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我实质上在帮助李建强若他不明白我的用心,那真是遗憾.他应当将所有经办的政治案件案情公开,寻求公众舆论支持帮助,这样才有力量.否则他拿什么拯救当事人?行贿还是交易或是凭他的三寸不烂之舌? 而他目前采取的是低调维权论,这是最无能也最没用且最符合中共当局要求的维权方式.当然对辩护律师最有利,不然那能那么轻易今天飞美国,后天出香港,代表中国律师风光无限哪. 是故所谓低调维权论对政治案件有害无益.
   
   

   欲从事民运事业者必须有清醒的头脑,对可预见的风险应当有所预见和担戴.不要轻易去触犯刑律,不触碰罪与非罪的底线;既然勇于触犯,就要有勇于担戴的思想准备, 决不能事前勇气十足,事后胆小如鼠.无罪而认罪,实质上严重损害民运志士的根本利益.无罪而认罪的精神痛苦要远远大于实际经受的失去自由或皮肉痛苦.此点刘晓波恐怕最有资格证明.动员说服或诱导民运英雄无罪认罪的做法必须制止.辩护律师应当把精力用在辩护上而非用在私下交易上.何况正是无数勇士以身试法, 才能冲破中共专制暴政的牢狱,促使政治文明司法文明,赢得政治权利.每一项权利都是争来的,中共决不可能奉送给我们.因此铁窗民运志士的高贵牺牲应当获得国人的尊敬,这也是我特别敬重杨天水,张林,师涛,清水君们的原因.
   
   
   李建强在办理杨天水案时先是称案子前景乐观,因为他不认为杨的言行构成犯罪;因此,他采取低调方式处理,尽管他在法庭上作了无罪辩护,甚至写了过得去的无罪辩护词.然而中共法院完全受中共操控,主审法官甚至法院院长根本无权也没有独立意志依法判案,难道他们会对辩护律师的辩护词认真看上两眼?! 依我21年诉讼经验告诉我,唯有外部公众舆论足够强大,才有可能迫使中共法官不敢胡判. 才有可能迫使法官承受历史的荣辱,使之不得不考虑他自已的将来.结果是杨天水案国际社会严重关注不足,几乎没有人关注一个为中国自由民主事业作出了巨大牺牲与贡献的杰出民运志士,连签名支持者全球加在一起不到350人!杨被重判12年,且被迫放弃上诉权.难道作为辩护律师能心安理得吗?当然,我无意指责这是李之过, 但李之辩护策略严重失策确是不容置疑.李还通过赵达功之口称,笔会律师鉴于政治案件从无胜诉先例,为了维护当事人的最大利益,时常与当局合作低调处理,因为若高调辩护反而可能对当事人不利,因为就没有回旋余地了。
   
   
   我们不禁要问,你低调维权,无人知晓该案基本情况,无人关注也没有任何海内外及国际社会的外部压力,你拿什么与当局交涉?!唯有足够强大的外部制约监督力量,才有可能迫使中共当局做出妥协让步.若强大到一定程度则完全可能迫使中共当局遵守其自已制定的法律. 因此对于李动辄试图说服当事人以精神病作为抗辩理由的做法,必须坚决制止. 李曾多次出主意以精神病为由救高智晟,也曾公开指称郭国汀精神有病,还公然为严正学提出行为能力鉴定! 此种做法的实质在于:民运人士有精神病之虞!无论李的真实动机如何,此种污辱英雄人格名誉的所谓辩护必须坚决制止!
   
   
   一则严重损害民运志士的名誉,而名誉乃人们安身立命之本,人类为捍卫名誉不惜抛头洒血史不绝书,而作为辩护律师如此轻率作如此建议难道正常吗?! 二则若真以精神病为由免责,当事人必须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因此受到的迫害将远比监狱严重十倍.因为前者不但失去人身自由,而且名誉严重受损,此外很可能被强制灌食足以摧毁或毁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或电击大脑! 正因为如此,我对刘荻背地里数十次反复无端诋毁我是精神病的做法颇怒.之所以原谅刘荻是因为考虑到好歹她曾在国安局子里被冤枉关了一年,可能受过太大伤害, 故不与女人一般见识.(这里绝无歧视之虞,因为我总不能说不与男人一般见识吧?)
   
   
   我与李建强过去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尽管近年来发生了某些变化,但主因是双方政治立场及在某些重大原则问题上有较大分歧.我持不应影响双方人私人友谊的观 点, 因为我们的争执不是私事而是公事.大是大非的原则大于友谊.我历来认理不认人,因此有所得罪,只能请李兄海涵. 例如,他明知高智晟,袁红冰是什么人在做什么事,居然如此恶意攻击嘲讽与中共持同一立场。我当然希望同道们求大同存小异,否则只能是中共渔人得利.至于李兄对我的人身攻击,我只能让他享受刘荻同等待遇.这叫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否则岂非有重男轻女之虞.
   
   
   小乔若真是[一九八四]那是南郭有眼不识泰山,误认[一九八四]为网警实出于严重误会;但我真诚建议小乔兄抽空精读一遍袁红冰先生的四部当代中国最杰出的 伟大小说,尤其是<自由在落日中><文炀>然后再发表你对袁先生的看法不迟.至于你建议我去看精神病医生,我只能原谅你的反唇相讥之非理,因为我非故意的冒犯在先,故理应退避三舍.还因为你为我无辜三次受难,我迄今没有机会回报你的真诚帮助,反而在无意中有所得罪,鉴此,我再次向你表示真诚的歉意.
   
   
   最后我想向所有共特网警朋友们说句心里话: 你们应当向毕时园先生学习,他应当是你们的榜样,无论言语教养还是理性思维及工作技巧都是值得一提的.至于南郭不是你们的敌人而是你们真正的朋友.当然不排除极个别死心踏地的已没有了自由独立思想的朋友,尽管如此,南郭仍然不会把你们视为敌人,因为南郭心中充满了爱.南郭的人生哲学观唯真善爱而已.如果南郭真有敌人的话,唯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耳!
   
   
   顺颂新春快乐!
   
   
   你们的朋友郭国汀
   2007年2月1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