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贺伟华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作者:贺伟华
   文章提要:暴力边缘思想与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得以贯彻实施的前提,是革命的可能性对威权专制政体构成了强大的威慑:“握有权势的贵族与富人害怕穷人的革命威胁,认定革命带来的损失远大於开放选举权或增税的损失,於是释出部分利益以防止革命发生。当穷人一次又一次以发起革命为威胁,让贵族一次又一次选择开放选举权及增税后,政治体制也就逐渐走向民主化。”[2]
    前 言
   2007年的3月月底未到,民间的突发群体抗争事件却一件紧接一件,仅我个人比较了解的重大事件就有:3月1日,深圳罢工工人连续罢工三日后遭殴打;3月9日,湖南永州珠山镇爆发大规模群体抗暴事件;3月7日,湖北随州征地拆迁、爆发警民冲突;3月9日,武汉花楼街两千名居民连夜集会抗议拆迁;3月10日,300农民遭侵权 湖北驻京办抓走维权女代表;3月11日,汕尾东洲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3村民重伤;3月15日,南海三山民告官开庭延期,三百村民不满法院外集体静坐;3月20日武汉市十一医院医疗事故病人垂危、引发武汉群众抗议;3月21日江西千余市民众堵断铁路抗议;3月27日永州市江永县上江墟镇甘益村爆发血案、一死多伤。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资料,最近几年来,中国各地民众抗议示威事件有增无减,2005年已经达到87000多起,参与人数逾5百万人,平均每天240起。
   叶宁表示:“这已经超过了俄国二月革命之前突发事件的总数,是所有发生过大革命国家在革命前夜发生的群众事件的几倍或者是几十倍。实际上中国共产党不仅面对着国内来自底层民众自发的抗议,而且已经面对着统治集团内部的挑战,这种抗议和挑战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是来自中国共产党本身内部和它所掌握的武装部队内部的。”
   这一方让我们清醒的看到,人们正迎来了中共政权即将土崩瓦解的历史性机遇,中国颜色革命的民间社会基础正在大规模形成;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些民间群体事件几乎无一例外的呈现出日益严重的暴力倾向。这绝不是一时的偶然现象,而是民怨沸腾的一种直接真实的表现,一旦调解官民矛盾与冲突的对话渠道为强权所彻底堵塞,民众势必寻找宣泄愤怒与不满的非正式渠道,而表现为非直接利益相关的群体骚乱与暴动,由此任何的民间矛盾与冲突,都可能引发一场地区性动荡,直接动摇着执政当局的执政基础。3月9日,湖南永州珠山镇爆发大规模群体抗暴事件就是一个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一个与政府没有直接关系的民间冲突,仅仅因为运输公司擅自制定的不合理收费标准激起的民愤,迅速演变成激起两万人参与的民间大暴动,中央政府只有动用一个全副武装的现代化师的部队与以镇压,历时一个星期左右,才把事件平息下来。如果这类突发事件演变成借机而发的全国联动暴动,那么中共政权必将迅速崩溃。事件的后果,一个可能是触发中国颜色革命的迅速到来,另一个可能是大规模暴力冲突下的大量人员伤亡。要避免无谓的人员伤亡,就必须引入临界暴力控制机制与策略。
   暴力之下无人权、强权之下无民生,当理性与和谐为强权所颠覆,暴力反抗紧随着就来了。然而,人们面对的是一个崇尚暴力的政府。民众与政府之间,人们打的是一场“不对等战争”!政府拥有无限的人力物资资源、现代化的武器装备与系统控制工具、生杀予夺的至高无上特权及主流话语的舆论工具。如何避免无谓的人身伤害、人员伤亡,是一个现实而期待解决的问题。这让我想起了美伊战争的不对等性,面对无处不在、轻视自己甚至他人生命的恐怖分子,必将导致崇尚人道、保障人权方的落败。美国如此,中国民众也是如此。
   在核武禁止失控的当今现实情境下,如果伊斯兰原教旨恐怖分子对西方世界发起核武攻击,大家想想,未来的冲突还将是“不对等战争”?在此,我不得不悲观的预言,人权与人道价值将再度被抛弃、人类将回归野蛮,你死我活的残酷非人道血性屠杀将蔓延于整个世界,直到恐怖分子及支持恐怖活动的专制政府被彻底清剿为止。
   也就是说,无论人多么温文尔雅而崇尚文明,在走投无路时,他也会发怒的。由此,任何违法的侵犯人权事件都可能发生。有别于穆斯林民族,中国人天生的怯弱、犬儒、胆小怕事,这得益于两千年来扼杀人性的儒家封建礼教的驯化,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人们永远丧失激情与愤怒、匍匐于强权与传统伦理。如今民众的暴力反抗与其说是缘于崇尚暴力、轻视人权的民族传统,不如说是绝境下的愤怒挣扎与反抗。中国民众的处境与崇尚人权的西方人之处境是如此的相似,都在恐怖分子的淫威之下惶惶不可终日。现实已经不可回避的向我们显示一个清晰而可怕的危险发展趋势,越来越多的民众已经被迫依法炮制,与国家恐怖主义暴力手段接轨,打一场无处不在、全民抗暴的“战争”。
   作为民间维权与民众群体抗争理论研究爱好者,我认为在中国当今现实情境下,我们既继承印度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传统,又要结合实际,给民众提供更多现实可操作方法与手段,降低民众抗争的风险、最大限度的拓宽民众参与空间、动员起全社会的力量,发起没有伤亡的地下民众群体抗争运动。这时,人们最需要的是什么?他们需要的是制衡于国家强权迫切需要的手段与思想方法——民间群体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
