要对我们的国家,对我们的下一代负责任。媒体应该把好关,从源头上遏制低俗网络歌曲的传播,并旗帜鲜明地展开批判。应该多宣传优美的歌曲,象江西最近举办的《红歌会》,反响就很好,吸引了很多人看,收视率也很高。”

   
   许多的与会“名流”则纷纷表示,数字化音乐即将成为未来音乐市场上的主流,综合治理网络歌曲的恶俗之风十分必要。因此,为了进一步加强行业自律,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倡导网络音乐健康发展,树立音乐工作者良好的社会形象,与会代表签定了“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倡议书。倡议书认为,音乐工作者要牢固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自觉抵御不良内容的侵扰,推动网络音乐健康发展,努力创作出优秀的网络音乐作品,创作出更多适合网络传播的优秀歌曲,运用各种形式提高青少年的音乐品位和鉴赏能力。 据悉,为了引导网络歌曲走上良途,中国音协明年将举办网络歌曲大赛,目的是用优质的作品占领网络阵地,让低俗的网络歌曲没有生存空间。《新快报》的报道标题更是“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
   
   看罢了上述众多所谓“主流着名音乐界人士”举动,笔者忍俊不禁有种说道说道的念头。
   
   在此,笔者想要质疑的是,上述所谓的“主流着名音乐界人士”,你们有什么权利或者资格来给那些网络歌曲做“恶俗”的定义?是不是你们觉得风光不再了,妒嫉的心理在作怪?还是觉得你们的音乐才应该是主流的、永恒的,但现在的青年一代已经不屑于你们而大为光火?更或者是你们就是为了迎合“党的圣意”,进而跳出来“表演”一番?而“着名的作曲家”徐沛东为宋祖英所做的一首歌曲:“阳光乐章”则更为恶心:
   
   用青春和热血铸造音符
   
   用理想和信念谱写乐章
   
   我们站在黄河长江遐想
   
   世纪的风云在胸中激荡
   
   来呀来亲爱的党
   
   来呀来亲爱的党
   
   是你让苦难换来甜美
   
   是你让鲜花开满村庄
   
   是你让卫星遨游太空
   
   是你让城市披上盛装
   
   来呀来亲爱的党
   
   千山万水把你纵情歌唱
   
   来呀来亲爱的党
   
   千山万水把你纵情歌唱
   
   用稻穗和鲜花描绘蓝图
   
   用阳光和雨露编织乐章
   
   我们站在高山之颠凝望
   
   前进的鼓点在脚下擂响
   
   来呀来亲爱的党
   
   来呀来亲爱的党
   
   是你让船帆鼓满雄风
   
   是你让高山挺起胸膛
   
   是你让民族亲如兄弟
   
   是你让彩霞装点希望
   
   来呀来亲爱的党
   
   千秋万代跟着你奔向前方
   
   来呀来亲爱的党
   
   千秋万代跟着你奔向前方
   
   所谓的“主流着名音乐界人士”,你们的表演只会引起大量的反感与批评!之所以如此说,不仅仅是因为你们作为既得利益的一分子,更因为你们曾经的歌功颂德之类的音乐为今天的中国年轻一代所不屑、所不齿!你们攀附在“伟大的党”的鼻息下,曾经竭尽所能的进行攀权附贵的歌颂之事,作为历史的浑浊物,你们已经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里了!你们不去反省自己的虚伪,反而再次的跑出来做“跳梁小丑”,自取羞辱会是你们唯一的结果!任何个人都有权利就网络歌曲表达自己的好恶,但作为“主流着名音乐界人士”的你们的集体表演,只会使得人们更加觉得恶心!套用一句经典网络评论用语来送给你们:装B比卖B还可恶!
   
   君不见,“着名的词作家阎肃”以胡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为纲作了一首名为“一条大路迎春风”的主流歌曲吗?中国音协主席傅庚辰不是创作了一首宋祖英演唱的垃圾歌曲“映山红”吗?
   
   客观的说,网络歌曲其实也就是借助网络形式传唱的民歌而已。它重娱乐不重教化,并以轻快的风格在网络上流传,其风头显然压倒了所谓的“主流音乐”。你有意见可以,但不必义正词严地指责对方是恶俗,你们以为如此这般,健康和高尚就是你们的专用名词了?俗就是俗,未必就是恶俗。就俗而言,它完全有它存在的理由。人本来就处在一个世俗性的世界中,这个世界需要雅,但不能因此排斥俗,更不能因为自己反感,就把对方打成恶俗。甚至,即使恶俗(说到底,这是因人而异的),也不能兀自以为正义,大张旗鼓,要求剪灭恶俗。更不可以大肆叫嚣什么“一定要共同携手”,“自觉抵制”和“净化”,莫非是在呼唤封杀?那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反感和可怕的了。以净化之名,行其反多元之实。一个正常的文化生态,多元比净化更重要。
   
   正如“伟大的党”的理论所言,任何事物的存在都脱离不了时代的痕迹!诸如《大连站》、《那一夜》、《狼爱上羊》、《我是你老公》、《不怕不怕》、《钞票代表我的心》……等等的网络歌曲,它们的存在在很大层面上揭示了当今中国社会真实的一面,大量的反映了今天的中国社会年轻一代的精神状态、价值取向。不管是颓废、还是虚无,拟或是淫声浪语,难道不都是“伟大的党”所强制推行的“马列毛主义思想”而导致的精神危机所折射的影像吗?在谈政色变的今日中国社会,颓废、虚无、嬉笑怒骂、淫浪等等似乎成为了年轻一代的不二生活内容!
   
   --------------------------
   原载《议报》第327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