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贺伟华
·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Skype-s.com行网络中奖欺诈,请大家小心上当!
·百姓座上议政席?试论南沙炼油化工项目能否上马!
·2008年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雪灾之后,耒阳再度陷入停电、停水!
·关注南沙石化污染项目维权,保护生态环境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有几百人被骗被吃迷药暴力关押:紧急呼吁营救奴工
·山西临汾村民集体维权成功,山海化工厂被勒令停产
·陕西劳工血铅中毒被解雇,130受害者集体维权 (图)
·奥运光环下掩盖的人权灾难、私权侵犯
·祝贺贵州民间第四届人权研讨会顺利召开
·中国爆发电力危机,大部分地区拉闸限电
·中国人权运动的困境与希望
·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广东阳江涉黑团伙被剿灭,当地物价应声下跌
·北京"家乐福"发生顾客挤压事故 九人受伤无人过问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论2008年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发展与策略
·谁是中国民主建政的力量源泉——论中国农民的亮剑精神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作者 : 贺伟华
   【文章摘要】: 在此,引发中国革命的根源所在,是专制政权暴力捍卫下特权官员的非理性利益动机。当日益强大的社会理性力量,面对的却是政府官员得寸进尺的非理性贪婪、掠夺与欺诈时,生死存亡之下,革命爆发在所难免。腐败官员永无止境的非理性利益冲动;生死相争、不可调和官民之间的私利冲突,成了引发无产阶级民粹革命的根本性动力。
   【正文】
   新年伊始,原本是合家欢乐、皆大欢喜的良辰吉日,然而,此时此刻,又有多少人颠沛流离、妻离子散、亡命天涯或深陷于铁窗炼狱的非人境地?又有多少冤魂厉鬼在地狱深渊发出凄厉的咒语,召唤革命的到来?当专制暴政者丧心病狂的选择受难者的生日、婚礼摧毁受害者的家庭、制造人间苦难时,它是否想过,历史性的清算,正如新年的到来,悄悄的来临!

   前些天,我曾经专门撰稿就经济自由化、市场化后的中国,是否可能发生全局性革命,从侧面进行过分析阐述,认为一方面由于思想观念的巨大变迁,以天下为己任之理想主义政治热情、斗争哲学已经为市场经济契约伦理的私利动机、理性计较、合作协商与妥协精神所取代,追求有限的非颠覆功利目的成了社会的普遍精神征候,民粹革命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另一方面,却由于公民自由精神、权利意识的觉醒,与国家权力保持距离、抗拒官权肆虐的社会理性力量在崛起,为推进中国的法治建设与宪政民主,注入了前所未有的无限动力。超越于政府从上至下的经济改革、体制转型的受挫与失败。社会动力的公民维权将取代改革话语,成为构建民主政治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没有爆发革命的可能,正如胡平先生所说的那样,民主革命的发生,从来就不以私有制与市场经济为前提,私有化与市场经济不过是和平推进民主建政的现实可行的方式。国家一旦发生重大的全局性危机;一旦民不聊生、人们深陷于水深火热之中,人们不但天赋革命的权利,而且革命随时可能爆发。只是这时,民主的政治力量是否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与物质准备,把革命的浪潮,引向正确的方向。
