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贺伟华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论2008年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发展与策略
·谁是中国民主建政的力量源泉——论中国农民的亮剑精神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作者:贺伟华
   2007年新年伊始,博讯新闻网评出了“100名中国有影响的公共知识分子”,然而,我认为,真正的中国现代公共知识分子,应该还有像深受大陆百姓喜爱的《百姓》杂志总编辑黄良天那样,成为中国新闻自由的开创者,成为中国百姓的良心,成为开展社会调查、揭露腐败罪恶的“扒粪运动”的勇敢实践者。
   
   黄天良先生主编的《百姓》杂志虽然隶属于农业部,但它突破大陆官办媒体一贯做法,以关注民生,大胆敢言著称。近年来报道过多宗因征地拆迁引发的民间维权事件,如河北鸡泽、河北刑台、河南太康等地公权力侵害公民权的征地事件;如江苏省江阴政府暴力拆迁事件;如调查报告《被政府偷卖的村庄》披露的江苏省宜兴市政府在暴力强制圈占土地过程中的虚报征地面积、暴力殴打拘禁村民、强制威胁村民签署卖地文件等行为的真相。
   

   回顾2006年《百姓》杂志的业绩与累次被禁刊的遭遇,黄天良等《百姓》杂志编辑的新闻良知与敢为天下先的勇气令人敬佩:
   
   2006年12月31日,总编黄良天先生被调离。但是,2007年1月1日,新年第一期《百姓》再揭江苏野蛮拆迁,黄先生表示《百姓》初衷不改,坚持以往的办刊方向与大胆敢言作风。
   
   2006年11月,哀悼强江阴迁致死村民 《百姓》论坛遭整肃:这家杂志顶住种种压力,曝光了江阴市野蛮拆迁的记者调查。被国际媒体誉为--首次有中国大陆主流媒体在自己的网站上悼念因维权被迫害致死的普通农民。导致百姓网站论坛被整肃。
   
   2006年12月,《百姓》杂志第12期披露《无直接利益冲突正席卷中国》:社会矛盾呈现出“无直接利益冲突”的特殊现象:社会冲突的众多参与者与事件本身无关,而只是表达、发泄一种情绪,以怀疑一切政策举措。说明执政的民意基础在流失。这些非理性、非制度化的利益表达发人深省。警告“无直接利益冲突”将泛化,并最终危害执政基础。
   
   第12期《百姓》杂志抨击中国等级制度和观念:以北京同仁医院见死不救、蔑视黑龙江民工生命权利的恶性事件为例,揭露社会的特权等级化灾难、唯利是图的医疗产业化灾难。
   
   《百姓》第九期杂志—倡廉中的腐败:揭露“有少数官员挖空心思地打着反腐倡廉宣传的旗号刮邪风,玩猫腻,搞腐败,其“把戏”五花八门,其“伎俩”形形色色”
   
   凡此种种业绩,不胜枚举,《百姓》杂志黄良天等新闻工作者,用他们的实际行动与不畏强权的牺牲精神,向我们昭示着,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应该是怎样的!他们让我想起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新闻界发起的“扒粪运动”:
   
   “19世纪末20世纪初,经过南北战争后的美国经济迅速发展,社会空前富裕,进入所谓‘镀金时代’。但急剧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使社会结构短期内发生了重大变化,同时也产生了种种社会问题。一边是社会财富迅速增加,另一边却是血汗工厂、贪污受贿、尔虞我诈、假冒伪劣……经济秩序极度混乱,社会生活开始动荡。其中最核心、最严重的是腐败现象如同某种“综合症”一样突然并发,其广度与深度都令人瞠目结舌,似乎全社会都深卷其中。正是严重、普遍的腐败造成社会道德整体败坏、精神全面危机,更使贫富差别急剧扩大、各种社会矛盾突然尖锐,已经危及到社会的稳定。美国,处在一场巨大变动的前夜。  
   