   总结回顾将近四年的公民维权运动,我们看到,理性、非暴力、不合作民权运动[1]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同时也暴露出相当大的局限性。在官商勾结的野蛮拆迁与强制圈地领域、在公民的政治权利参政议政领域、在信仰者法轮功成员人权侵害等等领域,不但毫无进展,而且呈现出明显的恶化趋势。
   在定州血案、汕尾东洲血腥屠杀、镇压维权绝食运动之后,一贯主张提倡非暴力民权运动的学者们开始了深刻的反思与检讨,何清涟女士由此发现,甘地与曼德拉的非暴力抗争路线之所以能够成功,只因为英殖民的印度政府及南非政府毕竟是民主政府,“这种民主政治体制给了甘地与曼德拉一定的活动腾挪余地,与此同时,当时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及支援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由于商业利益的关系,如今的国际社会不同于当年甘地与曼德拉面临的国际社会,中国的威权体制也比那两个政府蛮横得多,公权私人化、政府行为黑社会化与暴力合法化已经成了政府行政的特点。在这种情势下,公众的非暴力抗争,较之甘地与曼德拉要艰难得多。”
   确实,利益动机与核武恐吓之下,中共政府越来越不在意国际正义与人权的呼吁,导致了国内人权状况的日益恶化与强权政治的肆无忌惮,国内民权运动处于极端险恶的环境当中。公开透明的维权运动不仅遭遇残酷镇压,还面临着分化瓦解、分割裁制、各个击破的现实风险。
   当此情景,秉承甘地的非暴力精神,海内外民主人士、国内民间维权人士、公共知识分子做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与锲而不舍的尝试。人们把民间维权限定于非政治动机、非权力目的、就事论事的对个人或群体不幸遭遇的人文关怀、人道救济、司法援助上,希望通过官民之间的对话与妥协来达到解决具体冲突与矛盾目的。为此,人们表现出了太多的善意与良苦用心:刘飞跃先生把自己的工作室用心良苦命名为《民生观察工作室》,而不是《民权工作室》;黄琦把维权的目标定得很低:“仅仅为百姓带来好处、争得利益,甚至几毛钱。”;由此,刘跃飞、黄琦等的民间协商维权在尝试中走向正轨,为调和社会矛盾与冲突、推进国家法治建设逐步发挥日益强大的作用。然而不幸的是,这种非政治民间维权依然遭到政府的暴力打压、粗暴禁止,《民生工作室》刘跃飞先生被政府绑架,采访民间突发事件的博讯网记者张子霖被拘捕、丁宜发失踪,忽传维权网刊编辑陶君也突然失踪,黄琦经常遭遇人身安全威胁,河南艾滋工作者李喜阁和朱龙伟被软禁。非暴力民权运动面临着酷的打压、中国泛蓝成员参选地方人大受挫、异议作者纷纷被捕判刑、新闻自由面临更加严厉的舆论管制。中国大陆民主运动竟至名存实亡!
   当此境地,我们不得不寻求民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新出路。前些天闲来无事,在社区锻炼时,发现社区内外的店铺墙壁上,到处都是“天灭中共、退党自救”的宣传标语,是用红色油墨直接印刷上去的,很难清除,人们还把《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稿送到了我的门口。由此内心为之一振,不禁喜上眉头,大受启发,思路也迅速的清晰起来。在此我看到现实存在的、民众的力量有如川流不息的地下暗流,正在汹涌澎湃的流动着,有一天它迟早将奔流而出,汇聚于河流、湖泊与大海,于风雨飘摇中将中共暴政给彻底倾覆。而他们今天的运作方式,有别于公开透明化的维权运动,把民众抗争的风险降低到了接近于零,作为民间自发的临界暴力控制的手段,它已经在逐步的形成,并有效的规避了抗争行动的风险。这正是策动民间联动突发事件的有效资源,而现存的这种隐秘的民间社会力量,足可以锤炼成长为策划民间群体突发抗争的神经中枢与指挥中心。
   它的特点是根植于民众,是一种看不到的、无形的、隐秘的有生力量,没有染上任何敏感政治色彩的,这位行动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上了黑名单的政治人物无需与他们有任何的直接交流与对话,只需要把思想、思路与方法通过网络公开出去,任由人们基于个人理智自然会做出明智的选择与判断。
   由此,有了这种社会力量的现实存在,人们足以在那公开的非暴力理性维权阵线之外,开辟全国性群体突发抗争运动的第二战场。为国内民众反抗运动的需要,人们有必要挖掘这方面的有限资源,不断的拓宽人们的视野,尽可能的提供各种可操作的可行性方案、抗争哲学、行动策略。
    一、甘地的非暴力思想、台湾的边缘暴力理论、我的临界暴力控制策略设想
   回顾历次的大规模民众抗争,我们都面对着暴力下的人员伤亡,对民间群体抗争运动的有效控制与操作方法,成了最急需又最短缺的资源。搜索相关方面的资料,找到了台湾民主运动得以发展壮大的主要策略与思想——暴力边缘学说[2]。在此,与甘地的非暴力思想作一个简要的陈述与对比,以供大家选择:
   (一)、非暴力行动特点与适用范围
   ◆什么是非暴力行动:
   “简单地说,就是「非暴」以「制暴」,是人们拒绝被动服从,使用除了暴力以外的一切方法来维护和争取我们正当权益的思想和行动。......非暴力最讲究的就是对双方实力的比较和衡量。非暴力不先幻想掌权的人会主动克制使用暴力,但非暴力的实践表明,通过它的行动是可能使对方克制甚至被迫放弃使用暴力的,尽管他们是多么的不情愿。非暴力是一种不用暴力进行抗争的策略和技术。”[1]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