   回顾民怨沸腾、风雨飘摇、动荡不安的2006,我们可以推测到,来自任何方面的大规模突发事件与治理危机都可能引发一场全局性的革命与骚乱,如最近飞涨的物价就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人心惶惶,表明了金融治理危机所在;如最近国际新闻所报道的大学生就业无着,用杀人计划威胁市长交出“五十万”,如刚刚过去的去年大规模校园骚乱,就已经表明了就业危机所在;而席卷全国、此起彼伏的大规模民众抗争事件超乎体制内外知识分子的预测,日益走向了民粹化、暴力化,人们似乎又预感到崇尚血腥暴力的中共暴政,仅仅因为其贪婪与暴行,也难逃灾难性、毁灭性的历史循环。
   这里面存在一个失控的利益动机必然导致权贵经济对市场经济公平竞争契约伦理的颠覆问题;存在着不可调和特权腐败阶层对弱势群体的野蛮掠夺与压榨问题;存在着一个强权对市场规律与法治精神的实质性否认问题。只要中国步入权贵经济时代而抗拒民间公民维权运动所主导的法治建设,中共就难逃民粹暴力革命的血腥清算。
   在此,引发中国革命的根源所在,是专制政权暴力捍卫下特权官员的非理性利益动机。当日益强大的社会理性力量,面对的却是政府官员得寸进尺的非理性贪婪、掠夺与欺诈时,生死存亡之下,革命爆发在所难免。腐败官员永无止境的非理性利益冲动;生死相争、不可调和官民之间的私利冲突,成了引发无产阶级民粹革命的根本性动力。在此,官民之间的利益冲突愈演愈烈、成了谁也无法解开的死结。当此境地,革命一旦突然爆发,也只存在无产阶级民粹革命,而绝无资产阶级革命的可能。
   一、治理危机及其爆发革命的可能性
   1、物价飞涨引发的全局性骚乱
   据报道,最近全国各大城市都出现了民众抢购基本生活物资浪潮,从城市到乡村,物价全面上涨,民怨沸腾,国家总理温家宝坐立不安、中央采取应急措施,堤防事变。
   现在我们就最近物价飞涨的现实来简要的阐明,这丧失社会监控的特权是如何在利益动机的驱动下,以其永无止境的贪婪而导致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财富掠夺与民生苦难的:
   每当人们看到官员灯红酒绿的奢侈、每当人们感叹一年的辛勤劳作还不如贪官吃掉的一桌宴席时,人们是否想到,他们所挥霍的,绝不仅仅是公共财产的税收、决不仅仅是民营企业的行贿、决不仅仅是下属对上司的孝敬、还不仅仅是强制拆迁与野蛮圈地所掠夺的财富。在政府大规模投资经济建设而主导性的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今天;在官员利益驱动下累禁不止大搞权贵私有化、、城市化、工业化、产业化的今天,他们所吃掉的、他们所肆意挥霍的正是人们存在银行的血汗钱!养老本!这是一种隐秘而无形的深层次财富掠夺,也是最终引发全局性民愤、骚乱甚至民粹革命的根源之一。
   众所周知,中国政府美元储备高达一万亿美元,中国的经济增长越来越依赖于外贸出口。由于每生产出口一批产品,国内企业就获得一笔美元支付,国家银行就必须调用人民币来兑换美元。这些美元就被国家储备起来,而兑换的人民币,则由国家印刷人民币、增加货币流通量来支付。这导致物资商品转换为美元后的国家储备、导致了市场实际商品供给量的减少、货币流通量的增加。最终导致银行存款的贬值,这是政府金融政策对民财的有计划掠夺,它成了物价逐步上涨的原因。
   与特权腐败、民财掠夺相关的则是政府投资的工业化、城市化、产业化、权贵私有化的企业转制与下岗、土地买卖与强制拆迁,这是利益驱动下引发物价上涨的根本原因、也是国有银行倒闭经营的根源所在。这一切地方政府所主导的经济建设,其资金来源,一方面来源于中央的财政支持,另一方面则来源于地方政府及其官员对银行资金的随意支配特权。政府官员热衷于经济建设与投资,表面上是政绩,实际动机则是私利驱动。为了百分之五十、百分之百甚至百分之几百的利润,他们官商合体、坐地分赃,又哪管什么投资与收益的可行性论证与损益平衡?
   这种中央给政策、地方政府无视市场经济规律大搞经济建设的积极财政政策,一方面导致了不可持续的假性经济增长、导致了重复建设带来的暂时性假性就业,另一方面形成了银行的大规模坏账、死帐的,国有银行进入负债甚至倒闭经营状态。最后银行死坏账由中央政府冲销、人民买单!为什么叫人民买单?因为国家这时只能通过大量印刷纸币来填补银行的亏空,从而导致货币流通量的增长、通货膨胀、物价飞涨。陈述到此,我们应该明白官员逍遥嫖赌、肆意挥霍的究竟是谁的钱。他们不仅仅是败尽国家的税收,还日以继夜的掏空国人的腰包!
