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自由圣火首发稿)
   作者 : 郭国汀, 發表時間:2/23/2007
   
   文章摘要: 我认为刘路兄关于中共是大陆合法的领导力量及进一步推论得出的中共政权是合法的论点根本不能成立错误至为明显;一则刘路兄未论证中共为何是合法的领导力 量,其合法性来源根据何在?二则刘路兄列举的两项论据与一个政权的合法性毫不相干。 此外刘之所谓同意是在长期愚民政策洗脑结合欺骗暴力恐怖强制下的麻木不仁明哲保身,根本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有效同意 。
   刘路在《风物长宜放眼量》文中言及:"中共是大陆合法的领导力量,中共建立了统治秩 序,中共的统治可以维持中国社会的运转。即便从自然法的角度讲,我们有革命的权利,我们也没有整合社会秩序的能力,中国只能出现民国初年军阀混战的局面。 "随后刘又在为贺卫方教授的《西山会议发言》辩护时重申: "如果当初夺取政权的手段不合法,但是经过多少年,你取得了人民的同意,人民已经认同你的统治,你这个政权就不能说是非法。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会维持三十年。我不像有的" 大腕" ,五年之内就想让人家交 出政权。还有个更可笑的自由派法学家,跑到海外扬言3年内整合海外民运,干掉中共。我认为他们不过是痴人说梦 。"
   
   读到该论我深感吃惊,因为如此谬论竟出自一位[著名维权律师 ]之口问题相当严重。归纳言之刘路论点有:中共是合法的领导力量,依逻辑推论中共政权则是合法的政权;至于为什么合法其理由是:( 1)中共建立了统治秩序,中共可以维持中国社会的运转;(2)我们没有整合社会秩序的能力,(若中共跨台)中国只能军阀混战。(3) 中共取得政权时虽不合法,但经专制暴政长期强制洗脑、欺骗、恐赫,人民既不敢怒更不敢言或敢怒不敢言,即应视为同意因而专制暴政得以合法。
   
   我认为刘路兄关于中共是大陆合法的领导力量及进一步推论得出的中共政权是合法的论点 根本不能成立错误至为明显;一则刘路兄未论证中共为何是合法的领导力量,其合法性来源根据何在?二则刘路兄列举的两项论据与一个政权的合法性毫不相干。 此外刘之所谓同意是在长期愚民政策洗脑结合欺骗暴力恐怖强制下的麻木不仁明哲保身,根本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有效同意 。兹辩析如下:
   
   1.中共政权依国际法和普世公认的法律原则属不合法的政权
   
   如果依中共独裁制定的"法律",中共政权有可能是合法的;因为世上决没有当权者自已制定自已的政权不合法之理。一个政权是否合法应当有国际公认的标准,其唯一的标准只能是:主权在民。凡符合该标准的政权即是合法的,反之,则不合法。
   《世界人权公约》规定:"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權力的基礎;這一意志應以定期的和真正的選舉予以表現,而選舉應依據普遍和平等的投票權,並以不記名投票或相當的自由投標程序進行。"[1]据 此一个政权的合法性的唯一依据乃是人民的自由意志。凡是充分体现该国人民意志的政权即是合法的,反之,凡是违背国民意志的政权即非法,这应属不争之论。而证明国民意志的途径和程序必须是:"以定期的和真正的选举"证实,"选举应依据普遍和平等的投票权以不记名投票或相当的自由投票程序进行"。质言之,只有经过全体国民在公平公开自由的基础上定期投票选举产生的政权才具有国际法意义上的合法性。国际法的效力高于内国法,中国是该公约的缔约国,其法律效力高于内国法;中共自 1949年通过暴力和欺骗手段窃取国家政权以来,迄今从未举行过任何符合上述法定要求的全民公投选举。因此,在此意义上中共政权肯定不合法!上述国际法原则实际上源于《美国独立宣言》《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公约》及西方人文思想家的思想。
   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庄严宣告:" 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 "当追逐同一目标的一连串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发生,证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 [2]该宣言强调了政府权力源于人民的同意。一旦政府或政权违背国民意志,人民即有权废除或推翻该窃权的政府;人民有权力也有义务推翻专制政权。
   1789年《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亦明文:"整个主权的本原根本上乃寄托于国民。任何团体或任何个人皆不得行使国民所未明白授与的权力"。 [3]这里再次强调的主权在民的思想。任何违背国民意志的政权肯定非法。
   其实即便按完全反映中共独裁意志的法律,中共专制暴政也不合法!《宪法》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 [4]亦 即,中共自已制定的宪法亦不得不承认: 中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问题是在中共一党专制独裁下,这一切仅成为口头上的权利而没有任何实质及程序上的保障。使得中共得以虚伪至极的人大及完全虚假的 选举轻易的窃国盗政,全体国民被欺骗愚弄却在暴力恐怖和谎言欺骗下要么一无所知,要么忍气吞声,要么麻木不仁甘愿做奴隶。
   2.依古今中外思想家的思想中共专制暴政绝对非法
   