   “但就在此关键时刻,美国新闻界开始的“扒粪运动”(muckraking)却有力地制止了腐败的蔓延滋生,促进了美国社会的改良,使其躲开了一场重大危机。记者林肯•斯蒂芬斯(Lincoln Steffens)是这场“扒粪运动”的重要人物,他的自传《林肯•斯蒂芬斯自述》(展江、万胜等译,海南出版社2000年版)对这场影响深远的运动作了非常详细的描述,引人入胜,更发人深省:腐败是怎样发生的,如何制止、清除腐败,新闻媒体的职责是什么,怎样才能保持社会稳定、使之良性发展……”
   
   与百姓杂志黄良天先生带领的新闻工作者惊人相似的是记者林肯•斯蒂芬斯通过永无止境的深入调查发现:
   
   “他调查的这些城市全都腐败透顶,存在着政界、商界、司法界、警方等有组织的腐败。每个城市的权力都被这一小撮人掌握,形成一个紧密的利益共同体,控制了城市的一切资源。这些结果使他相信,几乎所有美国城市都同样腐败。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他又随机抽取了几个城市作调查,结果是包括首都华盛顿在内的城恃全都一样。
   
   “于是他的调查重点由市转向了州。对各州的调查更加触目惊心,那些大公司如从大铁路公司到面粉商、教材出版商等都想法设法买通法律或法律的解释权,使自己获得暴利。‘这是一个过程、也的确是一种体制,很显然是一个城市、一个州、一个州际商业体制,而不是政治性的政府,当然也不是民主政府。’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无论是市还是州,都不乏决心清除腐败的有志之士,但他们都不能当政。因为长期的腐败已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结构紧密坚硬,外人难以插进。这种情况甚至造成了一种荒诞的“悲剧”,如果不参与腐败,城市或州根本不可能兴修或维持营运铁路、煤气公司、自来水公司、电力公司等等。一个想“做事”的人,就无法洁身自好,不得不服从官、商由来已久的腐败性“游戏规则”,举国上下莫不如此。《为自治而斗争》一书,是他对各州腐败调查研究的成果。
   
   “他的调查表明,‘所有这些大大小小的商业有一个共同之处,不是它们的大小而是它们对特权的需求:特许经营权和特别立法,这些都是以立法腐败为前提的;保护性关税、保障其特殊利益的法律解释、法律实施中的放宽或保护要求法官、检察官和警察的提携……特权’才是邪恶的根源;而特权商业是恶魔。’他明确写道:‘对我们造成损害的正是特权’,而‘认识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但很重要。’(第417页)特权来自于政府,从根本上说,是政府的权力过大和不受监督造成了腐败。清除腐败,就要减小并监督政府的权力。”
   
   林肯记者所调查揭露当年发生在美国的情况,正是中国现实的活生生的写照,俗话说得好,在高明的医生,都无法切除自己身上的肿瘤。当胡温当局以权力为主导,从上至下发起清除异己的“反腐运动”时,我们是否想到,中国真正需要的不是特权所主导的反腐。
   
   真正能够带来制度改良、杜绝腐败与罪恶的力量在哪里?在民间、在社会,在千千万万个像黄良天一样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中。
   
   真正的反腐倡廉运动应该从哪里发起?应该从下而上,从民间开始。独立的公共知识分子、新闻工作者成了足以拯救中国、发起中国“扒粪运动”、清除腐败特权、实现制度更新与完善的先驱力量;成了众望所归的中流砥柱!
   
   他们像一支支勤奋的蜜蜂,深入采访挖掘新闻素材、调查事实真相、揭露腐败黑幕、开展社会讨论与争鸣。结果,这些自由新闻工作者与公共知识分子一方面把黑幕下掩盖的事实真相揭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让特权下的贪赃枉法与腐败无处遁形;另一方面却用真相与事实,动员起社会的力量,发起全社会对腐败与罪恶的声讨与围剿,从而实现中国的清明之治。在自由新闻与媒体的强力敦促下,完善中国的公共监督与公共决策机制,实现民主与法治。
   
   在公民维权运动之外,中国最最期待的是什么,就是公共知识分子、自由新闻从业者所主导的“扒粪运动”。我们期待像黄良天这样的公共知识分子的崛起;我们呼唤着中国的“扒粪运动”!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1-10] 修订:[2007-01-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