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英国1676年人身保护令]
郭国汀律师专栏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处理货抵目的港后收货人不提货的措施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托运人对海运合同货损、货差没有针对承运人的诉权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GENERAL TRADE诉绍兴县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品质纠纷案析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毁约应向谁索赔损失?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1676年人身保护令

   人身保护令
   
   (1676)
   
     为使人民自由之保障更为妥善并取缔海外之监禁,爰立本法。

   
     查各郡官,典狱官及其他官吏,关于其执行职务所羁押之刑事犯及刑事嫌疑犯,每奉人身保护令状,往往延搁不复,虽经三令五申,仍有借故推诿命令者,殊属违反职责,有干国法。按在押人犯,其中颇多应予交保释放。如此枉法监禁,实使人民蒙其重累。兹为杜绝此种弊窦,并与现在及将来之刑事犯与刑事嫌疑犯为迅速之救济起见,制定本律如下。
   
     第一条 各郡官、典狱官、牧师或其他人员,遇有为其所辖在押人犯向其本人或其属员,管狱员或助理员,递呈人身保护令状者(除押票内特别载明系犯叛逆罪或重罪者外),应于递呈后三日内,当其缴清解送签发令状之法院或法官审讯所应缴之费用,及如经本律规定应解送审判之各该法院或法官命令还押时所需费用之保证金并具结担保决不中途脱逃时,应即呈复。征收此项费用,每里不得超过十二便士(注:该费虽未遵缴,主管人员仍须照办)。 在押人犯于暂时解送或着令解送大法官或监玺法官,或提交签发令状之法院法官或司税裁判所推事,或令状内规定应向呈覆之其他人员。除羁押处所与各该法院或人 员相距在二十英里以上者外,应随时呈覆羁押之理由。相距二十英里以上一百英里以下者,应于解送后十日内呈覆之。在一百英里以上者,应在二十日内呈覆之,不得迟误。
   
     第二条 为防止各郡官、典狱官、或其他官吏诿称不明令状意义起见,特依上述职权规定如次:凡人身保护令状,概应注明“遵照英皇撒路氏二世之第三十一律”字样(Perstatatum triccsi moprimo Caroli Secundi Regis),并由签发人员署名。凡在押罪犯或嫌疑犯(已决罪犯及在执行中者,不在此限), 除押票内载明系犯叛逆罪或重罪者,或在假期内者及不在各季内者外,得依法定程序,为其向大法官,监玺法官,或其他法官,或司税裁判所推事提出声请。上述大 法官,监玺法官,一切法官或推事,应即查核呈案之抄发押票与拘留状,或于声请人依其他程序宣誓声明各该拘留所主管人员,确曾否准抄给押票与拘留状时,得依据声请人为羁押之被告,由在场之证人二人作证所具书状,颁发人身保护令状,加盖各该法院关防,令交主管拘留所官员,并由该主管人员即时具覆。该主管人员, 于收到此项令状后,应依上述各期限内将羁押之被告解送应向具覆之大法官,监玺法官,一切法官或推事。如有未能解送到案者,仍应随时具覆,并将羁押或拘留情 由具实呈覆。解到后二日内,应视被告之身分与犯罪行为之性质,酌令交保,待下季遵投皇座法院或行为地与羁押地之各该郡,各该县,或各该地之下届巡回法院或清狱回审庭,或其他主管法院,并将令状覆文与保结一并签发通知主管法院。但大法官,监玺法官,司税裁判所推事,认为被告之羁押系经具有刑事管辖权之法院依 法定程序或票状执行,或经上述法官,推事,或警察判官所签署盖印之状票执行,且依法不得交保者,不在此例。
   
     第三条 凡羁押后两季内,故意不呈请颁发人身保护令状而现声请停止羁押者,在假期内不得依据本律签发此项令状。
   
     第四条 各官吏,或其属员,或管狱员,或助理员,延误或拒绝具覆者,或在上列规定各期间 内不依令状之规定解送在押人犯者,或经羁押之被告本人或他人请求抄发押票或拘留状而不于六小时内依本律规定抄给者,其主管狱官应科予第一次应处罚金一百镑 充给各该被告或被害人。再犯时应处罚金二百镑,并褫夺其任职及执行职务之权。此项罚金得由羁押之被告或被害人,或其遗嘱执行人,或遗产管理人诉追。其遗嘱 执行人或遗产管理人向英京任何皇座法院提起此项债务诉讼时,处罚之被告不得托故不到,或请求保障,或因公缺席,或请颁给起诉禁令,或约同旁人到庭护誓并请求撤销原案,或依据“并无损害应不起诉”(Non vult ulteris prosqui)或其他理由请求停止诉讼程序。该被告请求辩论延期命令以一次为限。此项诉追所得,或被害人诉追之宣判,应足为初犯之判决。初犯判决后,所有诉追所得或宣判,应足为该被告官吏再犯之决判。
   
     第五条 为防止同一犯罪行为而重被羁押以免讼累起见,特依据上述职权,规定如次。凡依 人身保护令状已经解送或保释之被告,除遵照保结所载应行遵传投庭之法院或其他主管法院所为命令与程序者外,任何人不得因其同一或捏饰罪犯行为而再加羁押。 凡故意违反本律之规定羁押上述业经解送或保释之被告,或故意着令羁押,或故意帮助羁押行为者,应科予罚金五百镑,充给羁押之被告人或被害人。不论押票内如何匿饰增减,仍应依上列规定诉追之。
   
