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胡志伟文集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于右任的反攻大陸詩句怎樣被刪成「認同中共」?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一九九六年五月,丹增班覺奉命陪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錦濤巡視西藏,以表示共黨「對西藏人民的關懷」。七年前,此人任中共西藏委員會書記時,下令共軍無情鎮壓在拉薩和平請願爭取宗教自由的藏民,殺四百,傷千餘。然而他的臉上總是浮現文質彬彬的微笑。丹增回溯四十多年前的往事,倘若他不向共產黨漢人屈服,藏人可能早已被他們當做階級敵人殺光了,而暴死的人是不能轉生的,只會變成厲鬼。倘若依從達賴周圍的激進派主張,同共軍決戰,恐怕藏人早已遭滅族之災——幾十年來中共殺了幾千萬漢人,牠們支持的高棉屠夫波爾布特甚至屠殺了二百萬高棉同胞,然而當年藏人連老弱婦孺在內也僅一百多萬……他自忖當年投降共軍是忍辱偷生,但畢竟使藏族免於滅絕。回憶一九六六年他目睹情人益西在甘丹寺外被迫與一陌生僧人性交的慘景,當時他無力營救自己的情人,自慚形穢,遂決定以贖罪的心情去尋找益西。他拋開了紀律,擅自離開西藏軍區大院,悄悄僱了一輛旅遊吉普,馳往三百公里外的唐古拉山脈主峰山口,循著少年時朝拜天湖的舊路攀上灰白的山峰,走向離峰頂不遠峭立的巨石,但見一具開始風乾的女屍盤膝坐在天然的壁龕中,石壁上刻著幾行藏文:「……我要枯坐於此做萬年苦修,替他贖罪」,一根鐵桿從她腹部穿過,將她釘在天然石龕的岩壁上,顯然她自戕時忍受疼痛無法埋葬自己心靈的悲苦。石龕旁默默跪著他的親生女兒珠牡。七日前,珠牡到這兒想向益西描述格勒的現況,不幸她發覺益西已經死去多日,看到洞壁上的遺言後,她也被益西那縈繞於聖潔信仰上的雪白與燦爛的愛所感動,她跪在乾屍前七日,不僅哀悼益西,而且是在心中與貝吉作艱難的訣別。她知道,貝吉目睹了父親的瘋態與母親的死,終於走過沉思和猶豫,已經選擇了復仇的意向,從他連日的哭嗥以及濃雲般的長髮遽然變白,她預見即將發生驚天大事。
   貝吉回拉薩後,從大昭寺僧人口中知悉,三日後胡錦濤 將去大昭寺參觀,他決心效法那同名的前輩,以刺殺滅佛的王者來復仇。他由相熟僧人提前一晚接應入寺,通過暗道來到正前的門廊,隱身於高大的轉經筒旁的角落中。一個秘密警察巡經那裏,誤以為他是寺僧,就走開了。
   胡錦濤車隊駛進停車場,這位「王儲」級的中共首領依例走在最前列,右側稍後是珠牡攙扶著丹增。當胡錦濤走近大昭寺正門時,貝吉從陰影中呼嘯而出,從僧袍下抽出閃亮鋒利的藏刀,向胡錦濤撲去。胡錦濤在驚愕中露出他那招牌式的微笑,貝吉彷佛被無形的巨錘正面擊中,他踉蹌向後退去,直到背脊撞上一根方形木柱。正當他要再次向前撲擊時,下意識地回手用藏刀刺透自己的左肩,將身體釘在方形木柱上,卻又低聲自言「不能劈裂悲憫的微笑」。
   丹增班覺快速作出反應,吩咐女兒快把貝吉送到醫院去,「他精神病又復發了!」胡錦濤露出懷疑神情時,丹增鼓起勇氣說:;「是精神病,我曾收養過他,我知道他有病。要不然,他怎麼會用刀把自己插在木柱上?」這是丹增四十多年來最膽雄心壯的一番話,他耗盡了乾枯軀體中殘存的最後一絲意志力。
   珠牡覺得,父親很明白事情的真相,貝吉本是要刺殺胡錦濤的,只是在最後一瞬間,佛的慈悲精神使那閃耀著復仇激情的藏刀刺向了他自己。由於失血過多,貝吉長期昏迷不醒,珠牡在醫院病榻旁守護了九個月。貝吉揮刀撲向胡錦濤時,她曾想奔向貝吉親吻那輝煌的復仇激情,哪怕祗是瞬間的親吻。可惜貝吉退縮了,珠牡的希望之火也熄滅了。

   貝吉康復後,珠牡便整裝回北京。當她排隊輪候踏上舷梯時,一匹駿馬載著紅色僧袍騎士奔到飛機前,一陣風地將珠牡捲上馬背。騎士把珠牡托舉在空中,奔到機場盡頭時,把她輕輕放下,然後越過機場鐵絲網消失在原野間。珠牡感到她再也不能離開這片聖潔的高原,她慢慢撕碎了登機牌。
   她開著「沙漠王子」在荒原上西駛,去崗仁波欽聖山追尋貝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