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郭国汀律师专栏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处理货抵目的港后收货人不提货的措施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托运人对海运合同货损、货差没有针对承运人的诉权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GENERAL TRADE诉绍兴县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品质纠纷案析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毁约应向谁索赔损失?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自由圣火首发稿)
   文章摘要: 中共阉法院全然不顾郭飞雄之[有罪供述]纯系该下流至极的酷刑逼供之产物的铁的事实,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枉法裁判人权英雄郭飞雄五年有期徒刑另罚款四万元!该荒唐至极的枉法裁判 ,再次印证了吾之中共法院与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及司法部一样,实质上均是完全受中共恶党操控的已被阉割了那家伙的不伦不类的太监型法院、律师协会、司法部之论断.

   作者 : 郭国汀,
   發表時間:12/5/2007
   ——读张青女士致胡氏两份公开函有感
   
   胡锦涛阁下:
   在下是郭国汀律师,又名南郭,其实你我早已相知,汝当心中有数。鉴于汝并非国人公投选举纯属邓小平及共党公权私授, 故南郭恕不承认汝之[国家主席]之号,至于所谓 [共党总书记]那是一个人神共愤罪恶滔天的犯罪集团头领之称,并非什么荣誉而是标准的耻辱,想必阁下亦不在乎。是故,吾仅尊称阁下、你、汝,充其量称[先 生] 已经到头了!
   我在《论推翻中共专制暴政的合法性》文中充分论证了中共政权是一个典型的极权、专制、流氓、吸血鬼暴政,还是一个无知、缺德、乏能、下流、无耻、残暴至极的暴政;另在《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文中充分论证了中共政权野蛮残暴下流无耻。两文公开发表已近两年,迄今未见汝党进行任何反驳、批评或批判,鉴于汝之党徒高达 6千万,汝党用文人亦至少数百万,但汝党既不敢公开批判又不敢公开论战,足证吾之结论属实。汝知否?!中共对待囚犯大面积的酷刑惨无人道,手段下流卑鄙至极,完全违背国际法律义务, 践踏人伦道德,纯属兽行!它不但不尊重所有人犯作为人类固有的人格尊严和价值[1] ,而且故意对人犯尤其是对政治良心犯进行极为残暴的精神、心理和肉体摧残,旨在摧毁志士仁人的坚强意志。 [2]中共虐待及酷刑政治良心犯几乎百分之百,汝党统治中国 58年期间恶意政治迫害滥杀无辜及愚民人祸致八千万国人死于非命,此笔血债汝党当如何偿还?!
   言归正传,给汝写此信目的是为了郭飞雄和高智晟君的无罪重判事。最近汝党对郭飞雄和高智晟君实施的酷刑绝对不能原谅更不能容忍!而汝对此肯定知情也理应知情,然而迄今未见你对此令人发指的酷刑发表任何评论,不但未将直接责任人绳之以法,反而纵容或指令检察官与公安公然在法庭上联手作伪证陷害忠良,法官则睁眼枉法瞎判人格高贵坚强不屈的人权英雄郭飞雄徒刑五年,再次密捕高智晟!是可忍,孰不可忍?!
   "郭飞雄曾两次在晚上被办案人陶忠革\杨乃新专案组带到秘密关押地点,2007 年2月12日使用惨无人道的酷刑--坐老虎凳4小时,双手反绑在身后吊起来,打耳光几十下,更下流无耻的是陶忠革杨乃新用高压电警棍电击他的生殖器。在使用" 核武器级别 " 的电击生殖器暴行之后,终于获得他的有罪供述。然而变态的陶忠革、杨乃新竟然在3 月19日再次使用同样的暴行。3月 24日,在陶忠革、杨乃新现场督阵的情况下,广州警方录下他的另一份供述。控方法庭上举证的就是这两份[供述]。 " [3]
   中共阉法院全然不顾郭飞雄之[有罪供述]纯系该下流至极的酷刑逼供之产物的铁的事实,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枉法裁判人权英雄郭飞雄五年有期徒刑另罚款四万元!该荒唐至极的枉法裁判 ,再次印证了吾之中共法院与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及司法部一样,实质上均是完全受中共恶党操控的已被阉割了那家伙的不伦不类的太监型法院、律师协会、司法部之论断.
   排除非法证据规则是最重要的国际公认的刑事法律规则之一。依国际法凡依酷刑或残忍或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方式取得的口供必须从证据中排除 [4]. 此规则是国际公认的刑事法律规则 [5] 。即便尚不构成酷刑的胁迫所取得的供述也应排除在证据之外 [6]。
   
