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
贺伟华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3)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4)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5)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6)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7)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8)
·烂在肚中、不如无私奉献——十年磨一剑,我的科研开发生产研讨计划分述
·个人开发的美容化妆品系列成果
·主题:大家小心特务的陷阱(2张图s)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1(连载)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2(连载)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掌握破网技术后的感想
·被当局所控制的我与湖南省中医美容研究所合作内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
   
   伟华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当我在电话的这头听到飞雄的姐姐和妻子愤怒呐喊时,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同样是骨肉,同样的亲情,为什么感觉就是如此的不同。同仇敌忾、视死如归的亲情,才是茂东坚强的臂膀!才是飞雄站立不倒的大地。而我的脚底所触,竟是一片沼泽,让我深深的陷入亲情背叛的窒息与困惑当中!
   

   2004年撰写《强权下的罪恶时》,是亲生弟弟亲自带着七八个便衣破门而入,强行打针,将我扭送精神病院。而如今,我分明看到的是勇敢妻子和不屈的姐姐在捍卫飞雄的名节。
   
   飞雄的妻子在电话的那头愤怒的诅咒中共法西斯政权的非人道、非人性,而我眼前的母亲分明用恶狠狠的目光与谩骂阻止我的通话,飞舞着双手抢夺着我的电话。这究竟是我的亲情?这还是我的无助。不同的态度,迥异的表达,飞雄的妻子和我的母亲,究竟谁对亲人的爱来得赤诚?来的无邪?来的光明磊落?抑或更龌龊?更卑微?
   
   仅仅打一个电话,亲情就变成了敌对,面对母亲突然变化,我陷入了不可想象的痛苦煎熬与愤怒之中。我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国家?可恶的政治恐怖竟然把我的亲情割裂,把我的家庭摧残,把我的名节葬送,把我的希望埋葬!回想起海外的朋友从不同的角度间接的陈述着我亲人对我的挚爱,我又该如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
   
   卑躬屈膝、苟延残喘,苟活于这罪恶的世界,生又何幸?死何无辜?我终于明白,张青说的话:“就是打死在监狱,也不能进这精神病院。”。
   
   正写着,砰的一声,房门在冲撞中发出巨响,我知道母亲的怒火还没有消退,而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分明在提醒着我,她或许又去汇报工作了。而我还得勉励自己继续下去,冥想着一个百无一用的“囚徒”,究竟还能做什么?“营救飞雄”,这声音从我的嘴里冒出,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