     第六条 凡犯叛逆罪或重罪而羁押之被告,其犯罪行为确在押票载明,而于各季第一星期,或特派听审庭,或清狱回审庭审判期届之第一日即曾口头或以书状向公开法庭请求提讯者,不得延至羁押后之下季或下届提起公诉。皇座法院,特派听审庭,或清狱回审庭之法官,于各季或各届最后一日,应依羁押之被告或其代理人向公开法庭所为之请求,准予交保。但依据誓言,法官认为国家不能在同季或同届内提出证据者,不在此例。依上列规定,羁押之被告于各季第一星期或各届第一日,口头或以书状向公开法庭请求提讯者,不得于羁押后之下季或下届提起公诉或审讯。审讯后,宣告无罪者,应予开释。
   
     第七条 本律之规定,不适用于因债务或其他民事诉讼事件而被羁押之被告。刑事犯于开释后,因犯民事案件应予羁押者,应另依法羁押之。
   
     第八条 凡帝国人民,因犯刑事或刑事嫌疑而被羁押于监狱或看守所者,除依人身保护令状或其他法定令状,或提交法警,或其他属员解送公共监狱时,或经巡回法院法官或警 察判官名令移解公共工场或反省院时,或按关于审讯或开释之法定程序由原监狱或原处所移至本郡其他监狱或处所时,或发生火警,时疫,或有其他必要时外,不得 将其解送其他官吏所辖之监狱或看守所。凡违反本律,于被告依上列规定羁押后,签发或副署上述移解命令及执行此项命令之官吏,应视其初犯或再犯,分别科予本律上述之罚金,由被害人依法定程序诉追之。
   
     第九条 上述羁押之被告得向最高裁判法院,司税大臣裁判院,皇座法院或民诉法院,请求人身保护令状。大法官,或监玺法官,或上述法院之法官,或裁判所推事,在假期内。曾经查核抄案之押票或拘留状,或经请求人声明是项禀状确未获准抄给时,而不依本律规定签发人身保护令状者,概应科予罚金五百磅,由被害人诉追之。
   
     第十条 依本律之意旨,凡皇权直辖各郡,南海岸之五港,或英吉利帝国境内各特许地,威尔斯自治区,堵威河旁之伯勒城,浙西岛或革因稷岛,不论当地之习惯如何,概适用人身保护令状。
   
     第十一条 为防止海外非法监禁起见,特规定如下。凡帝国人民现在或将来居住于英吉利帝国,威尔斯自治区及堵威河旁之伯勒城者,不得监禁于苏格兰,爱尔兰,浙西,革因稷,丹吉尔,或隶属于国皇及其继承人与后裔之海外殖民地领域内外各部,各兵房,各岛屿或处所。此项监禁一律认为非法。凡现在或将来被非法监禁者,得向各地 方国立法院控诉违反本律实施羁押,拘留,监禁,命令监禁或移解及参与签发盖印副署或教唆帮助之人员。告诉人除损害费外,应判给三倍诉讼费用。此项损害费之 数额,不得在五百磅以下。关于此项案件,除主管法院法官认为必要而当庭裁定并注明原因者外,不得以命令展延,或停止诉讼程序,或颁发起诉禁令,或准予因公缺席,或给与特权或颁发二次以上之延期辩论命令。凡故意违反本律,签发盖印或副署此项羁押,拘留,或移解令状,或实施羁押,拘留,监禁,或移解或教唆帮助者。依法审判后,应永远褫夺其在英吉利境内,威尔斯自治区,或堵威河旁之伯勒城,或各岛各领地,各自治殖民地担任有俸给官职或有责任官职之权,并应依据查 理二世第十六年所制定之蔑视皇权治罪条例处罚,其所处没收褫夺公权及其他各刑,一律不得受国皇及其继承人与后裔之特赦。
   
     第十二条 凡以书面与商人,或殖民地所有人,或他人签订以移送其本人至海外为目的之契约,并预交定金者,虽嗣后经本人否认所订契约,仍不得享受本律规定之利益。
   
     第十三条 重罪犯依法审判后,当庭请求移送海外,经法院认为适当者,本律虽有相反之规定,仍得移送之。
   
     第十四条 “监禁在1679年6月1日以前者,不适用本律”。
   
     第十五条 凡帝国境内之居民,在苏格兰,或爱尔兰,或国皇或其继承人或后裔所辖各岛,或在外国之殖民地,犯应处死刑之罪,应在各该行为地审判者,本律虽有相反之规定。仍得依据本律制定原有程序,解送各该地审判之。
   
     第十六条 凡违反本律之规定者,除被害人于两年内对其提起控诉者外,逾期后不得向其诉追滋扰。被害人在狱者,应自其在狱死亡或出狱日期起两年内起诉。
   
     第十七条 为防止意图幸免审判,在巡回审判期前请求移押,以致不能如期提交审判起见,兹特规定各郡巡回审判期公布后,在押人犯不得请求本律规定之人身保护令状移解公共监狱。但得依据此项令状,解送巡回法院,依法审判之。
   
     第十八条 各季巡回审判期终止后,在押人犯均得依据本律规定,请求签发人身保护令状。
   
     第十九条 关于本律所称犯法行为之控诉,各被告得同具原案总争点之答辩。(本条业经删除,并代以1893年公务职权保障条例。)
   
     第二十条 查被羁押之逆伦犯,或重罪犯,或其共犯,往往由各该郡实施羁押之治安法官或其他治安法官侦查,依据其犯罪嫌疑之轻重,定其应否准予交保,故特规定,凡羁押之逆伦犯,或重罪犯,或其嫌疑犯,或共犯,其犯罪行为在押票内载明者,除依照本律制定前原有程序外,不得依本律规定或其他程序,移押或交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