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郭少坤文集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郭少坤

   现在的中国流行这样一句话,说是“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从上文中所谈到的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范楼乡果园村所发生的几任村党支部书记前赴后继的公然贪污腐败而却受不到国家法律惩处的现实问题来看,虽然还不能完全肯定的说中国社会已经黑透了,但至少是通过这个村庄所发生的故事已经证明了社会的阴暗及其它之所以存在的根源;虽然说还不能现在就说中国共产党已经完全丧失了执政能力,但通过这个村庄之所以能够发生这样的一系列祸国殃民案件也就基本证明了中国法治的虚无甚至是荡然无存。

   即使是在这样的“黑社会”和“社会黑”的残酷现实中,由于这个村的村民们法律意识的提高和维权观念的增强,他们在近20年的抗争中,依然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维护了他们的合法权益,尤其是相对于其他村庄放弃权利的农民而言,他们有效地保护了自己的各种利益和避免了许多不应有的经济损失。同时,他们也创造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村民们曾经告诉我这样一组数据,在近20年的依法维权活动中,也就是说为了乡村政府的非法摊派、强征滥收、破坏村民们的民主权利等具体申诉上访活动中,他们先后有500余人次到过县、市、省、中央等政府有关部门进行过走访;他们所反映问题形成的文字材料曾经用蛇皮袋子(即化肥袋子)装过2袋子,重达20余公斤,所用纸张几万张(我现在家中还有他们转交给我的申诉材料百余张);他们往返路程已经远远超过了共产党的二万五千里所谓长征;他们为之而付出的经济(路费、材料费、误工费、农田损失费、坐牢损失费等)更是难以数计,仅聘请律师一项费用就达数万元。但是,他们得到的是什么呢?据不完全统计,在这个村的2400多名中的500余人次的上访活动中,先后竟然有100余人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有的被捕坐牢,有的被谩骂殴打,有的被传讯和恐吓。。。。。。。可即使是这样,这个村的村民们现在还在进行依法维权活动。

   在这个村历史上的上访活动中,为我所知详情并不得不参于其中的就是1999年轰动世界舆论和惊动中国政府高层的那次农民上访活动。为了表明农民们的觉悟和法治观念,也是更好地对历史负责,我感到完全有必要再次在此把这一事件展现给读者面前。

   众所周知,阻碍中国进步的是没有民主法治的社会制度,把劳动者只视为简单劳动工具加以使用并称为“生产力”的论调是对人权的严重侵犯,只有建立一个民主法治社会,社会才有公平,劳动人民才能通过参政议政获取到自己的应有价值,找到自己的人生尊严,也惟有如此,这个社会才能进入良性循环的状态,国家才能强盛,民族才能振兴。但是,由于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一党专制,使得我们不得不落后于世界所有的民主国家。直到进入21世纪的前夕,共产党才不得不从历史的惨痛教训中有所觉悟,不得不面对现实并向人民承认民主的价值羞答答地并作出相应的承诺。在1998年11月4日,中国共产党终于向占据中国人口80%以上的农民们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也就是说让9亿农民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更是最基本的人权)去选择自己的领导人,让其带领农民们来建设和治理自己的村庄,使农民们过上美好生活。可恰恰是我的家乡农民们为了争取这一目标,竟然遭到了当地政府接二连三的残酷迫害,连我这样一个为他们鸣不平的人也未能幸免。

   1999年元月4日,是中共中央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一周年零2个月。由于这个村(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范楼乡果园村)的村党支部书记郭锋公然违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村民自治条理》等国家法律法规,据不执行政策和法律,仍然委派村长和其他村干部,破坏村民们的民主权利,村民们便不得不到乡、县进行上访申诉,请求上级部门依法保证他们的选举权利,但是,乡、县级领导部门不仅不依法纠正这一严重的违法行为,反而继续怂恿和支持非法村干部的行径,使得村里的民主选举无法进行正常开展。村民们在忍无可忍之下,他们便自发的组织起来,在元月4日早晨,由村民代表徐善华、李永新、李允超、郭少荣等人带领下集体到徐州市政府请愿。善良而又懂得法律的他们为了避免人多涉嫌“扰乱公共秩序”或者其它罪名,便采取化整为零的办法于早晨赶到市政府,他们没有扰乱公共交通,更不敢扰乱政府的办公秩序,只是准备派几个代表递交申诉材料和反映情况。但令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市政府不但没有派出任何领导和工作人员接待他们,反而指挥随后赶来的县、乡、村干部以及他们带来的警察和联防队员把所有的上访人员都关进政府大院,并把这108名男男女女全部抓捕,像抓猪擒羊那样给扔到数部汽车上,然后押解回丰县县城。

   一路上,那些赶来的乡村干部和警察、联防队员们对这108名农民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凌辱,其中有的被殴打,有的遭辱骂,更加恶劣地是他们将其中的12名农民代表关进了公安局看守所,8人被治安拘留,被乡村干部认为是“典型的代表”徐善华、李永新等4人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并由乡村干部在农村用广播喇叭宣称,这4名农民代表将被分别判刑3——5年,并要在农村进行公开宣判和游街示众。

   在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下,整个村庄包括周围村庄无不都为之震惊和恐惧。可怜无助的乡亲们不得不打来电话给我,请求我回家乡去看看。为了证实家乡人的以上反映,我便于元月5日赶回了家乡。没想到的是,我刚刚到家,闻讯赶来的乡亲们就蜂拥而至,他们有的伸出自己被打坏的受伤部位,有的扯开自己被撕毁的衣服,更有的女性拿着被撕扯掉的头发,纷纷向我诉说各自的冤情。。。。。。。。

   我震怒了!我掏出随身携带的录音机录下了他们的哭诉和反映,并向他们要到他们上访所反映的问题申诉材料,连夜赶回了徐州。

   (未完待续)

    郭少坤

    2007年5月3日星期四

自由圣火5/3/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