   孟子云:"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 贼仁者谓之'贼' ,贼义者谓之 '残 ',残贼之人谓之' 一夫 '。 [5] 孟子之论可谓至论。暴君甚至不能视为君王,那么依理推论暴政当然不能称做合法政权。推翻暴政天经地义,实乃天赋人权。而中共政权纯属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陈泱潮先生认为:国家主权只有来源于「主权在民」的原则,经过无暴力威胁之政党竞选 公民普选而产生的国家政权,才是国家主权的合法代表者。建立在暴力与欺骗基础之上的政权,镇压人民奴役人民,剥夺异已公民的政治权利,因而实质上是否定和 反对人权的国家机器,根本不具有代表国家主权的合法性!中共政权实质上不合法。 [6] 陈先生精辟地指出:中共从根子上说是苏共扶持豢养出来祸害中国的汉奸卖国土匪党, 其卖身投靠苏共祸乱中华, 建立苏维埃军阀土匪红色政权,分裂国家 , 趁日本侵华之机,假抗日, 真坐大,紧紧抱住" 苏联老大哥 "的粗腿, 依靠出卖国家利益(包括承认外蒙古独立)令人极其恶心地投苏媚苏(包括为了讨得斯大林的欢心出兵朝鲜) ,而取得了政权,50 多年来玩弄整个国家机器于股掌之上, 而又从来没有经过全体公民的选举—— 因此,中共政权 ,在全国人民面前,在[主权在民]的普世价值和原则面前, 根本毫无道义力量、毫无合法性的政权! [7] 。
   
   袁红冰先生指出:人民意志是政治权力的基础,人民意志必须通过定期的、自由而真实的 选举产生 ── 这是现代人类社会公认的关于政治权力合法性的理念。靠国家恐怖主义维持极权统治的中共政治是没有任何合法性的。中国不再容忍未经人民同意的极权统治;未经人民选举的中共政治统治权,是非法的权力。在中国向来是暴政审判良知,兽性审判人性,罪恶审判真理。以联邦中国议会为法源产生的联邦中国大法官,将对中共暴政犯下的屠杀人民罪、奴役人民罪、剥夺公民人权罪、信仰灭绝罪、酷刑罪、掠夺社会财富罪等罪行,实施公正审判。这将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由人民主导的司法权,对专制进行审判。这次大审判在法律意义上所蕴含的正义性,定将会转化为政治范畴内的巨大能量。世界已进入 21 世纪,通过真实而自由的选举,建立政治权力的合法性基础,已经成为人类的共识。 [8]
   
   倪育贤先生认为:中共统治的合法性问题,当然不是指这个政权对其自行拟定的某一具体的法律如" 宪法"、"刑法"、"人民团体登记法"等等是否具有适合性的问题,而是指其在政治范畴内是否符合人类文明社会的基本政治规范,具体而言,就是指其是否符合 "主权在民"这一现代国家组织的根本法理基础的问题。也就指其是否具有在无恐惧状态下真实的民意认同的问题。共和国就是从内容到形式完全以"主权在民"的 原则建立起来的国家。一个国家政权是否具有"主权在民"的性质,有两个公认的必要条件:第一、这个政权的产生必须具有无强制状态下多数民意的认同; 第二、这个政权的存续必须经由无恐惧状态下人民定期的自由选举的同意;只有二者俱备的政权才是一个真正具有合法性的政府,才有资格称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共和国。[9]他进一步指出:中共政权完全不合法。什么是共产党政权? 共产党政权就是残杀人民的政权,是剥夺人民基本权利的政权,共产党就是左翼法西斯,法西斯即是右翼共产党。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就是用暴力来夺取和维持其政治寡头的特权地位,共产党政权的最大特征就是他的彻底的不合法性。
   
   
   
   有人认为:对于没有选举制度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合法性只能从民众的支持程度来衡量。五十年代的政府应该说得到民众的很大支持:到了 1990 年代,一般老百姓对这个意义的合法性不太注意了。就是赚钱,就是经济。"实质上中国百姓五十年代初及七十年代未的所谓支持中共,完全是受中共欺骗愚民政策导致,并非发自内心的真正支持。若中国人知道事实真相,绝对不会支持杀人如麻,欺骗成癖、流氓成性的中共。而靠欺骗取得的民事合同自始无效,那么靠欺骗获 得的支持当然也自始无效。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汉学家林培瑞教授认为,"合法性这个概念严格地讲,是被统治的人民承认所统治他们的力量是合法的。意思是,我不一定同意你的任何行动,但我承认你采取措施是合法的。" [10] 林教授仍然强调人民的承认和授权是政权合法性的标准。
   
   美国布鲁金斯研究院东亚政策研究所所长季北慈(Bates Gill) 教授认为,"北 京政权合法性的真正依据,跟共产主义没什么关系,而是迄今为止,它比较成功地推进了中国的社会经济转型。他们维持了社会的稳定。其次,中国确实也别无选择,没有可以替代现任掌权者的人。但是,这跟他们是共产党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是因为中国就是一党执政,而这个执政党相对来说比较成功而已。" [11] 南 郭以为季教授的所谓成功推进社会经济转型之说并不成立,中国社会实质上、已演变成四不象的官僚特权缺德资本家与无行文人垄断专制法西斯社会;中共维持的所 谓稳定是暴力高压专制特务恐怖统治下的暂时稳定,潜伏着巨大的社会政治经济危机;至于没有可以替代现任掌权者之说更属混淆视听的歪理;民运志士及民间德才兼备 比中共官员能力强得多,品德高尚得多者大有人在;中共执政水准之差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此外,所谓中共执政比较成功之说也不能成立,中共执政 58年带给中国人民的是无穷无尽的巨大灾难,给中华民族,中华文化和中华道德造成了毁灭性破坏,根本谈不上任何成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