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東西方傳記各有千秋]
胡志伟文集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長期支持台獨份子顛覆國民政府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東西方傳記各有千秋

   東西方傳記各有千秋
   《胡適留學日記》直指,中國之傳記惟以傳其人之人格,而西方之傳記則不獨傳人格,又傳此人格進化之歷史。這位中國新文學運動的旗手說,東方傳記之體例爲:
   (一) 傳主的生平事略。
   (二) 一、兩個小節寫其人品(如項羽本紀的垓下之圍中,項王悲歌起舞一節)
   西方傳記之體例爲:

   (一) 家世
   (二) 時勢
   (三) 教育(少時閱歷)
   (四) 朋友
   (五) 一生之變遷
   (六) 著述(文人),事業(政治家,將軍)
   (七) 瑣事(以詳爲貴)
   (八) 傳主之社會影響
   東方傳記多爲短篇,其佳處爲:
   (一) 足見傳主人格之一斑
   (二) 節省讀者的目力
   西方長篇傳記之佳處:
   (一) 可見其人格進退之次第,及其進退之動力。
   (二) 瑣事多而詳,讀之者如親見其人,親聆其談論。
   西方長傳之短處:
   (一) 太繁,只可供專家之研究,而不可爲恒人之觀覽,人生能讀得幾部如《約翰遜傳》之長傳耶?
   (二) 於生平瑣事取裁無節,或失之濫。
   東方短傳之短處:
   (一) 太略,所擇之小節數或不足見其真。
   (二) 作傳太易,作者大抵率爾操觚,不深知所傳之人,史官一人須作傳數百,安得有佳傳?
   (三) 所據多本官書,不足徵信。
   (四) 傳記大抵靜而不動,但寫其人爲誰,而不寫其人何以得成誰某是也。
   傳記文學的創作成份 中國舊小說的人物,只有忠良與奸佞兩種;現代小說則寫人性,每個人都有美德與缺陷。廿世紀以來,作家們愛寫個人內心的矛盾衝突而疏棄人與人個性的衝突。在此影響之下,廿世紀以前,一切傳記只爲表彰一個盡善盡美的人物;現代傳記文學則把人寫成了人,使一切特殊人物都變成有血有肉的平凡的人。傳記的目的在求真,文學的目的在求美。傳記的材料只限於固定的某一個人,文學的材料則可由作者的想像而自由創造。當作者將這種意識恰當地表現出來後,讀者透過了表現而感到同樣的意識,於是産生了美感,因而傳記的真與文學的美相溝通,構成了傳記文學。傳記作者通過文學的想像而刻劃人物,乃是在史料的實事之外,另有創作的成份。這類作品的優秀典範是六十年代中期面世的《歐陽海之歌》,作者金近邁寫主人公歐陽海隨部隊出發演習,突然一匹馱著大炮的戰馬聽到火車汽笛聲受驚,掙斷了韁繩跑向軌道,它馱著鋼炮橫在鐵軌中,前後都是懸崖峭壁,在此千鈞一髮之際,歐陽海搶在火車頭到達之前盡全力推開戰馬,使滿載旅客的列車免遭顛覆,拯救了戰友,拯救了國家財産,免除了一場慘劇,但他自己被火車捲入車輪底下。作者用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寫他腦海中閃現黃繼光、董存瑞、張思德、江姐等人的光輝事迹,産生了正義的衝動。這樣出色的描寫無疑具有高度的感染力,所以《歐陽海之歌》當年銷售了五百多萬冊。

此文于2007年02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