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郭少坤文集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郭少坤

   我不想把这个——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范楼乡果园村的——故事继续写下去了。因为,这个故事的确太多太长,用村民们的话讲:“把这个村所发生的一切写成一部书或者编成一部电影,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遗憾地是,这个村即没有出来一名国家级领导人来帮助他们依法解决问题,也没有出来一个像样的大文豪来替他们著书立说或者为他们编排一部电影故事流传后世;只是由我这么一个半吊子“文人”为他们鼓与呼(却为此坐了2年大牢)和写下这点纪实。我深知,这即不能帮助乡亲们解决任何现实问题,也无法改变这个村庄未来的命运。因为,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块地,人还是那些人。人们都知道,共产党的“经”再好,到了下面基层政权及其领导人嘴里都会被念歪和变样,而在共产党却不愿意来解决这一事关大局的体制问题的现实中,也只有让这种状况旷日持久的延续下去,也只有到在中国真正的实现自由民主才能解决问题。否则,还真的应了这个乡的乡村干部曾经对村民们讲过的话:“告吧,让你们告吧,就是告到联合国也没用。”

   果然是那样:村民们为了抵制非法摊派和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而受到关押;村民门为了维护国家财产检举村党支部书记滥砍滥伐而无人过问;村民们为了举报村干部公开贪污扶贫款东访西告而无果;村民们为了发展经济不但得不到支持,反而被犯罪分子破坏后而无人保护;村民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被捕坐牢而申诉无门;... ...

   如此等等,在这种残酷的现实下,果园村的政治生态和经济状况又如何得到改变呢?心灰意冷的村民们也慢慢被磨去了抗争的锋芒棱角,年轻力壮的村民都到外面打工挣钱去了,剩下几个不务正业的坏孩子在乡政府的委派下,还继续担任着“村干部”。虽然,那个王利德和他的外甥郭昭平在村民们的坚决反对下灰溜溜的下了台,但乡党委依然是非法任命村干部。继王利德后,一个叫李永海的被任命为村党支部书记,这家伙上台更没做任何一件好事,只是在上任后不久的“保先”其间,跟着乡政府组织的旅游团去海南省玩完后,在一次去县城开会到洗澡时摔倒卧床不起,不久就死掉了。接下来的党支部书记邓守德伙同其他被非法任命的村干部贪污扶贫款后继续在祸害着村民;... ... 更加令人不愿意看到的是,那些经常团结在一起进行依法维权的村民代表们也在因为一些矛盾慢慢产生分裂,他们中间有人坚持继续上访维权,有的看到10几年的抗争无果生心灰意冷而慢慢放弃,还有的因为上访其间村民的集资钱没有帐目公开怀疑村民代表而渐离维权队伍,... ... 这些有伤害于村民们积极维权的现象实在是令人深思,同时,也更加使我们所有追求民主政治的人不无痛心地看到,一个没有民主监督制度作为保障的社会是多么可怕,无论是在官府内,还在民间的任何一个群体中间,只要缺乏透明度和监督机制,都将会产生矛盾和难免不发生问题。所以,迫切呼唤在中国完全实现民主政治制度,用法治去规范任何人的行为,使社会清明则到了刻不容缓的历史时候了。

   道理还是那么简单:一个好的社会制度可以使坏人变好,好人更好;一个坏的社会制度可以使好人变坏,坏人更坏。在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面前,可以想象,我们仅仅从感情上同情和支持弱者和好人诚然必要,但致力于国家的民主法治制度化的建设则为更加重要。因为,只有有了制度的保障,才能最大限度的减少坏人作恶,最大程度的弘扬好人和正气。应该说,在没有民主法治制度之时,任何人也无法保证自己是永远的好人,只有在民主的监督和法治的阳光下,人们才能够充分的享有做人的自由权利,同时也才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好人。因此,民主尚未成功,同志乃需努力——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我们唯一的口号和目标。

   记得在去年,国保处的警官们在“陪同”我回乡下时,看到车辆艰难的行驶在村庄泥泞的道路上时,不无感慨和困惑的对我说:“少坤,农村的道路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我的回答是:“已经建国半个多世纪了,我们可以看到农村村庄外的乡、县、省之间互相连接的公路和高速公路是什么样子,也可以看到村庄的道路是什么样子,可以说,仅从村里的路来看,建国50多年的农村没有什么改变,难道说,广大农民们就该享受这样的待遇吗?!”他们说:“问题出在哪里呢?”我说:“就出在没有民主自治身上,如果农民们按照上边的政策进行自治和自我管理了,我相信他们会修建好村子里的道路。”其实,我说这话完全是有根据的,村民们曾经多次对我说过,如果他们自己选举出了村委会和领导班子,第一件事就是集资把村里的道路修好。遗憾地是,他们没有权力进行民主选举和自治,而且,只有在那些坏人的领导下一任国家和集体财产被掠夺和侵占,任凭他们胡作非为而申诉无门,试想,手中没有任何权力的农民又能做些什么呢?谁又能够知道,这样泥泞的道路也不知道他们还会走到什么时候!

   当官的车子走不到那样的道路上,城里人也很少见到那样的道路,话语权的掌握者们也体验不到那种道路的滋味;因而,在中国好像仍然是“暇不饰玉”,既不能够替代中国的现代化发展和繁华景象,也无人去理会它。但是,这样的一种现实是谁也抹杀不了的,那就是,这个村庄的道路,无论是村民们外出到城里打工、上学、工作还是上访告状,仍然需要从家门口那坎坷不平和泥泞的路上走出去,… …

   在中国不是有句歌词,唱的是“条条道路通北京”,那就让我们衷心地盼望着在中国的所有像果园村这样的村庄都有着一条条光滑干净的道路通向北京吧!

   如果到了那一天,我相信,在通往北京的道路上已经不应该再有上访的农民和其他弱势群体。

   当然,如果今天的党中央和国家领导人连我这样的纪实也看不到,甚至连亲自到北京(包括我这样的)上访者的反映也不外闻不问,恐怕存在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道路通应先心路通和言路通,如果心路和言路不通,道路是无法沟通的。《易》之《泰》曰:“上下交而其志同》”其《否》曰:“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下之情壅阏而不得上闻,上下间隔,虽有国而无国矣!”谨以此古训告戒国家有关领导人并结束此文!

   (全文完)

    2007年7月22日星期日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7/23/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