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郭少坤文集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谈谈薪酬的“政治”
·洗礼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中国有没有明天——读黄河清先生大作有感
·重读樊百华先生旧文感作
·“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想念吕耿松先生
·迟到的挽词——悼念包遵信先生
·李海印象
·“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闲话“选举”
·灯光下,有谁想过中国煤矿工人的血和泪?!
·物价如此疯涨 百姓何以聊生?!
·圣诞节有感(一首)
·维权始知世道艰
2008
《自由圣火》
·敬和于浩成先生(二首)
·奥运会之前的几点忧思
·谁来听听和关注他们的《血泪控诉》?
·鼠年说鼠
·仇和能“求和”吗?
·还有多少中国人在跪着和为什么志愿下跪
·“两会”召开在京又见百姓下跪
·令人深思的“生财之道”
·代表人民者知多少——写在“两会”之后
·“和谐社会”下的孩子游戏和警察赌博
·有这样的“先进公安局”——记江苏省丰县公安局的“政绩”
·安得广厦千万间,聚得酒色共开颜——论当代中国式腐败
·胡佳能够获得“保外就医”吗?
·“五一”感事
·向灾区捐款前后的几点思考
·如果
·如何“化悲痛为力量”?
·王子犯法,能与庶民同罪吗?
·我的“六四”之痛
·李小鹏上任山西省副省长的第一把火
·再说捐款
·随处可见的“范跑跑”们
·中共历次党内斗争导致的民主失败及其后果——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87周年
·警察牺牲后的人民反映以及我的看法
·老百姓想知道什么以及又能够知道什么——再评杨佳案
·瓮安县事件证明了中国维权道路的艰难
·《规定》有用吗?
·那一年——我所知道的那两位漂亮大姑娘
2009
《自由圣火》
·幸有赭衣供伤病 铸得圣火自由魂【“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神经病”一席谈
·不仅仅是孙东东一人的过错
·“六四”、我及儿子
·现在问题之诸解
·致江苏省公安厅孙文德厅长暨党组的申诉信
·“教师节”后论教师与教育
·萧萧秋风今又是 谁的人间——共和国国庆六十周年有感
·悼林希翎女士
·中国六十年来偶像及榜样变迁的思索
·庆典后的感受
·网文摘抄及老百姓的评论
·与死人同活
·沉痛悼念卢玉女士
纪实
·1、历经风雨十二年 今又重踏上访路
·2、历经风雨十二年 今又重踏上访路
·3、历经风雨十二年 今又重踏上访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郭少坤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曾经对外国人说过这样的话:“我没有改变全中国,只不过是改变了北京的一个郊区(大意)”。其实,如果从专制与民主的改造意义上讲,毛泽东连一个郊区也没有改造成功。因为,在他的绝对领导下,别说是一个郊区的人民能有民主权利,就连那几个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也没有民主权利,否则,中国何以有那么多的灾难!对此,历史已经作出了结论,也就不必在此多说。

   毛泽东没有给过人民任何民主权利和选举权,中国人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共的“第三代”,熬过了共和国建国后的半个世纪,在1998年中共才不得不抛出了一部由江泽民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承诺给占绝大多数中国人口的9亿农民们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和选举自己的领导人。无疑,不论是对9亿农民在现实中政治地位的提高,还是对未来中国民主进程,都有着一定的影响和积极的意义。然而,由于这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仍然是在“在当地党的领导下指导实施”,也就根本无法在基层得到贯彻执行。全国究竟有多少农村真正按照这一法律实现了“自治”,究竟有多少农民实现了自己的民主权利,如果允许公开调查,答案将肯定是不得而知的。

   从以上介绍过的果园村村民为了实现自己的民主权利和自治诉求所得到的结果中就不难看出,要想按照中共中央的政策和国家法律去办事,如果不去排除当地“党的领导”这一最大障碍,是根本行不通的。因为,当地“党的领导”别说不尊重国家法律,即使是他们本执政党的组织程序也不执行,果园村的民主和自治问题再次给了最好的证明。

