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英国1628年权利请愿书]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23)《郭国汀自传》郭国汀著
·《郭国汀自传》第一章:阴错际差(1)
·《郭国汀自传》第二章:灭顶之灾
·《郭国汀自传》第三章:奋力拚搏
·《郭国汀自传》第四章:东山再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1628年权利请愿书

   权利请愿书
   
   (一六二八年)
   
   灵俗两界贵族与众议员集议于国会,谨奏于圣主国王陛下:昔国王爱德华一世临朝时,曾制订一项条例,通称为“statutum de Tallagionon Concedendo”, 明定凡贡税或补助金,如未经本王国大主教、主教、伯爵、男爵、骑士、市民及平民中其他自由人之惠然同意,则国王或其嗣君不得于本王国内征课之。又国会复于 爱德华三世御极之二十五年制定法律规定,此后不得强迫任何人违反本意,借贷款项与英国之君主,良以此种贷款既背天理,且又违反英国人民所享之权利与特权,又按英国其他法律之规定,亦不得强迫任何人向英国君主作任何类似之捐献,或任何其他类似之捐献。是故根据上述法律、与其他法良意美之英国法律与规章,陛下 臣民可谓生而享有此种自由,即非经国会同意,得有不被强迫缴纳任何租税,特种地产税,捐献及其他各种非法捐税之自由。但在最近,却不幸有与上述法律规定背 道而驰的情况发生。于是有些委员会派出人员,分赴各郡,称奉诏命,强迫人民,对于陛下缴纳种种之款项,人民如不遵照办理,则彼等动辄勒令立誓,必须恪遵枢 密院及其他机关之传唤,出庭应询。凡此措施,均为违反英国法律之规定,实非英国法律之所能容许。但在若干地区,若干人民却竟因此而被监禁、羁押、与种种之 骚扰。又有若干人民己因郡长、副郡长、警察官、法官、及其他之官吏,称奉诏命,或枢密院命,致被迫缴纳种种款项,尤其违背法律与英国之习俗。

   
   又 据名为“英格兰各项自由之大宪章”之条例明定,凡自由人除经其同侪之合法裁判,或依国法外,皆不得加以拘捕、监禁,或剥夺其管业权、各项自由及自由习惯, 或置诸法外,或加以放逐,亦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毁伤。当爱德华三世御极之第二十八年,国会亦曾制定法律规定,任何人除经依法律正当程序之审判,不论其身份 与环境状况如何,均不得将其驱逐出国,或强使离开所居住之采邑,亦不得予以逮捕、拘禁、或取消其继承权,或剥夺其生存之权利。但在最近,又不幸而有与上述规定及其他善良意美之英国法律相违背之事发生。是即陛下若干之臣民,竟至无端而遭受监禁。迨以陛下所颁之人身保护状呈请法院予以救济时,依照向例,法院应即令斥监禁机关说明加以监禁之原因。但原因莫可究诘,而监禁之机关仅谓乃系遵奉经由枢密院所颁之陛下特别诏命办理。且又将被押者还监,而其实未曾控以依法应由彼等负责之任何罪名。
   
   近来更有大批海陆军队,散驻全国各郡,并违反居民意志,强迫居民接纳住入其家宅,忍受其长期驻扎,既有背于本王国之法律与习惯,且使民不堪命。
   
   国 王爱德华三世临朝之第二十五年,国会又制法明定,不得违反大宪章之精神与国法,对任何人臆断处死或残其肢体;更据该大宪章及本王国其他法律条例等,任何人除依本王国习惯或国会法案所确定之法律,不应判处死刑;又无论何种罪犯,均不得免受通行程序之审讯,亦不得豁免本王国法律及条例所加之刑罚。但不幸的是最近陛下玺令设置种种委员会,派遣委员分赴各郡,使享有权威,得对陆海军人,及其他莠民之伙同犯杀人罪、抢劫罪、重罪、反叛罪,暴动罪,或其他各种之轻罪者,均按戒严法论处。众所周知,戒严法之审判程序简单,是故只惟在于战时军中应当适用此种法律。因为根据戒严法审判,犯以上各种罪名者,动辄须以死刑议处。所以遂有若干之臣民,致被该委员等判处死刑。倘系根据普通法律审判,彼等固应死无恕言。但在现时,除非根据上述之戒严法审判,则彼等之罪,不至于死。且已经认定以上各种罪名,应由此种委员会依据戒严法予以审判,所以又使普通官吏,与司法人员,有所推诿,不肯援引普通法律对于此等罪犯提起控诉。所以因之,反使若干情节重大之罪犯,得以逍遥法外,免遭处分。是知此种军法委员会与其他类似性质机构之设置,完全违反上文所述各种法律之规定,以及现时英国之法律。
   
   据此,彼等(即请愿者两院议员——译者)伏 祈圣主陛下:自今而后,非经国会法案共表同意,不宜强迫任何人征收或缴付任何贡金、贷款、强迫献金、租税或类此负担;亦不宜因此等负担,或因拒绝此等负担,而对任何人命令其答辩,或作答辩之宣誓,或传唤出庭,或加以禁闭,或另加其他折磨或困扰;亦不宜使任何自由人因上述种种致遭监禁或扣押;陛下宜调离上 述海陆军队,俾民人等今后不再受累;又上述执行戒严法之钦差亦宜撤废;又今后不宜再委何人任此类特职,或令其以上述方式执行其职权,恐其有所凭借,竟违背 国法民权,使陛下臣民皆有遭受陷害或被处死之虞。
   
   彼 等所伏请于陛下者,皆按诸本国法律条例而原为其权利与自由者;陛下亦宜开恩昭示:凡有关以上所举种种害民之裁决、行为和措施,今后皆不得据之以为结论或先例,陛下更宜为增进人民之幸福安全计,颁示德意:凡官吏大臣对上述诸事皆应依国法律例行事,而示效忠陛下,以增进主上之圣德与国家之隆盛。
   
   是年六月二日,国王驾莅国会,批曰,汝等所呈权利请愿书一件,读悉,准如所请。此后复于六月七日,六月二十日,莅临国会,重申六月二日之谕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