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我被逮捕的真相]
贺伟华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3)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4)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5)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6)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7)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8)
·烂在肚中、不如无私奉献——十年磨一剑,我的科研开发生产研讨计划分述
·个人开发的美容化妆品系列成果
·主题:大家小心特务的陷阱(2张图s)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1(连载)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2(连载)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掌握破网技术后的感想
·被当局所控制的我与湖南省中医美容研究所合作内幕
·孵化、成长与腾飞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二
·如果不骂中共,你的文章能发表吗?
·被拒签赴澳会议签证所递交的资料
·个人无隐私!
★电子集中营: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及罪恶★
·电子集中营真相揭秘之1——你为什么不自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二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二
·中国国安监控技术手段与防范之一
·国安监控技术手段及防范——千米外还原图像 计算机电磁泄密不容忽视
维权风云网刊
·《维权风云》网刊*9月6日*
·《维权风云》网刊 9月9日
·《维权风云》网刊 9月10日
·《维权风云》网刊 9月12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被逮捕的真相

   我被逮捕的真相
   (首发稿)
   
   
   文章摘要: 所谓鸡奸手段成了11号监囚犯恐吓于我屈服就范的有力武器。要打、要骂、要整死都不可怕,然而侮辱人格、剥夺尊严的强制同性恋却是我死也不能接受容忍的。摆脱这批囚犯的刻意纠缠侮辱成了我当时的不二选择。而亲属探监时的眼泪与 "保外就医 "的建议成了我摆脱罪恶的唯一希望。现实摆在我面前,要么接受所谓精神病治疗;要么在看守所被这些人侮辱至死。在精神病院,我还能守住我仅有的尊严,在这吃人的看守所,与生命同时死去的是,我至死捍卫的个人尊严。最后,我不得不做出妥协,服从当局的安排、接受家人同意的 " 保外就医" 建议。

   
   
   作者 : 贺伟华,
   
   
   發表時間:9/5/2007
   
   终于, 能够再次获得些许自由, 到网吧登陆互联网了。大难之后,带着些许的欣慰,我感谢大家的关心厚爱与道义声援;其次,也解释说明我这次被捕的真相及红色恐怖下家人所表现的怯弱。由于受到国安局与国宝大队警察的恐吓、威胁,70 高龄的父母再也承受不了再大的打击与心理压力。不再敢向大家透露我被捕的具体信息,在此,我深表歉意。
   
   毕竟,我们生存于政治恐怖的中国,要想不像我一样被孤立,父母与家人必须在某些方面屈从于政府当局的压力与意志。在当局与众人的眼里,我成了不知死活的所谓精神病,也就不足为奇了。但事实与真相大家都明白,我绝不是疯子,今天的一切,仅仅因为追求真理、知识、理性与真相;追求民主与自由。
   
   一、被刑事拘留的前夜
   
   被捕之前,7 月13 日~18 日,我正在深圳电子城—— 赛格广场—— 选购反监控电子产品,希望能够借此找到摆脱政府监控的高科技手段与方法,18 日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即兴文章。根本没想到这时的我已被当局网上通缉,冻结我的银行存款与拘捕绑架我的秘密行动已经逐步展开。
   
   二、拘捕过程
   
   7 月19日,在深圳龙华镇的维多利亚公园,晚上应约出门时,我和表弟突然遭遇七八名龙城派出所武警的包围。对方拿出湖南警方出具的刑事拘留文件复印件,宣布正式拘捕于我,罪名是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在龙城派出所,我铐着双手、双脚关押一昼夜。之后,我被羁押到宝安看守所,又被关押两天。在这几天里,曾有一位毕业于政法大学、负责押解我的深圳警官这么安慰提醒于我: "现在已不是文化大革命了,没有谁会因言获罪而致死,你不会成为林昭第二的。但你应该明白思想家与政治家的界限所在! "
   
   同时,让我有些震撼的是,我莫名其妙的听到宝安看守所警官问话:" 你是法轮功修炼者吧?" 之后我所谓"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的反革命称谓也就不绝于耳了。
   
   三、耒阳看守所遭遇的苦难
   
   7月23深夜,我被押解回湖南省耒阳市看守所。在我正式签署刑事拘留通知文件之后,噩梦般的暴力殴打、恐吓威胁开始了。
   
   在这里,我面对的是精心策划、相辅相成的干警诱骗与看守所囚徒的暴力、威胁、恐吓;遭遇的是国家安全局与国保大队两个机构的提审。最终他们用对付郭飞雄的日夜无眠、提审、意志摧残;用集体暴力下的无止境心理攻势,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逐步瓦解我坐穿牢底也不承认自己是精神病患者的不屈毅志。由此,我零距离的亲身感受到林昭曾经遭遇的折磨与屈辱,体验到被折磨至死的法轮功成员蓉丽丽的苦难,然而,即使在这 "不是人呆的炼狱 "里,我并没有放弃抗争到底的决心。
   
   1、体验看守所的暴力非人秩序
   
   在看守所的过渡监22号里,我初步感受牢头的暴力殴打、接受不同于文明人类的另一种野蛮秩序与强制。" 新兵" 没有觉睡、不能说话、每一个动作(甚至变换一下身体形态的动作)都要向牢头请示并获得同意才能实施、长时间的蹲在酷日下晒太阳、没有限制的暴力殴打与劳作等等,我都一一领教忍受着。没有作正面的冲突、对抗与较量;也没有感受到专门针对于我的折磨与迫害。
   