   即使按照中共国《刑事诉讼法》第43条:禁止以刑讯逼供的方式收集证据。依据最高法院 《关于执行刑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 61条及最高检察院《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65条: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告人陈述,不得作为定案依据 [7] 之规定,法官理应当庭宣告郭飞雄无罪并立即释放他!我注意到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女士给阁下发了两封催人泪下的公开函,要求阁下关注敦促解决郭飞雄至为明显的政治迫害冤案; 然而,迄今阁下仍然装聋作哑,似乎足以证明阁下之冷血与伪虚?!
   南郭坚信:善恶必报,任何人均须受制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天道天理!汝岂能例外 ?!再次敬告所有中共党政军警特人员:凡作恶中共官员,公安及国安秘密警察,狱警,及对上述恶警之恶行负有不可推卸之渎职罪责的中共党魁们,你们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所有罪行,必将受到未来自由民主宪政新中国的正义法庭的正义审判 ;最终必将受到善恶必报的天道天理的报应!
   南郭在此善意假定阁下对汝党一贯胡作非为的一切罪恶行径迄今皆不知情,假定阁下对中共专制暴政所犯下的人神共愤的滔天罪孽同样一无所知,假设阁下对恶警奉命对高智晟、郭飞雄君实施酷行的真实情况照样蒙在鼓里,即便如此,汝也早已犯下了渎职罪!因为根据逻辑依生活常识据情理得推定汝明知至少理应知道,汝休想装聋作哑蒙混过关!
   
   基于上述假定,汝若想减轻自已的渎职罪责,敬请立即无条件无罪释放中国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同时立即下令将[陶忠革杨乃新 ]这对人渣绳之以法以警效尤,否则今后汝党再次发生的对任何人的酷刑依法得推定系汝之直接授意;将对高智晟先生实施酷刑的直接间接责任人交付审判,以证明汝确实不知情!汝若若想立功赎罪,敬请立即下令无条件释放全体在押政治良心人士、宗教信仰人士;阁下若真想成为留芳百世的一代伟人,而非成为遗臭万年的人 渣;敬请立即下令解散中共,开放党禁,开放报禁,解除言禁网禁。阁下当然有权选择成为伟人还是人渣,悉听尊便。
   尽管如此,南郭奉劝并忠告阁下,人生不过百年耳!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无论是高官显贵或皇亲国戚还是平头百姓或乞丐小儿,皆赤条条来最终不免赤条条去;是故权力也好,财富也罢,不过过眼烟云身外之物耳,人之道德良知美好名誉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汝死抱马列毛唯物主义亡魂不放,坚持学习北朝鲜金正日政治流氓术,妄图继续依靠暴力、恐怖和谎言来维持汝党风雨飘摇的罪恶极权专制独裁统治,以便中共专制暴政得已长存,绝对是痴心妄想!更是愚不可及!
   对汝而言,汝有良机成为千古传颂的伟人,更有机会成为千夫所指的人渣,一念之差耳。汝若继续顽固不化坚持反人类反人民反自由反民主反人权反法治反宪政的反动立场,最终必定落得遗臭万年的人渣之千古骂名,遗害汝之子孙后代无穷,汝何苦来哉!!反之若汝真系深藏不露有德有才之人,何不利用汝手握大权此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成就一番动地惊天之伟业,抛弃中共专制暴政,引导中国和平过渡至真正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的新中国,成为一代伟人留传千古。汪兆钧、郑存柱、郭宜三君子最近致阁下的数封公开信已为阁下点明了正途,只要汝不是白痴,需知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绝非仅该三君子有此认识,何去何从此时不定更待何时!海内外、党政军内外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正虎视眈眈,汝不为自有天命前定者必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全世界 自由民主大潮浩浩荡荡势不可挡,若阁下仍不当机立断,届时汝及汝之亲人哭都来不及,勿谓言之不预也!
   顺颂心安!
   郭国汀
   2007年12月2日第91个《反专制争人权和自由维权抗暴绝食日》于加拿大
   [1]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第 1条: All prisoners shall be treated with the respect due to their inherent dignity and value as human beings.
   [2]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第2条. There shall be no discrimination on the grounds of race, colour, sex, language, religion, political or other opinion, national or social origin, property, birth or other status.
   [3] 郭飞雄妻子张青致胡锦涛的公开信(二)《博讯》 2007年11月29日
   [4] Statements obtained as a result of torture or ill-treatment must be excluded from evidence, except at trials of alleged torturers. [Article 15 of the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rticle 12 of the Declaration against Torture.]
   [5] Relevant Standards Guideline 16 of the Guidelines on the Role of Prosecutors:
   "When prosecutors come into possession of evidence against suspects that they know or believe on reasonable grounds was obtained through recourse to unlawful methods, which constitute a grave violation of the suspect's human rights, especially involving torture o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or other abuses of human rights, they shall refuse to use such evidence against anyone other than those who used such methods, or inform the Court accordingly, and shall take all necessary steps to ensure that those responsible for using such methods are brought to justice."
   Article 12 of the Declaration against Torture:
   "Any statement which is established to have been made as a result of torture or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may not be invoked as evidence against the person concerned or against any other person in any proceedings."
   Article 15 of the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Each State Party shall ensure that any statement which is established to have been made as a result of torture shall not be invoked as evidence in any proceedings, except against a person accused of torture as evidence that the statement was made."
   Article 69(7) of the ICC Statute:
   Evidence obtained by means of a violation of this Statute or internationally recognized human rights shall not be admissible if:
   a) The violation casts substantial doubt on the reliability of the evidence; or
   b) The admission of the evidence would be antithetical to and would seriously damage the integrity of the proceedings.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