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胡志伟文集
·第二十三集目錄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色與戒》序言
·戴雲龍口述自傳
·光風霽月的文人--羅孚
·《琉球是中國的》序言
·第二十四集目錄
·光環背後的吳弘達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惡鄰包圍下的中國
·《文革詩詞評註》紐約發布會紀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另類文革秘聞集《戚本禹回憶錄》
·第二十五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虎王神駿 華夏之寶
·李波被绑架內情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我所認識的金鐘
·鴉鴉烏的香港中文水準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第廿六集目錄
·第廿六集目錄
· 我所認識的譚仲夏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怎樣對付惡鄰?
·文學名著盡皆真人真事
·《姑妄言》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第廿七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方丹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初探
·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初探(續)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第廿八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何志平
·齊世英齊邦媛父女筆下的現代中國痛史
·立法院秘書長陳克文日記披露的黨國秘聞
·不要隨便誣告別人抄襲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上)
·第廿九集目錄
·當代的文天祥——趙仲容烈士入祀忠烈祠
·泛論港台兩地的退休金迷思
·眼鏡大王胡賡佩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第三十集目錄
·香港寫稿佬的辛酸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喻舲居何許人也?
·【附件1】徐伯陽致前哨總編函
·【附件2】梁錦興致前哨總編函
·【附件3】徐伯陽短函
·為什麼要研究豔情小說?
·第卅一集目錄
·歷史上引狼入室的惡果
·年金改革師承「打土豪分田地」
·我在救總服務的日子
·第卅二集目錄
·從狗官劉文岛誣陷于百溪案回顧國民黨怎樣失去大陸
·懷念最後的青年遠征軍戰士徐伯陽
·第卅三集目錄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關鍵人物吳兆麟
·第卅四輯
·建議喜靈洲島興建造紙廠解決本港廢紙困境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
·撰寫小說竄改歷史為祖宗翻案
·金庸覲見鄧小平
·第卅五集目錄
·與狼共舞 欲哭無淚
·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從石棺藏屍案與李裁法案證實台港之間引渡疑犯並無阻礙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紀念抗日名將胡宗南逝世44週年
·卜 少 夫 傳
·《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
·海外第三勢力「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西風”創辦人黃嘉音的遭遇
·國家元首薪俸有多少?
·珍本《洪秀全演義》的菁華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 毛澤
·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保密局潛港人員以賣報、養鴿、採石為生
·台灣總統府褒揚董浩雲抒忠報國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為軍閥陳炯明翻案是他的嫡子、美籍華人陳定炎策劃的。一九九五年他在台灣自費印行《陳競存先生年譜》,兩年後在香港推出《一宗現代史實大翻案——陳炯明與孫中山蔣介石的恩怨真相》,一九九八年斥資以華南一所重量級大學的名義出版《陳炯明集》兩巨冊逾千頁。這三套書的內容是雷同的,唯臺北版比廣州版多加了一些體現語言暴力的小標題,諸如〈黃埔學生之毒化宣傳〉〈孫文禍國禍粵之罪狀〉〈孫文與秦始皇之比較〉〈孫文屠城〉等等;香港版則以序言汙衊國父孫中山的所謂「西關屠城」,同「八九‧六四」相提並論,統稱為「黨政府摧害自己人民的暴行」。我曾親耳聆聽陳定炎說:他「搞掂」這家大學歷史系的頭頭,祗花了不多幾個錢,下一步就要北上為乃父爭取徹底平反。二○○一年,一個文革餘孽(復旦經濟系大批判小組頭頭)在香港《明報月刊》連載十萬字系列文章,以文革式的語言如「專制主義」「踐踏法律」「使用極端手段」「以革命或其他冠冕堂皇的名義把法律置諸腦後」「動輒舞刀弄槍」「有槍便有權」「挑動內戰攻佔別省土地」「念念不忘用武力統一中國」等等,誣指孫中山先生有「五大罪狀」,把「民主在中國進入這樣的歧途」歸咎於孫中山,而且說孫中山先生「這些反自由的思想且為其繼承者變本加厲地推行」,其「論據」出自帝國主義情報機關的諜報資料與殖民主義喉舌(如香港的《華字日報》)的讕言。
   這些書在港臺兩地銷數甚差,香港版是免費派送的。港臺海外的中國人政見容或不同,但崇敬國父孫中山則是世代相傳的,以上讕言沒有激起多少漣漪。近二十年內,本人所撰批駁胡蘭成、周作人、陳炯明的文章逾十萬字(僅批判《滾滾紅塵》的影評就有六萬字),陳定炎曾對我說:「若不是你在香港信報連載〈陳炯明也能平反嗎?〉一文,我父親早就正式平反了!」這是對我最大的恭維。然而,香港畢竟是軍閥漢奸的逋逃藪,民初的下野軍閥、一九四五年逃避懲奸的汪偽大小官員都以香港為最後流亡地,陳炯明文集在香港首發時,陳定炎邀約的乃父手下旅、團長子孫就有近百人。所以,我由於仗義執言,曾多次收到死亡恐嚇,這從另一角度表明了,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2006年6月20日於香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