   当中央政府大规模、上百亿的经济援助非洲国家时,其资金来源除公共财产的税收之外,我们应该想到,政府最便捷、最低廉的手段就是印刷钞票,这正是直接引发最近物价上涨的原因。当政府有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发展计划、有了最近的现代化农村构想、有了日新月异大都市建设冲动、有了重复性高速公路与铁路建设计划时,我们要提防的不仅仅是官员利用这些经济建设项目大发横财,更应该堤防的是政府暗箱操作,空手套白狼的大量印刷人民币。政府的任何一个沿海发展战略、或者中西部开发计划,都是导致物价逐步上涨、耗尽公民银行存款的手段。
   不幸的是,据媒体报道,平均每日一百亿的国家公共财产,正不可抗拒的流入贪官污吏的腰包,再转移到国外的银行。由此可见,只要政府官员利益驱动下的经济投资不被终止;只要市场经无法摆脱政府强权干预的恶梦;只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绩理念、从政观不为公共理性的正义原则所取代。中国就难逃民财、国财、外资耗尽后的物价飞涨、政局动荡乃至于民粹革命的历史宿命。正所谓上帝要让其灭亡、必先纵其疯狂。
   2、金融危机必将引发的政局动荡
   曾经的1998,中国逃过席转亚洲的金融危机一劫,而大量举借外债、以出口贸易为生的亚洲经济四小龙却深陷于危机泥潭,不能自拔。为什么中国大陆得以幸免,因为当时的中国,能源自给、经济自立、市场没有开放、金融市场没有开放。由此,在世贸组织之外的中国,得天独厚、与世无争。
   而如今的情况则大不相同,有如中央民族大学张宏良教授所说的那样 ,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关键时刻。大量的外资进入中国,既为中共官员肆意挥霍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银行存款,又在中共所谓彻底市场化的优惠政策下,入主中国,最大限度的买断控制了中国企业、中国经济,耗尽不可再生资源与能源,把中国拉入世界血汗工厂的非人道境地。中国大陆竟变成一头任人摆布与挤压的奶牛。
   大量的国际游资进入中国,哄抬房价,形成前所未有的房地产经济泡沫,造成经济动荡。而国家的粗放型工业化政策,引进的却是大量的国际垃圾工业、夕阳产业,或没有本民族自主知识产权的合资企业。人们用几乎是无私奉献的白干为国际市场创造着产品价值,却在耗尽国家资源的外贸出口中日益丧失了国家经济自主权。还造成了环境与资源的巨大破坏。“百分之八十的江河湖泊断流枯竭,三分之二的草原沙化,绝大部分森林消失,近乎百分之百的土壤板结……在资源消失的同时,生存环境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威胁。中国三分之一的国土已被酸雨污染,主要水系的五分之二已成为劣五类水,3亿多农村人口喝不到安全的水,4亿多城市居民呼吸着严重污染的空气,1500万人因此得上支气管炎和呼吸道癌症”
   生态危机、生存危机、能源危机几乎同时爆发,而最可能引发社会动荡与国家灾难的则是即将爆发的金融与经济危机!在国内消费萎缩、经济日益依赖外贸出口的今天;在全面加入世贸、金融市场逐步开放的今天,只要有再来一场金融风暴,当此民众生存无望的境地,中共暴政必将随着经济的全面崩溃、物价的飞速上涨而陷入民众揭竿而起的民粹革命的复仇与清算当中。
   由此可见,一旦金融危机来临,绝非政治抄手,而是人性贪婪的私利动机所必然导致的历史深渊。现在请问,一旦历史性机遇降临之时,请问民主的斗士们,有足够的勇气与力量救民众于水火、毁中共于一旦?
   二、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1、革命方向的不确定性
   众所周知,东西方冷战期间,苏联崩溃于贫困与经济匮乏;七十年代末的经济崩溃、全局危机,导致了中共的痛定思痛、改革开放政策。今后,金融危机所导致的全局性经济危机,必将引发中国革命。问题还是, 如果明天“革命”突然爆发,谁将是引导革命的主导性力量?革命又将以何种形式、何种性质表现出来?是无产阶级所主导的民粹革命?还是权贵资本、中产阶级所操控的改朝换代?还是民主与自由战士所领导的民主革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