   只是一天半后,换到11号监后,针对我这种" 反革命" 分子的专门计俩开始了。我是同另一位年轻人一起分配到11号监的,刚刚步入11号监,监内在押者的怒斥、暴力殴打就开始了:我们被逼着蹲在11号监的露天放风室里,牢头的审问、队长的打骂劈头盖脸直下。用脚狠狠地踹胸部、踢腰部;用手狠狠的捶打头部、抽耳光等等。最要命的是,双手抓着我的头部狠狠的往墙上撞去。顿时,我眼冒金花、脑中一片空白,上下牙齿一时都无法复位,眼球都好像被磕了出来一般。晕厥了片刻之后,一种恶心呕吐感涌了上来。这时,我听到打手在耳边这么说着: " 有钱钱坐牢、没钱人坐牢,看外劳的时候,你看我怎么累死你、打死你、玩死你!不想挨打的话,多多孝敬龙哥、感谢龙哥,多买官票,听到了吗? "
   
   接着一位队长说:" 猪肉价格上涨是坏事吗?物价不上涨如何刺激消费?把钱存在银行里有什么好?你这居心不良的反革命分子!" 直到这时,我才得以判断出,我进11号监之前,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受到了提醒:" 待会儿有个反革命、法轮功、神经病会分配到这里来,你们好生' 伺候' 着......" 等等。
   
   与此同时而来的是,国安、国保对我的提审也开始了,他们扮成" 救世主" 一般出现在我的面前:" 没有挨打吧?没有受苦吧?我们以前是治病救人,现在是走法律程序。要想少在这里呆一天,就好好的交待问题。"
   
   这时,我情不自禁的说道:" 我的头部痛得很,被撞晕了,我要求住院治疗,不然我零口供,再也不与你们说话了。"
   
   2、人权价值的张显
   
   仅仅因为向国安透露挨打信息,我不但没有得到其承诺的人身安全保障,还成了看守所必需整死的所谓告密者,被换上了321号囚服。一日内我被换了三个监室,车轮战一般地炼狱折磨开始了。在13号监室,我在被罚蹲地晒太阳后,我的反抗开始了。一个囚犯在怒吼着: "敢当321?老子整死你! "我立马回答道: "死就死!有什么好怕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整死我。我向政府抗议这种侵犯人权的非法暴力行为! "
   
   一个牢头笑道:" 哈哈!他还说人权?囚犯有人权吗?在监狱里还唱什么人权高调?人权算什么东西?我们都听不懂,说说看?" 我回答道:" 一个人即使犯法,也只能通过法律程序与合法手段予以制裁,怎么能够使用非法暴力侵犯来整死他?从今往后,我不要在这里看到任何的非法暴力,不管是对我还是针对他人,我都要严厉制止! "
   
   顿时,除了我在讲话之外,监室一片寂静,大家聚精会神的认真听着,在这遵循动物弱肉强食野蛮秩序的监狱里,人们似乎感到人权确实是保障自身安全与自由的最基本手段,或者是受害者最后仅存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看到我用思想征服了13号监狱的牢头、用言行打动了受折磨的狱友。看守所警官再次把我换监到22号过渡监室,在折磨2天后,又穷凶极恶把我换回到11号监。再度领受这龙哥的谩骂。终于,一个不明身份的干警走了过来,招呼他们好生伺候我这蹲 "活佛 "。
   
   3、带入精神病院的所谓" 保外就医"
   
   事情到此,请不要高兴得太早,这" 伺候" 两字包含除了避免明显伤痕的外伤之外,一切可资利用的手段:不准睡觉、灌十滴水、没日没夜的擦地板、洗马桶、洗衣服、长时间蹲地等等,难记其数。这种折磨人的手段与国安提审我的时间与态度天衣无缝的结合于一起,力争让我感到看守所是我的死地,接受精神病鉴定才有生的希望与可能。
   
   我不知道当局和我的亲属是否看法一致,但我明显感觉到把我送进精神病院并剥夺我少得可怜的那点存款(稿费)收入是他们的共同意志;所谓精神病鉴定治疗与花钱买自由目的原来是逼迫我远离政治或者与政府保持一致的态度;所谓的和谐与爱党不过是枪杆子暴力之下强制我违心的莺歌燕舞。国安、国保期待着11号监牢头 ——龙哥 ——拿出最恶心的手段逼迫我丧失尊严与人格的屈辱就范。
   
   所谓鸡奸手段成了11号监囚犯恐吓于我屈服就范的有力武器。要打、要骂、要整死都不可怕,然而侮辱人格、剥夺尊严的强制同性恋却是我死也不能接受容忍的。摆脱这批囚犯的刻意纠缠侮辱成了我当时的不二选择。而亲属探监时的眼泪与 "保外就医 "的建议成了我摆脱罪恶的唯一希望。现实摆在我面前,要么接受所谓精神病治疗;要么在看守所被这些人侮辱至死。在精神病院,我还能守住我仅有的尊严,在这吃人的看守所,与生命同时死去的是,我至死捍卫的个人尊严。最后,我不得不做出妥协,服从当局的安排、接受家人同意的 " 保外就医" 建议。
   
   由此,于8月1日,我被迅速送至省脑科医院接受精神病鉴定,之后被关入封闭式精神病院—— 湖南省湘雅二医院精神病科。在接受一个月的药物" 治疗" 后,我正在开放式病房接受进一步的" 治疗" 。这就是我被送到精神病院的真相。在国家暴力面前,虽然我不能做出再多的反抗,但说出真相,却是我们应有的权利,在政府罚没我的存款、免予进一步追究之后,我正忍受着药物的伤害,期待和亲人重聚、重获 "自由 "的那一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