   按照共产党在农村的组织建设及其领导人产生的原则规定,村党支部书记必需由本村的党员民主选举产生。但是,乡党委偏偏委派外村的一个党员来担任果园村的党支部书记。为什么这个村那么多党员都不允许选举出一个党支部书记呢?因为,乡党委很清楚,这个村的前几任党支部书记都有不同的贪污腐化问题,继续让他们担任已经难以服众,而村子的普通党员又没有给乡党委及其领导人送过礼、上过恭,因此“即不了解”也“不可靠”。所以,在2005年,乡党委就委派这个曾经犯过错误被共产党组织处份过的外村人来果园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并明确规定“村委会的选举由村党支部领导进行”。这样一来,也就再次给这个村带来了更多的灾难。

   这个被委派到果园村的党支部书记叫王利德,前面说过,此人因为道德败坏被处理过,不但如此,还有“永不再录用”的说法,但共产党的事就那么回事,邓小平还说“永不反案”呢。该用的时候还会有人用。这家伙到了果园村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大喇叭喊叫着让村民们交“盖房屋的宅基地费用”,按照他的要求,凡是近几年盖房子的村民都要交上2000元以上的“宅基地费”。如此算来,几百户农民就要交上几十万元钱给他们,他这么一叫唤,还真有胆小怕事的村民去交钱。这时,人们的觉悟便成了唯一的“救命草”,有的村民知道这“宅基地费”的征收是中央有文件规定的,于是,村民们找到中央的有关文件,发现这个村党支部书记要的“宅基地费”是中央文件规定中不允许的,是非法摊派项目。觉悟的村民们拿着文件来到村办公室,当着乡里来的那些非法征收农民们的“房屋建设宅基地费用”工作人员和这个村党支部书记面把文件读给他们听,他们也只好灰溜溜地收了场。因此,村民们依法维护了自己的合法利益,避免了很大的不应有经济损失。

   然而,其他村的村民门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附近的一个叫“幸福村”的村庄就被村党支部书记用大喇叭连“吓(唬)加蒙(骗)”的给要去了几十万元钱的“宅基地费用”。据说,本村村民也有向他们的党支部书记提出质疑的,并且举例说“果园村的村民们就没有交纳”,这个村党支部书记听了对村民说:“果园村的村民不交,他们懂法,你们懂吗?你们想不交,就搬到果园村去住好了。”搞得村民们啼笑皆非,可是却敢怒而不敢言。

   果园村村民们的政治觉悟和法制观念使得乡镇干部非常恼怒,一位乡干部曾经愤怒地说:“如果都像果园村这样,我看我们的工作就没办法干了,钱也要不上去,工作也无法开展,难道就没办法治他们了?”言语之中,暴露了基层政权及其领导人的丑恶形象和法盲嘴脸,还有对公民觉悟的仇恨。人们不禁要问:难道说共产党的基层组织就是这样依靠非法摊派和任意用坏人维持政府“工作”的吗?难道说中共的统治就是倚靠这样的各级组织来维护的吗?难道说国家的财政就是倚靠这样的胡作非为方法维持的吗?显然,从哪个乡干部的哀叹声中,我们不能不看到老百姓的觉悟对一贯滥用职权并对农民进行巧取豪夺的习惯是一个致命的冲击。可以完全肯定地说,不要说广大人民群众的觉悟程度达到西方国家的民主自由状态,即使是懂得用共产党的现行政策和国家法律来捍卫自己的各种合法权益,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么,共产党的基层政权组织及其他们干部的非法行径就会有所顾及和收敛,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就会因此受到保护,损失就会降低到最低程度。

   可残酷的现实并不能如我们所愿,因为问题就在于这个政治体制的弊端使得共产党的政策和他们制定的所谓国家法律根本就无法行得通,像果园村这样的村民觉悟和特殊经历毕竟是极少数,大多数老实巴交的农民都采取习以为常的忍耐态度和奉行着“民不和官斗”的传统观念。因为,从大量的现实中,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失败的还是老百姓。包括这个坚持斗争获得一系列胜利的果园村,在专制势力顽固的抵抗下,在包括中央在内的各级政府的不作为甚至歧视下,他们的最终结局也是不容乐观的。

   (未完待续)

    2007年7月8日星期日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7/8/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